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零三章喚醒沉睡的大精靈主

第一百零三章喚醒沉睡的大精靈主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4-26 18:20  字數:3621

對於安德雷奧利消失前的最後致意和話語,獨孤鳳毫不在意,不說她繼承自提拉特密斯和天界主神間的恩怨,就說天界毀滅無盡次元位面以求超脫的道路,就已經於她的道註定走向反面。∽↗,

她和天界之間的戰爭,早已經註定是不可避免。而這個位面,僅僅是開場和宣戰的號角而已!

解決了安德雷奧利的投影之身後,獨孤鳳沒有停留,而是一步邁出,直接走到了光明教會的教皇身前。

教皇緩緩起身,步履艱難而緩慢,看上去隨時都可能倒在地上。然而就是這幅風燭殘年的老人身上,卻蘊含著一片彷彿是虛無的力量。

在獨孤鳳強大的威壓之下,教皇雖然動作艱難,卻仍然一絲不苟的整理著儀容,緩緩抬起頭,直接仰望著幾乎不可直視的光輝。

在教皇那雙昏黃的眼睛裡,完全沒有任何一個存在的投影,整個天地的紛繁萬象全都被忽略忽視。在這雙眼中有的,只是一大片忽明忽暗的絢彩光華。

在漫天的光雨光輝中,惟有教皇屹立,不動如山。那些當頭灑下的光輝之雨,一旦進入他周圍一個無形的區域,就會消失無蹤

教皇凝望著空中那徐徐下落、光輝無限的身影,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才緩緩地道:「您既然來了,那我也就該走了……」

「空間法則給我,救贖的最後一步,這是不必可少的鑰匙!」

眼前的光明教會的教皇,是在諸位面中也少有的降神士,是掌握無數諸神之秘,真正站在這個位面巔峰,甚至能夠藉助諸神威能施展出「大預言術」的強者。

只是這樣的強者,對獨孤鳳來說,已經不算什麼對手。她之所以沒有出手,也是因為教皇雖然是本位面光明教會一方的最大隱藏boss,但是其實也同樣是身在曹營心在漢,也是在為這個位面的延續而默默反抗的土著強者之一。

只是可惜,接受了主神的光輝,成為主神選民的他,一言一行都難以瞞過主神的目光,他的種種努力,種種布局,其實也不過是無望結局下的掙扎而已!對於天界主神來說,無論他暗中誘導多少降臨天使墮落隕落,無論他布局在這個位面折損多少強大的上位天使,其實對於主神征服這個位面的過程都毫無影響。

原本,這一切都只是無望的掙扎,不過獨孤鳳的出現,卻是給了這個世界一個最大的轉機,那無儘可能中最不可能的一個希望終於出現,這讓一直默默承擔在無盡壓力的教皇終於卸下了身上的重擔。

沉默片刻之中,教皇取出了一個透著神秘冷峻氣息的金屬圓盤。

那是一個盤面上雕刻著極細密的花紋圓盤。細細看去時,會發現這些花紋其實都是由一個一個細小至幾乎無法分辨地符號組成,而且這些符號並非刻於盤身,而是略略浮於盤面之上的。

這些符號十分細小,與金屬盤面之間的距離也過於接近,普通人稍不注意,就難以看出它們其實是懸浮著的。

而當獨孤鳳的目光凝視望去時。卻可以發現這些細密的符號都是在緩緩流動著。從外部看,它們幾乎靜止不動,就算過上幾十年上百年。也未見得能夠移出一根髮絲的距離。可是若以它們本身地大小判斷,那它們就是以極快的速度在洶湧奔流。

那一道道細如髮絲的花紋。其實就是一條條波瀾壯闊地大河。

這件名為「空間法則」的神秘圓盤,就是這個位面,除了記載著天界十二主神所有經驗和知識的《希洛之書》外,最為珍貴的一件秘寶。

這是一件連獨孤鳳的目光都無法看透的東西,整個圓盤自成一個世界,周而復始,按照自己的規律在不停地運動著。那些構成圓盤的符號,並非是簡單的符號,若是仔細看去,。若仔細看的話,似乎可以看到每一個符號又是由無數更加細小地符號花紋組成。

細小的符號花紋由極細微的符號花紋組成,極細微的符號花紋由更細微的符號花紋組成。彷彿長河一般波瀾壯闊的花紋長河,一直可以無限分解,每一個符號也是一如這個金屬圓盤一樣,自成一個世界,無限拆分,直至無窮無盡。

命運長河,時空輪盤!

這片小小的圓盤,赫然就是這個世界多元宇宙位面體系的一個縮影!

獨孤鳳揮手一招,將這片金屬圓盤納入手中,然後也就不再管此地的戰爭,而是直接撕裂空間,一步邁出,下一刻,就已經出現在千萬里之外。

千萬里之外,大陸西部,午後的太陽暖洋洋地照耀著美麗的精靈谷地,為周圍鬱鬱蔥蔥的森林塗上了一層溫暖的淡紅。

四周的山嶺十分寂靜,不過谷地中的精靈們都在急匆匆地穿梭來去,為最終的魔法儀式做著最後的準備工作。

獨孤鳳撕裂虛空而來,直接出現在谷地的中央。

此時谷地中央的浮空神殿周圍,已經澆築好了數百個足有一米見方的巨大魔法符號。這些魔法符號做工極為精細,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各異的魔法光澤。

此時每一個魔法符號上,都坐著一個精靈。這些精靈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都身披素淡長袍,垂首冥想,一動不動。只是許多精靈堅持不住就此倒下,這是這個精靈就會被抬走,又有一個新的精靈過來補上他的位置。

每一個被抬走的精靈都已奄奄一息,完全不是單純的疲累過度。他們的生命力看上去已接近乾涸,甚至於有些精靈尚在半路上就永遠地閉上了雙眼。

面對著一個接一個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