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七十章威脅同歸於盡的最後砝碼

第七十章威脅同歸於盡的最後砝碼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3-18 09:57  字數:3440

?波風水奈、旗木琉璃、日向花火、輝夜君麻呂、奈良鹿丸、甚至三代火影、千手源、輝月祈等人紛紛現身,站立在原本輪迴小隊藏身之所的牆頭上,駐足不前。

此時,原本輪迴小隊藏身的普通民居,已經彷彿變成了另一個世界。

一半天堂,一半地獄。

一半是山林原野、鳥語花香、生機勃勃的自然天堂,一半是屍骸遍地、岩漿橫流、億萬生靈在哀嘆哭嚎的恐怖地獄。

這兩種奇異的景象,涇渭分明,糾纏不休,時時刻刻在互相轉化侵蝕著對方的地盤。

只是看到這副景象,先後到達的諸位強者都是極有默契的停步,因為他們都能或模糊或是清晰的感覺到,如今牆裡牆外,已經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如果他們在往前半步,就將會踏入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

三代火影面容嚴肅,先是認真的觀察了一下院牆之內那如海市蜃樓一般,天堂和地獄對持的奇異景象,憑著他一代忍雄的直覺和經驗,第一時間就判斷出眼前的這一切並不是完全的幻術,而是有一種類似於猿魔一族、蛤蟆一族等人通靈獸生活的異界的感覺。

「宇智波誠呢?」

三代火影掃視一圈,看到木葉忍術革新聯合會的高層幾乎全都到場,唯獨缺了宇智波誠,頓時不禁微微皺眉,向輝月祈、波風水奈等人問道:「還有,這次襲擊村子的敵人到底是誰?又有什麼目的?水奈,琉璃,還有祈,你們必須對村子有一個解釋!」

「額……」

波風水奈身上畢竟還存在著波風水門的靈魂和意識,雖然和三代火影的執政理念不和,但是對這位兢兢業業支撐起木葉的老人還是很尊敬的,不過關於這次敵人的來歷他也是一頭霧水呢!作為情報來源的日向花火只是提示他們有強敵到來,讓他們注意密切監視,就再也不肯多說了。

只是他們又沒有料到敵人會這麼的強大,還一上來就突然發動恐怖襲擊!因此到現在才擒拿下一個俘虜,還沒來得及審問的,因此只能含糊的說道:「我們也只是通過秘密渠道收到一些消息,說是有又敵人要對木葉發動襲擊,不過具體襲擊人的身份,還不清楚!我們剛剛抓到一個俘虜,還沒來的及審問呢!」

三代火影不禁暗暗皺眉,對波風水奈含糊的話十分不滿,正要說話,卻忽然發現異變陡生。

只見,院牆之內,原本半邊天堂半邊地獄對峙的場景,忽然變得黑沉沉的,然後牆內牆外徹底隔絕,成為兩個完全的不透明的世界。

緊接著,三代火影,千手源、輝月祈、波風水奈等等所有在場中人,都忽然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呼喚,從那個完全漆黑的世界中傳出。

這種感覺難以形容,彷彿是動物遇到滿月時的引力潮汐一般,莫名的變得亢奮與興奮,同時又像是遇到了什麼極為渴望得到的東西一般,忍不出讓人想要走進那暗黑的天幕,一探究竟。

「什麼鬼東西!」

在場的大部分都是身經百戰、意志堅定的強者,那種彷彿惡魔在耳邊低喃一般,不停的鼓動著、威脅著、吸引著他們的聲音,雖然頗具蠱惑了,但是還不足以徹底擾亂眾人的理智,讓他們不顧一切飛身衝進去!

就算是經歷磨練相對較少的輝夜君麻呂和奈良鹿丸,也僅僅是在第一時間微微恍惚一下,就恢復了清新,以自己堅韌的意志和理智,壓制了這種誘惑和衝動。

「哼!裝神弄鬼!」

千手源冷哼一聲,單手結印,微微一動,頓時有無數根粗大的樹根樹藤破土而出,巨龍一般的衝進漆黑一片的天幕之中。

「轟隆隆……」

洶湧的樹根樹藤狂潮,彷彿井然有序的大軍一般,環環相扣,連綿不絕的衝進到漆黑的世界之中,頓時彷彿驚醒了蟄伏的猛獸一般,讓整個漆黑的世界猛然變色!

漆黑的天幕猛然被攪動,無數的黑氣繚繞涌動,隱隱中有無數的怨靈哭喊嚎叫……

忽然之間,所有圍在這個漆黑天幕之外的人全都聽到一聲沉重至極的心跳聲,猶如劇烈擂響的戰鼓一般!

轟隆隆的巨響聲中,彷彿有無數的氣浪爆炸,將漆黑的天幕攪動的風起雲湧,隨機一道黑火衝出黑色天幕,並順著無數的樹根藤蔓一路反向蔓延,向千手源燒去。

「哼!」

千手源不禁冷哼一聲,千手一族與宇智波之族互為宿敵這麼多年,又豈是沒有對付火焰的手段?雖然這順著樹根藤蔓蔓延而來的火焰乃是不遜於宇智波一族天照黑火的地獄之焰,但是仍然難不倒他。只見他雙手一動,瞬間結印,無數的樹根藤蔓頓時瞬間化為飛灰,然後左右袖中,又滑出一份捲軸。

不過千手源正要展開捲軸,施展封邪法印,封印這些地獄之火的時候,那些沒了燃燒媒介的地獄之火卻又自動縮回到漆黑色的天幕之中。

而與此同時,漆黑色的天幕消去,一個天空中燃燒著血色的火雲,大地上流淌著岩漿和血河的世界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這是一個有無數白骨、血液、硫磺、岩漿構成的世界,這個世界只有黑紅白三種色調,無數的白骨彷彿浮島一般漂浮在噴射著火焰的熔岩群中,拂面而來的風中飽含著硫磺的氣息。在熔岩間焦黑的大地上,又有一道道血色河流在緩慢地流動著……

在那一座座骨山血潭的中央,矗立著一個充滿恐怖和驚悚的祭壇。被無數利刃貫穿的**女子,被岩漿火岩反覆復活燒成焦炭哀嚎靈魂,被無數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