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九十八章隕落不能動搖的神祇之路

第九十八章隕落不能動搖的神祇之路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4-17 22:56  字數:3352

看著陷入獃滯凝固狀態的光天使,獨孤鳳不禁暗暗一嘆!光天使身為天界主神提拉特密斯的造物,誠然十分完美,然而就是這份完美,卻也使得提拉特密斯對她們傾注了太多的偏愛!而這份對造物過分偏愛的執著,某種意義上,也是促使執掌創造權柄的天界主神提拉特密斯道路動搖的原因之一。○

正如《希羅之書》所言,諸神各有所司,各有其能!有所司,有權柄,有威能,也同樣有約束!諸神的神職與領域,即是其權柄和威能的來源,也是規範其威能和權柄的枷鎖,正如遊戲,諸神雖然能夠劃定規則,創造遊戲,但是要想遊戲真正運行,諸神本身也要遵循其制定的規則。

神祇的道路,起於信仰,源於法則,根植於概念,是道路也是秩序,一旦決定方向,就不能猶豫和回頭。越是強大的存在,其核心和存在本身就越是純粹,對於行走在諸神道路上的存在來說,前方是不斷開創的未來,後發是徹底的毀滅深淵!無論是弱小的位面土著神靈,還是強大如天界的主神,其存在都要遵循神祇的基本特性!

神祇的道路上,容不得動搖和猶豫,更不可能停滯和回頭!在仙佛神魔各種存在之中,神祇的道路對於前進的要求最高!仙佛等存在的道路動搖,或許還有散盡修為,轉世重修的機會!而孤獨的行走在神祇道路上的存在,一旦道路動搖,等待其的最終結果,必然是墮落和隕落!

提拉特密斯是天界主神,是光輝撒播到無數位面的強大存在,是只差半步就能踏破九星和十星的門檻,成為永恆不動的至高神祇的存在!只可惜,九星到十星的這一步關卡,其中的劫難不僅僅來自於外在,這一步邁出,也同樣是知行合一,是對自身所秉承的信念道路和以往路途中所有行為是否真正契合的最終拷問!

提拉特密斯的動搖和隕落,固然是有天界主神的博弈,但是在獨孤鳳看來,這也幾乎是一種必然的命運!天界十二主神,以及那更在十二主神之上的至高神,他們所存在的意義,就是征服和毀滅一個個位面,最終打破整個多元宇宙中由無數位面和法則組成的囚籠枷鎖,通過整個宇宙毀滅的一瞬間,聚集起整個宇宙的光輝,或者超越而出,或者徹底隕落……

這個目標和理想自然是十分的高大上,只是他們的手段太過簡單粗暴了!他們打破整個宇宙囚牢的手段,就是將自己的光輝注入到一個個位面之中,然後又將整個位面轉化成光與暗的兩極,光被吸收。而暗則被排除。

雖然說有光則有暗,不過天界分解位面時,所產生的光與暗並不是均衡的,在整個位面破滅的瞬間,藉助位面眾生信仰而產生的光要遠遠地超越暗。所以每一個位面被分解,天界的力量就會強上一些,擴展的速度也會更快一些,整個宇宙的平衡也會被打破一點點。而當這樣的毀滅,進行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自然會引起整個宇宙的失衡,進而產生連鎖崩塌和毀滅。

因此,不管天界主神的目標和理想是多麼的偉大,但是對於整個宇宙的無數位面來說,他們的行徑就是徹徹底底的毀滅和破壞!提拉特密斯身為天界的十二主神之一,無論她在這個過程中創造了多少天使,為天界的擴展立下了多少功勛,她本身的行為卻是實實在在的在進行著毀滅與破壞,這與她本身所執掌的「創造」的道路和權柄是一種根本性的矛盾!

以毀滅之行徑行走「創造」之道路,這種知行不能合一,信念道路和具體行為的分裂,才是提拉特密斯真正產生動搖的原因,至於對造物的偏愛,對於天界秩序的違反和逾越,僅僅只是這種命運下的自然進程而已!

當然,以提拉特密斯這等強大的主神級存在來說,就算道路動搖,就算因為違反天界秩序而被至高神掃地出門,從天界墜落!她也不會就立刻消亡,如她這等存在就算是隕落墮落,也會蘊含復活的生機!只是高傲如提拉特密斯,又如何願意撕裂神格翻轉神性自甘墮落為邪神魔神?與徹底的墮落相比,她寧願永遠的沉淪與無盡虛空,遵循空間的法則徹底化為一方位面和世界。

提拉特密斯是極為高傲和沉默的存在,她對自己的隕落的命運也早有了默默接受的準備。這也是獨孤鳳的分身跨越宇宙而來,在整個宇宙的法則修正和冥冥中的命運引導安排之下,直接循著力量修正轉生,在提拉特密斯的神性光輝中誕生,而沒有受到多少抵抗的原因所在。

「不,你不是吾主,你是誰……」

顫抖的光天使悚然一驚,從光輝的細微處察覺到了不對,頓時雙眸一冷,龍魂戰槍回到手中,氣勢凜然的逼視著獨孤鳳。

神祇是超越凡俗的存在,每一位神祇的光輝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每一位神祇的神性都會有著鮮明的個人印記,雖然說獨孤鳳是由提拉特密斯的神性光輝中誕生,是藉助提拉特密斯的存在而轉生,但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神祇,已經不能再說她是昔日的天界主神,雖然兩人的光輝都是同樣屬於創造領域的光輝神性,像休斯和自然女神這樣的外人會認錯!

但是對本就是沐浴著提拉特密斯光輝而生的光天使來說,主神的光輝她們是再熟悉不過了,哪怕是最最細微的差別,也能輕易的分辨出來,眼前的存在,雖然與她的主、她的父有著近乎完全相同的神性光輝,但是來自神之本源的記憶和感應,讓她知道,哪怕是再相似,眼前的存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