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七章中二熱血滿滿的氣息

第二十七章中二熱血滿滿的氣息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2-19 17:20  字數:3914

「宇智波誠,日向香彩!原來你們早就暗中聯手了!」

日向日足不禁臉色難看,看到現在,他哪裡還不明白,若是沒有宇智波誠等人的默許,日向香彩哪裡敢在木葉光明正大的出現,更不用說暗中鼓動政變,直接干涉日向一族的內政了。ads:,.=

「不,我們僅僅是要挽回十年前的錯誤,繼續我們昔日所要做的事情而已!」

宇智波誠淡淡的說道:「十年前,我們有狠下心來,徹底清洗木葉的腐朽勢力,所以才有了宇智波的內戰,才有了木葉的血色一夜!不過今天,我們已經不需要選擇了!三代已經老了,你們也已經老了,而我們年輕的一代已經成長起來了,已經有資格不需要做選擇了!」

「呵呵,無根的落葉既然已經腐朽,就不應該再留戀枝頭的位置,儘快讓位給新發的嫩枝嫩芽,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日向香彩輕輕一笑,微微揶揄的說道:「宇智波誠,許多人說你不懂政治,不懂的怎麼作為一個領袖,但是其實你比誰都看得更透看得更遠呢!政治的精髓不就是比所有的對手活的更長,活的更久,活的更好嘛!建立『忍術革新聯合會』,將忍術革新的理念悄悄的在年輕的忍者之中傳播,等到接受你理念的新一代成長起來,抗拒你理念的老一輩凋零,勝利就會如熟透的果實一般,自動的落入你的手中!呵呵,宇智波誠,你這樣的智者,才是真正的善戰者無赫赫之功吧!啟君對你的重視,果然不是沒有理由呢!」

「日向香彩!」

對於日向香彩的揶揄,宇智波誠沒有任何反應,他只是淡淡的說道:「我們和宇智波啟之間的協議,僅僅只限於對付『曉』以及其幕後的宇智波斑,或者其他可能我們未知的幕後人物。但是宇智波啟既然已經離開木葉了,那無論他當年選擇的緣由是什麼,都已經毫無意義!村子中有很多人不會歡迎他,更不會給他重新插手木葉的機會!」

「喔,誠君這是警告我不要插手日向一族的事情嘛?」

日向香彩的目光在日向寧次和日向雛田的身上微微一掃,略帶玩味的說道:「說起來,現在咱這裡的可都是日向族人,只有誠君你一個人是外人呢!莫非,宇智波一族也要插手日向一族的事嗎?」

日向香彩的挑撥之話說的雖然十分明顯和露骨,但是日向一族和宇智波一族根深蒂固的矛盾,以及自小就受到的敵視對方的教育。使得在場的人中,除了日向雛田和日向花火之外,所有人對宇智波誠都隱隱透漏出一份明顯的敵意。

「不,宇智波一族不會插手日向一族的任何事情,村子也不會幹涉日向一族的任何內政!日向一族也必定會掌握在日向一族的人手中!」

對於日向香彩的質問,宇智波誠淡淡的表態道:「不過日向一族畢竟是木葉忍村的一部分,村子也不會允許任何外來勢力外來力量干涉日向一族的事物!村子有能力,有決心,也會以實際行動保證日向一族的安定和諧。日向雛田是被村子和日向一族一起認可的日向一族的未來族長,這一點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是嗎?」

日向香彩自然知道日向雛田背後,既然有著以宇智波誠為代表的四代一系力量的支持,哪怕是真正發動政變,以下克上造反上位,也會得到木葉村子的認可,成為毫無爭議的日向一族的族長,她和宇智波啟畢竟是外來勢力,想要在木葉忍村中和已經佔據了木葉大部分要害部分的四代一系爭鬥,根本不可能勝利。

所以雖然日向香彩十分看好日向寧次這個弟子,希望培養他成為未來日向一族的繼承人,不過在現在表現的出乎意料的出色的日向雛田面前,卻是已經沒有了機會。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並非日向香彩的性格,再加上她對同樣是女孩,也是性格堅毅,殺伐果斷的日向雛田十分有好感,因此她也只是輕輕一笑,道:「現在的後輩果然都十分了不得,我在當初你這麼大的時候,可是沒有背叛家族的勇氣!」

說著她又深深的看了日向雛田一眼,微微有些感嘆的說道:「可惜呀,我當初沒有你這麼幸運!或許日向一族,在你的手中真正能夠獲得涅槃和新生,走向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呢!」

說罷日向香彩也不在準備停留,而是回頭向日向寧次道:「寧次,我和啟君都很欣賞你的才能和器量,你是希望追隨我和啟君,前往『海之國』開始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生呢!還是想要留在木葉,繼續你在日向一族的使命和責任?」

「師傅!」

日向寧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看了一眼一臉神色複雜的日向日差,又看了一眼只是平靜的等待著他的選擇的日向香彩,心中不禁微微激動,又不禁有些猶豫!

「寧次!根據你的心意,自由的做出選擇吧!」

日向日差並沒有直接幫日向寧次定下選擇,而是以充滿鼓勵的目光注視著日向寧次,鼓勵他勇敢的根據自己的心意,做出自由的選擇!

「自由?」

日向寧次不禁微微恍然,這個詞對日向分家的人來說是多遙遠的事情呀!籠中鳥咒印,束縛的不僅僅是他們的身體,也同樣束縛了他們的思想,禁錮了他們的夢想。每一個日向分家的人在被打上籠中鳥咒印之後,就被徹底的折斷了飛翔的翅膀,失去了追尋自由的勇氣!

我能夠自由的選擇嗎?我有追尋自由的勇氣嗎?

恍惚中,日向寧次不斷的在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