|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十五章 改造

第十五章 改造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9-19 13:18  字數:3654

在《青蛇》世界,因為巫行雲和白蛇聯手擋住了法海,給了青蛇孤身潛入救出被困的許仙的機會。,所以青白二蛇並沒有如原劇情一樣水漫金山,而且因為一番爭鬥波及,造成許仙意外身死,法海由此幡然悔悟,白蛇黯然歸隱,所以意外的巫行雲的任務十分圓滿的就完成了。

「哼!」

被獨孤鳳評價為運氣不錯,巫行雲不禁冷哼一聲,神色冷冽,以她自傲的性格,自然不屑於辯解,只是緊繃著一張小臉,看也不看獨孤鳳一眼。

「師姐——」李滄海暗暗一拉巫行雲,示意她不要和獨孤鳳賭氣。

巫行雲輕哼一聲,不過冷冽的目光一遇到李滄海,卻又不知不覺中柔軟了下來。哎,世如露亦如電,為何世界上的傷心人總是相似的呢!

看著自己魂牽夢繞牽掛了無數歲月的李滄海,巫行雲不禁暗暗一嘆,同時想起了在《青蛇》世界遇到的青蛇小青,她愛慕著小師妹李滄海,而小青則是幕戀著姐姐白素貞,二人的處境何其的相似?

只是相比於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心意,卻又求之不得的她自己而言,還懵懵懂懂不大明白自己心意的小青卻要幸福的多。

不過,這種無知和幸福,又是小青真的想要的嗎?正是處於同病相憐的感觸,所以她分外的憐惜小青,也是真心實意的願意幫助她們。當然,處於的遭遇,她同樣痛恨如無崖子一般阻礙在青白二蛇之間的許仙,為此她甚至不惜暗暗做手腳,讓許仙「意外」身死。卻沒想要陰差陽錯中意外的完成了任務。

「師姐……哎!」

巫行雲那哀婉中帶著愛戀的目光,讓李滄海不禁一嘆。師姐的心意,她又如何的不明白?只是她們同為女兒之身,到底、到底是有悖人倫的!更何況,她心中早已經有了師兄……

看著巫行雲和李滄海之間柔腸百轉、剪不斷理還亂的的樣子,獨孤鳳覺得有趣之餘又不禁微微有些感慨,曾經何時,她和晴雪之間的關係不也是如此嗎?對於她的愛意和親昵,晴雪也曾十分糾結和抗拒,但是兩人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小姐也丫鬟之間的身份差異,以及她故意嬌蠻痴纏的態度最終束縛了晴雪,讓她最終接受了自己。

百合之路,任重道遠,從來就不是一件輕鬆如意的事情。她的愛人之中,晴雪是自幼相處的情分,玉致是被她乘著年幼無知稀里糊塗拐上船的笨蛋,清璇是自棄厭世心理下的無所謂男女,妃萱是抱著捨生飼魔獻身精神的高尚聖女,婠婠被拘禁調教後的愛恨難名,秀珣更像是關係親密偶有越軌的閨蜜……基本上,除了秀芳之外,沒有一個是真正因為情投意合和她走到一起的伴侶。

在獨孤鳳看來,巫行雲哭求不得的真正原因乃是她太過糾結,太過在意於所謂的真情實意、情投意合。若是她能有獨孤鳳一半的果決,能夠狠得下心,厚的起臉皮,說不定早和李滄海雙宿雙飛了!

哎,也許我不應該執著於一步真神。

想到昔日的愛人,獨孤鳳的心湖中不禁泛起點點的思念漣漪,十星成就,就可以回歸大唐世界,挽回時光,將晴雪、秀芳、玉致、秀珣、清璇等等她所思念的在乎的一切人都從逝去的時光中挽回,永遠的停住在身邊。

……

巫行雲和李滄海來了又走了,經歷了一次試煉任務之後,她們看起來已經明白了自己的處境,縱有萬千無奈,也要繼續走下去!畢竟她們並非真正生無可戀的人,都各自有著自己的夢想和希望——李滄海牽掛著她死去的師兄,而巫行雲看起來對現在能和李滄海單獨在一起的現狀十分滿意,一點都不想改變,以她的執著和獨孤鳳的提點,看來李滄海復活其師兄的道路是任重而道遠。

送走了巫行雲和李滄海之後,獨孤鳳又將目光投向了靈劍子。此時,靈劍子的改造已經全部完成,她已然了解到了自己的全部來歷以及在另一個可能的世界中的未來命運。

「后土大神,您又需要我做什麼呢?」看到獨孤鳳的出現,靈劍子面目平靜的問道。只是她那平靜的表象之下,卻有著失去人生意義和目標的茫然。

她的出生,她的十幾年的短暫人生,其全部的意義都是為了成為天晶子劍的劍靈,都只是為了某個計劃而制定的一個「道具」。這種對於自身意義的認知,對於她來說,又怎麼可能不是一次巨大的顛覆呢?畢竟,她去世之前也只不過是一個不足雙十年華的年輕少女啊。

「我將你從女媧姐姐那裡要來,自然是要有更為重要的任務賦予你了!」

獨孤鳳自然不會說什麼你自由了之類的話,對於現在有些失去人生意義感覺的靈劍子來說,賦予她一個有意義的任務,比什麼自由更重要。

「你是天生的靈劍之體,天然就能與神劍融合,成了一種亦人亦劍奇異劍靈。我準備以你為模板,創造一種全新的生命!就像是神話傳說中女媧創造人類一樣,你也將成為一種新的物種種族的始祖!」

獨孤鳳沒有掩飾,直接說出了她將靈劍子當成創造劍姬一族的實驗品的事實。

「您的意願就是我的旨意!」靈劍子對於自己成了實驗品的事情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用一種刻板單調的聲音說道:「那麼,現在我應該做什麼呢?」

「也不用做什麼!」

看著靈劍子刻意裝作呆板無趣的樣子,獨孤鳳嘴角逸出一絲笑意,以一種隨意的語氣說道:「你的主要工作就是被我研究!當然啦,除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