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三十章回天請收好您的醫藥費補償

第三十章回天請收好您的醫藥費補償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2-21 23:30  字數:4024

早在大唐世界的數百年人生中,獨孤鳳就已經將一切發勁技巧完美完善到了技近乎道的巔峰層次,更不用說其後進入主神空間在,見識了無數神功秘技,經歷了輪迴世界洗禮之後的進一步的推陳出新。:3w.

以獨孤鳳曾經抵達十星高度,哪怕是僅僅只剩下一絲絲模糊的印象,也足以讓她居高臨下的洞察一切技巧的根本性質。所謂肉身發勁,本質上就是一種力量的傳遞,本質上都是運用種種手法盡量減少力量在介質中傳播的衰減程度。

介質,即是勁力衰減的阻礙,也是力量傳遞的幫手。在到了獨孤鳳這個境界之後,已經可以無視力量的衰減,隨心所欲的將空氣、水流、泥土、光明、火焰甚至空間本身作為力量傳遞的介質,一掌拍出,無視阻礙,無視衰減,直接通過介質作用到對手的身上。

以天為背,以地為根,一拳一腳,憑虛發力,無視介質,無間無距,這種境界,正是拳術武技中被稱為「打破虛空」的至高境界。是純粹以打法技巧升華到極致,洞察到勁力發動傳遞過程中的根本奧秘,一拳一腳,一舉一動,皆可藉助天地間無處不在的空氣、水流、光線、聲音甚至空間本身來傳遞力量。

當然,普通的「打破虛空」的拳術巔峰高手,限於本身的能力和境界,或許僅僅能夠藉助空氣、水流、聲波等等有形的物質傳遞力量,力量的傳遞中也做不到這般百分百毫無衰減的變態程度,所以雖然境界高妙,被人推崇,但是完全達不到如今在獨孤鳳手中用出來這般震撼人心。

日向雛田、日向寧次看的目眩神迷,震驚不已,完全沒有想到只憑藉著拳術勁力就能夠將力量的掌控推進到這種神鬼莫測的神話之境。獨孤鳳的「介質」之說,更是彷彿為所有人推開了一扇巨大的門戶一般,讓人隱約看到了一個全新的天地。

「介質嗎?」

原本自覺已經在柔拳的造詣上達到前無古人的致境,純以體術而論,就算是宇智波啟、宇智波誠、千手柱間、宇智波斑這種絕世強者也無法勝過自己的日向香彩,從來沒有想到在日向柔拳的圓環之理,在武道黃金圈領域之上,還有這麼一層讓人炫目的廣闊天地。

「果然,一切的關鍵是在於『控制』嗎?對於一切技巧來說,白眼的洞察之力已經足夠了,所需要唯一加強的就是控制力,從心靈到身體、從手臂到刀劍,再到空氣、聲音、液體等等,一步步的延伸出去!果然,啟君的選擇才是一條真正的正道嗎?也許他真的已經在體術上走到了我的前面,比我更為那將一切都納入『介質』範疇的至高境界呢!」

雖然獨孤鳳是在一本正經的口胡,但是所說的內容卻絕對不是謊言,而是確確實實和的關於拳術最高境界的體悟。日向香彩同樣是身經百戰,一步步從最底層從血與火的戰場中脫穎而出的強者,對於力量的體悟自然有著自己的認知。

「難怪當年的宇智波啟會強大到那種程度。他的萬花筒寫輪眼並沒有什麼絢麗逆天的瞳術異能,其所具有的僅僅是對自己身心對查克拉無與倫比的控制力而已!越是走到高處,對力量的控制力越是重要,某種意義上說,無論是日向花火的『轉生眼』還是宇智波啟『萬花筒寫輪眼』都是最為強大的一種外掛能力了!」

宇智波誠立身在日向密室的邊緣,雙腳穩穩的站在地面之上,雙眸一眨一不眨的盯著獨孤鳳和日向香彩的交鋒。不知不覺中,他那血紅的雙瞳之中浮現出三道勾玉,勾玉旋轉,又變化出一個星河旋臂一般奇異萬花筒。

「寫輪眼是心靈之眼,每一種萬花筒寫輪眼的能力都是一個人內心真實渴望的映射,所以宇智波啟的萬花筒寫輪眼是無與倫比的控制力,而我的卻是……也許,憑著無與倫比的控制力,宇智波啟說不定真正能夠忍界一直以來的極限,成功融合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的力量,進化出自己的輪迴眼出來。不行,我恐怕沒有太多的時間實驗論證了,得儘快進行最後一步計劃,比如跨過那步界限,徹底完成『高天原』和『地藏』才行!」

就在宇智波誠受到獨孤鳳展露出的「轉生眼」的刺激,暗暗下了某個決定的時候。獨孤鳳已經講解完畢,再度出手。

獨孤鳳起步前沖,人影晃動,從原地而起,帶出一連串栩栩如生的靜止殘影。

然而,詭異的是,這些原本應該快到極致,快到超出視覺反應時間,從而在眼中留下一連串殘影的極速穿行,卻十分奇異的給人一種慢鏡頭的感覺,一個個栩栩如生的靜止片段,彷彿從電影膠捲中截下來的一段影響一般,從拳架起手,起步前沖,到「井欄錘」「搬欄錘」「太極圓錘」等等拳架的連番錘擊,都一個動作一個片段,一個招式一個人影,前後連貫,重重疊疊,清清楚楚的映入在所有人的眼中。

面對獨孤鳳這彷彿變魔術一般的拳腳攻擊,日向香彩雙眸沉靜如水,剎那間晉入心靜如水,圓融如天的柔拳止境,雙臂一張一抱,自然而然的擺出了千錘百鍊圓滿無暇的柔拳架子。

蓬!

隨著一聲沉悶的碰撞聲,從一連串的殘影片段中衝出的第一個獨孤鳳身影與日向香彩碰撞到了一起。

獨孤鳳平平無奇的一記直拳,被日向香彩一撐一架,完美的接住。

然而,拳架接住,拳勁卻完全無法封住,無形的拳勁透過空氣,直接無視著中間的間距,緊貼上日向香彩的肩膀,透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