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五十九章反噬使用幻術的危險

第五十九章反噬使用幻術的危險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3-10 14:02  字數:3432

大廳里熙熙攘攘,熱鬧非凡,修女隊長的話並沒有激起多少波瀾,只有幾個靠近她的忍者微微抬頭奇怪的看了她幾眼,又繼續討論起剛剛的話題。

看著這栩栩如生,與真實無異,幾乎看不出任何破綻的場景,修女隊長不禁微微皺眉,望著大廳的正中心,說道:「出來吧!我的身份想必你們也已經知道了,我想我們可以開誠布公的談談。」

「嘻嘻,歡迎來到無盡鏡像世界!」一個頑皮中帶著跳脫,飄飄忽忽,讓人完全摸不清來處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隨著飄忽聲音的響起,陽光明媚的大門,進進出出的行人,以及大廳中熱烈討論的忍者,全都像是一幅正在不斷褪色的畫卷一般,由彩色變為黑白,由立體變為平面,由極富層次感的真實世界變為了一個極為抽象簡單,彷彿由無數線條方格組成的世界。

世界的層次變化極為自然,竟然讓人感覺不到一點異樣,修女隊長就已經站在由無數的黑白方格組成的空間之中,無數的方格,既是簡單的抽象筆畫,也是無數的平滑鏡面,每一個鏡面之中都倒影著一個修女隊長的形象,她們或是在皺眉沉思,或是在舉目張望,或是變身變裝,或是在凜然而立……種之,萬象鏡像,完完全全的倒影出了修女隊長進入木葉之後的所有鏡像。

「難怪,我在進入木葉之後,就有一種被時刻監視審視的感覺!」修女隊長對鏡像中倒影出的她的行為並不意外,只是淡淡的說道:「看來你們還沒完全忘記警惕,至少遍布木葉的監控系統做的不賴?那麼,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們也應該好好談談了!還有,先前跟你們接觸的哪一位,也該出來了吧!」

「額額,你說的東西,八雲不太明白呢!」鞍馬八雲飄忽的聲音,時而在上,時而在下,時而在左,時而在右,完全讓人摸不著具體位置:「不過呢,想見到我們的話,就好好參觀一下我的迷宮,在這個無盡鏡像世界找到我的存在再說吧!嘻嘻,作為客人,可不要拒絕主人的盛情邀請呦!不然的話,主人可是會很生氣的!」

「那麼首先登場的是《木葉七夜怪談》。」

鞍馬八雲笑嘻嘻的說完,也不管修女隊長同不同意,徑直切換世界,將對方拉進了一個充滿無數怪談的詭異幻境。

「在一個陰雲密布的夜晚,你和你的同伴在前往木葉的路上迷失了方向,陰森森的密林和陰影中起伏的山巒遮擋了你們的視線,飢寒交迫的你們踏著繁密的落葉枯藤,聽的月下傳來的凄涼狼嚎,穿過一片凋萎的樹叢,驚醒了一片不詳的烏鴉之後,終於奇蹟般的發現一座兀立的古老宅院!」

伴著語調低沉陰森,彷彿多重人格分裂一般,每一句都突兀的轉化一聲嗓音的恐怖旁白。一個陰氣森森,充滿詭異的古老宅院出現在修女隊長面前。

天空中陰雲低垂,遮住了原本就慘白慘白的月光,將一片陰鬱籠罩在這片破敗的古老宅院上,這座宅院是典型的和式風格,紙糊的窗欞已經大半破敗,那正朝向大門的兩扇破爛窗戶,正空洞洞的對著修女隊長,就如同這個陰森森的宅院長了一雙空洞洞的眼睛一般,正詭異注視著修女隊長。

微微的陰風自修女隊長的脖頸後吹起,彷彿有一個鬼魂趴在她身後吹起一般,將這一片詭異恐怖的氣氛提到了極點。

修女隊長看著眼前充滿不詳氣息的鬼屋幻境,頓時不屑一笑,這種程度的恐怖幻境,如果是一些初入輪迴的低級小隊碰上,或許就是足以團滅所有輪迴者的無解恐怖片。但是對於如今已經走到八星級的她來說,這麼多場輪迴任務下來,什麼屍山血海沒有遇到過?什麼靈異鬼魅沒有碰到過?區區一個鬼故事怪談的幻境,對她來說,實在太小兒科了。

就在修女隊長剛剛要開口說話的時候,她忽然收到了主神的提示聲。

「己方隊員被擊殺一人,目前團隊積分負一份……」

修女隊長的臉色頓時一變,同時毫不猶豫的冷喝一聲:「破!」

蘊含著澎湃魔力的破幻之音,頓時如一個尖銳堅硬的金屬刀片一般,將枯萎的樹叢,昏暗的天空,破敗的宅邸以及整個鬼屋幻境撕扯的粉碎。

然而,出乎修女隊長的預料,在一片鏡片粉碎的之中,她的身影再度出現在另一個空間之中,這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卧室,地面上鋪著一層榻榻米,房間與房間之間用紙門隔絕。整個卧室簡單樸素,除了一個榻榻米之外,就只有正對著修女隊長的一台電視機。這種老式的電視機似乎信號不好,時不時的在一口古井畫面和雪花之間閃爍。

看到自己仍然沒有脫離幻境,修女臉色不禁微微驚訝,再次破解幻術的手段頓時加重了幾分。

剎那間,澎湃的魔力如山崩海嘯一般噴薄而出,呼嘯著席捲整個幻境。剎那間,鋪著榻榻米的房間,閃爍著雪花的電視,以及剛剛在電視中露面的古井,都毫無反抗之力的被純粹的暴力碾壓粉碎。

又是一片鏡片碎裂的聲音,澎湃呼嘯的魔力席捲而出,不知道擊破擊碎了多少重幻境。當一切平靜之後,修女隊長終於發現自己離開了幻境,回歸到了剛剛踏入忍術革新聯合會大廳的時刻。

陽光從門外照進來,灑落到修女隊長的身上,帶來一股暖洋洋的意味。門裡門外,仍然有著忍者進進出出,各種或低或高的交談聲傳到修女隊長耳朵中,彷彿一切都只過去了瞬間。

這是一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