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一十四章回望風雨前的各人

第一百一十四章回望風雨前的各人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6-03 12:26  字數:3696

距離筆試考場不遠處的街道上!

一個頭戴護額,上面寫著大大的「油」字的白髮的大叔,正坐在街邊的一個小攤上,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賊眉鼠眼的向著周圍的女性的身上亂瞟,並不時發出一些極為猥瑣的評論聲。,

不過,當他看到漩渦鳴人變身的美少女的時候,還是不禁瞪大了眼睛,嘴裡的食物差點沒一口噴出來。

「我去……」

以白髮大叔的實力和久經無數美少女考驗過的火眼金睛,自然一眼看出鳴人的變身不是簡簡單單的幻術變身,而是真真正正變成了一個貨真價實的美少女。

「呵呵,現在的年輕人,還是一樣的充滿活力啊……」

就在白髮大叔心中糾結萬分,忍不住感慨現在的年輕人真會玩的時候,一個十分低沉而又熟悉的沙啞聲音忽然在他耳邊響起。

白髮大叔的目光忽然一凝,原本掛在臉上的嬉皮笑臉頓時全部褪去,只剩下滿臉的嚴肅與正經。

「呵呵,自來也,好久不見了!」

一個身著淡黃色和服的瘦長的身影從街道中走來,毫無顧忌的在自來也身旁坐下。長發披肩,有著病態蒼白的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猶如毒蛇一般的眸子散發著掩飾不住的陰冷光芒。

他——竟然是大蛇丸。

「呦吆,大蛇丸,真是好久不見!」

自來也不為人知的皺了皺眉頭,又隱蔽的瞥了一眼漩渦鳴人那邊,旋又很快舒展眉頭,彷彿迎接許久未見的老友一般招呼起大蛇丸:「看你的樣子,似乎依舊沒有太多的變化啊!」

「呵呵,自來也,你也是和以前一樣的……」

大蛇丸低低一笑,沙啞的聲音彷彿如毒蛇爬過樹葉枝幹一般,給人一種涼颼颼的陰冷之感。

他那如蛇瞳一般的雙眸,打量了自來也一眼之後,又將目光投注到不遠處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身上,注目片刻之後,又以一種略帶回憶似的語氣說道:「呵呵,真是有活力的年輕人呢!自來也,那個孩子,就是水門的兒子吧!看到他,就像是看到當年的你一樣……」

自來也不經意的皺了皺眉頭,眼前的大蛇丸,雖然依舊的陰冷,依舊的如蛇一般的敏感和詭秘,但是卻讓他有一種十分不協調的感覺。

而且,大蛇丸敢於這般不加掩飾的直接出現在木葉的核心地區的行為,更加的讓他警惕和在意。

知道自己並不擅長陰謀和算計,也猜測不出大蛇丸那彎彎繞繞的心理中的想法,自來也乾脆的放棄了自己的猜測,直接凝視著大蛇丸,語氣凝重的問道:「大蛇丸,你出現在這裡,不是只是為了和我敘舊吧!」說著,他也同樣如大蛇丸一般看了不遠處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一眼,皺眉道:「……還是說,你到這裡,還是為了……」

「呵呵,自來也,看來你也知道了呢!」

大蛇丸呵呵低笑一聲,如蛇一般的雙眸玩味的看了自來也一眼,又滿含深意的說道:「看起來,我對宇智波一族的血跡和寫輪眼的渴望,很多人都知道了呢!那麼,自來也,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呢?是宇智波誠,宇智波啟,還是長門、小南,或者說是大蛤蟆仙人告訴你的呢?」

「大蛇丸……」

自來也舉著的杯子停在了半空,他的目光微微一窒,沉默了片刻,又緩緩放下杯子,鄭重的向大蛇丸問道:「看起來,你也發現了很多東西呢……」

「呵呵,我只是忽然明白了自己的身份而已!」

大蛇丸臉上微笑的表情不變,只是微微轉頭,將不遠處的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春野櫻、日向雛田姐妹等人的身影一一掃過,又回頭看了自來也一眼,充滿感情的感嘆道:「呵呵,自來也,這個世界,其實比我們看到的,知道的,想到的,更加的精彩啊……以前的我,目光實在是太狹隘和短淺了……」

自來也默然不語,他又不是真正的笨蛋,木葉乃至整個忍界這些年來的種種變化,宇智波誠、宇智波啟以及現在的忍術革新聯合會中的那些核心人員隱隱中的與眾不同,他又怎麼可能看不到呢?再加上妙木山大蛤蟆仙人的所說的,那已經混亂的未來,以及還未來得及全部出現就已經夭折的命運之子的預言,都讓他無比的在意!

只是那些不在未來的既定軌道之中的變數,那些如輝夜姬一般從遙遠的不知道明的世界而來的來客,是連大蛤蟆仙人都無法把握的存在。而他,所能做的,只有默默的觀察,以及守護著木葉!

自來也不說話,大蛇丸也同樣不說話!

「那麼,你今天你來找我是為了什麼呢?」

過了一會兒,自來也才開口提問,雖然現在的大蛇丸已經變得有點奇怪,不像是以前的大蛇丸。但是出於對這位曾經同伴的了解,但是他也明白若是沒有事情,大蛇丸是絕對不會這麼明目張胆的表露身份,並且冒險來見自己的。

「呵呵,我已經放棄了以前的想法!」

大蛇丸輕輕一笑,如蛇一般的雙眸中早已經沒有了過去的瘋狂與執著,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誰也無法預測的幽深與玩味。

「這個世界,是如此的精彩,是如此的有趣,若是不能好好的看看,那是多麼的乏味和可惜啊……」

大蛇丸長身而起,低低一笑,最後又看了自來也一眼,笑道:「自來也,看在曾經的同伴的份上,送給你一個忠告,世界的未來,不是一個區區的預言所能圈定的,多變的充滿不確定的未知,才是這個世界的真正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