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九十六章轉世被盯上的唐僧肉

第九十六章轉世被盯上的唐僧肉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4-14 01:08  字數:3593

就在獨孤鳳離開後不久,老人所在的小樓忽然傳來一陣陣強烈的空間波動,一道道漣漪如震波一般蕩漾開來,轉眼間,一個渾身包裹著妖異戰甲,手持著一柄水晶色龍魂戰槍的身影忽然出現在空中。︽,

「老狐狸,你又在搞什麼鬼……」

被一片片甲葉包裹的身影傲然出現在老人面前,水晶色戰槍上流動著淡淡的銀色光芒,她冷冰冰的看著老人,正要詢問剛剛的變故!然而卻又忽然感應到了什麼似的,忽然整個人怔了下來……

被覆蓋面甲包裹的臉龐讓人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那雙眸中驟然亮起的光芒,以及那微微顫抖的握槍手掌,卻顯露了她的內心絕不平靜。

「剛剛……是誰在這裡……」

她握槍的手掌微微的顫動,緊繃的雙唇不知不覺中已經近失血色!小樓的氣息乾乾淨淨,除了老人存在的氣息之外,似乎還殘留著一抹隱約的淡淡光輝!然而就是這淡淡,並不強烈的光輝餘韻,讓她渾身顫抖、戰慄,不能自已……

她身上有著奪取自天界神仆的洞察神格,能夠輕而易舉的回朔起過去的影像,將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洞察無誤!然而此刻,她卻沒有絲毫想要運用洞察神格的想法……面對那淡淡的光輝餘韻,她幾欲轉身逃離……

老人微微抬頭,長嘆一聲,此時看向她的目光已經全是憐憫:「該來的總是會來了!逃避終究不是長久的辦法!如果你真正覺得無法逃避,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要勇敢的面對……」

……

離開了老人所在的小樓之後,獨孤鳳不緊不慢的在這個宅邸中穿行,她的身影真是無虛,然而所過之處,無論是侍女還是守衛,都對她的存在視而不見!

安妮有些茫然的跟在自己女兒身後,剛剛女兒和休斯這個老傢伙的對話,她都聽在耳中,只是他們所說的每一話她都能聽懂,但是合到一起卻都什麼都聽不懂了!

看著女兒彷彿幽靈一般的自如穿行,她忍不住問道:「你剛剛和休斯那個老狐狸到底在說些什麼?」

「也沒說什麼,只是和他討論了一下這個位面的未來和希望而已!」

獨孤鳳淡淡的說道,同時望了一眼天空,夜幕深沉,明月高掛,奧希尼亞的夜晚仍然是這麼的美麗。

獨孤鳳的雙眼透過重重虛空,甚至可以看到那掛靠在這個位面之外,彷彿漂浮在大陸之外的海上島鏈一般的諸神國度!

在天界光輝的照耀之下,與這個位面錨定的諸神國度絕不平靜!這個世界的所謂諸神,都是位面法則的高度概念的凝聚集合體,在沒有超越所在位面的時候,可謂是與這個世界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某種意義上說,一個位面自然產生的諸神,就是這個位面的管理者和守護者,是代行位面意識的權柄的部分觸手,在享受著眾生信仰,高高在上的同時,也同樣肩負著維持位面秩序,運轉位面某方面的循環,抵禦外來侵略的天然責任!

面對外來的侵略者,位面自然產生的諸神首當其衝,有不可推卸的抗擊侵略責任和任務!只是可惜,這個位面並不是一個強大的世界,其所能承載的力量上限很低,雖然由於法則方面的寬鬆,使得這個世界的聖域強者算是能夠達到七星級的評價,但是對於力量的天然限制,也使得這個世界的最強者在力量上也就堪堪能夠越過八星級的門檻而已!

這個世界的上限是20級的存在,甚至無法產生能夠與位面諸神相當的傳奇強者!而且與其他世界想比,這個世界的諸神數量也少的可憐,剔除了來自其他位面的存在以及以前早已經隕落的存在,這個位面目前僅剩的諸神,已經屈指可數!

看著那虛空外寥寥可數的神國!獨孤鳳不禁微微搖頭,在這種以法則為主的世界中,諸神的門檻其實已經降得很低了,這些位面自然產生的本土神明其實就是最低等的神明,它們雖然超然於位面眾生之上,執掌著位面的部分權柄,但是本質上卻不過是代行位面權柄的自然靈而已,位面存在,權柄在,位面滅亡,它們也無法逃脫!在沒有超越本位面的限制,成為跨位面存在的神祇之前,它們甚至不能說是九星級的存在!這樣孱弱的神明,實在難以成為證就這個位面的依靠!

無聲無息間,獨孤鳳已經穿越了大半個宅邸,來到了冰雪大神殿的後部!

這是一座位於主殿後面的小樓,裝飾的美輪美奐,高高的樹牆將小樓和外界的喧囂隔絕開來!

獨孤鳳無視著外圍的守衛和神職人員,徑直走入這座小樓!

「你來這裡做什麼?」

安妮跟在獨孤鳳的後面,看著這座布置的精緻豪華,似曾相識的小樓,忽然彷彿想起什麼似的,臉色古怪。

「也沒什麼,只是認識一下我這個身體的姐妹而已!」

獨孤鳳淡淡的說著,直接走入了寬大的卧室!此時的房間之中,在那寬大的卧床上,一個小小的女*嬰正在酣睡!

「這事死胖子的……」

安妮雖然諸事不管,但還是知道死胖子最近還是多了個剛剛女兒的!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經歷過上次在智慧之眼的大殿中試圖偷抱走聖嬰,以及現在女兒的詭異情況之後,她現在對於這些剛剛出生的嬰兒已經有了一種下意識的忌憚。

而彷彿就像是回應著安妮的忌憚心理一般,不知不覺間整個房間彷彿陷入了暗黑之中,那躺在床上酣睡的嬰兒,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一個極為美麗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