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四章決斷以下克上的逆襲

第二十四章決斷以下克上的逆襲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2-17 19:27  字數:3397

「花火大人,請往這邊走!」

夜幕降臨,暗影沉沉,獨孤鳳在一位頭戴護額的日向族人的帶領下向著日向一族的禁地走去。。

早上的時候,日向雛田鼓足勇氣在確立自己宗家身份的儀式上公開提出,要讓妹妹日向花火也具有繼承宗家身份的資格,並且主動請求日向日足推遲宗家繼承人的確定,等將來日向花火長大之後,由二人對決,再選出更出色更合格的日向宗家的繼承人。

可惜,日向雛田並不是主角鳴人,沒有嘴遁之術的天賦,她的據理力爭公然抗爭,雖然隱隱打動了許多日向族人,但是卻不能動搖日向日足已經決定的意志,更不能挑戰日向一族持續數百年的規矩傳統。因此,她的抗爭請求,理所當然的被日向日足無視了。

日向一族的規矩不容褻瀆,日向宗家的決定不容挑戰。

這就是日向雛田百般抗爭之後,所得到的唯一答覆!日向日足以斬釘截鐵的態度,絕對鐵腕的手段,打破了日向雛田的幻想。

雖然這場確定日向宗家繼承人身份的儀式因為繼承人的抗爭而草草結束,不歡而散。但是日向雛田成為以後日向一族的宗家,日向花火失去宗家繼承人的身份,即將被烙印上籠中鳥咒印,成為日向分家的決定卻並沒有改變。

而抗爭失敗的日向雛田,卻默默的離開了日向宅邸,即沒有前往火影學校上學,也沒有在村子裡出現蹤跡,到底她去了哪裡,幾乎沒有幾個人知道。不過無論是日向日足,還是其他日向族人都不在意,在他們看來,自小堅毅剛強的大小姐受了這麼大的挫折,跑到哪個沒人的地方偷偷哭泣,發泄一下也好。

不過日向雛田這麼冒冒失失的跑出去,倒是讓已經有幾分認同她,準備和她私下談談的想法落空。

眼見夜幕降臨,黑夜沉沉,日向雛田也並沒有回來。不過通知獨孤鳳前往日向一族禁地的日向忍者卻已經前來了。

既然已經確定了日向雛田的宗家身份,那日向花火就只能成為分家,被打上籠中鳥咒印了。至於為什麼在這麼幼小的年齡就要打上咒印,據說那也是因為有著前幾代穿越者某些教訓的前車之鑒,如日向花火這種出類拔萃的天才人物,一旦年齡稍大一些,就有可能成長的超乎人預料,而到那時候再想要出手控制,就很可能有絕世天才能夠掙脫困境,反抗宗家的統治地位。

獨孤鳳跟著引路的忍者走向日向一族禁地所在的大屋,房屋之前,有日向日差帶領著日向一族的精英守衛在那裡。

「花火!」

日向日差看向日向花火的目光十分複雜,眼前的日向花火幾乎就成了他當年的化身,日向日足、日向日差,日向雛田、日向花火,同樣的兄弟,同樣的姐妹,只是因為出生時間的差異,就一個成了高高在上的宗家,一個成了帶上鳥籠枷鎖的分家,日向一族的宿命,就是如此的殘酷。

當年,他也是像今天的日向花火一樣,從這裡走向日向一族的禁地,最終被刻印上籠中鳥咒印,走向日向分家的最終宿命。而今天,日向花火也像他一樣,可惜……

日向日差心中暗暗嘆息一聲,微微點頭,向日向花火說道:「進去吧!家主已經在裡面等你了!」

獨孤鳳微微點頭,也不說話,只是安靜的走向這座日向一族囚籠的象徵。

推開密室的大門,如倉庫一樣寬闊的密室中泛著微微昏黃的光暈,古老的日向一族的密室一如日向的傳統一樣老舊,沒有任何電燈電器,只有幾座燭台油燈,在昏暗的密室中提供一點點光亮。

密室空曠無比,只有日向日足一人在等待著日向花火。

獨孤鳳走了進來,微微好奇的打量了一眼這個傳說中日向禁地,旋又有些興緻索然。這個禁地實在太寒酸了,除了四壁和地板上早已經刻印好的封印術式,根本沒有別的東西嘛!

「花火!」

日向日足看著一臉平靜的日向花火,心中不禁泛起微微的遺憾和愧疚,其實正如日向雛田所說,日向花火的才能更在日向雛田之上,更有潛力繼承日向宗家之位。只是規矩就是規矩,如果他僅僅為了雛田的懇求就打破了日向一族一直以來的規矩,那置歷代以來為日向一族嚴苛規則犧牲的分家於何地?置當年同樣因為出生時間晚了幾分的日向日差於何地?

所以,縱然同樣感到遺憾和愧疚,但是日向日足也不得不硬起心腸鎮壓下日向雛田的抗議,維持日向一族的規矩。

「花火,你應該知道今天的意義吧!」

日向日足坐在陰影之中,注視著日向花火,壓下自己的愧疚和遺憾,盡量使得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和威嚴:「從今天起,你姐姐日向雛田就將成為日向宗家,而你,日向花火,將按照日向一族的規矩,成為分家!」

獨孤鳳一邊百無聊賴的聽著日向日足嘮嘮叨叨的重複著日向一族的規矩和榮光,以及不停向她的灌輸著什麼分家的責任啦!保護姐姐的義務啦!為家族獻出一切的犧牲啦!什麼什麼什麼的洗腦言論。一邊暗暗盤算著,等會是狠狠的吊打日向日足一頓呢,還是給這個便宜老爹留點面子,只是拆了日向宅邸,解開分家身上的咒印,讓他們自己有仇報仇,有怨抱怨比較好呢?

先前在日向一族的聚會上之所以不發難,一是為了給日向日足留點面子,二也是為了給這個便宜老爹一個機會,如果他還不是那麼固執的執著於日向一族的規矩,而稍稍念一些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