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二章幕後那隱約浮現的黑手

第二十二章幕後那隱約浮現的黑手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2-16 15:15  字數:3432

轎車緩緩的在街道上駛過,穿過一個又一個街區,木葉忍村本身並不算太大,所有的在編忍者也不過萬餘出頭而已,就算加上隱藏的不在編的各大豪族隱匿的武力,以及這些忍者附屬的家屬人口,總共也不過是幾十萬人而已,在現代都市中只是相當於一個縣城的規模。路不過因為,木葉的建築大多是老舊風格,少有高樓大廈一類的建築,因此顯得範圍較廣。

而且自從上次內戰之後,許多受到戰鬥波的廢墟雖然被清理重建,但是還是有個別近乎永久性的改變的痕迹保留了下來,比如原本靠近宇智波一族聚居中心的區域,現在卻是被一片參天茂密的森林所覆蓋著。

這一片看起來彷彿是有無數榕樹氣根盤結的森林,其實是一顆巨大的超乎想像的巨樹,那直徑超過十里範圍的枝葉根莖,以及極為粗大醒目,高度超過500米的巨大樹冠,使得這顆盤踞在木葉忍村一角的巨樹看起來猶如真正的森林一般,成為如今木葉村子中極為顯著的標準。

原本以木葉忍者的能力,想要清理這麼大的一片森林,重建昔日的建築,並不會費什麼事。只是這片猶如森林一般的巨樹,其實是一個昔日千手一族的一個強者過度使用木遁仙術之後,被龐大的自然能量所同化侵蝕,所化生的這片森林。

而出於對昔日英雄的敬仰,內戰之後,木葉重建,卻保留下了這一片森林,與慰靈碑一樣成了紀念木葉英雄的地點之一。

轎車繞過這片木遁森林的邊緣,向著日向一族的大宅駛去。獨孤鳳倒是頗為有興緻的打量起這片森林來,所謂一人成林,這片由木遁仙術同化之後所化的巨樹森林,枝幹很奇特,那些粗大的枝幹象八方斜斜的伸展,然後再捲曲向上翹起,如同盛開的花瓣一般。如果從空中看去,那些次級的枝幹氣根,向四面斜伸的少,向上回攏的多,最終形成了類似鳥巢的奇怪摸樣。

當然,真實吸引獨孤鳳注意力的,並不是這片森林的怪模怪樣,而是這片森林深處,深深紮根在地下,以地面部分還要大出許多的根須之中,正團團環繞,隱約懷抱著一個人影。以白眼的透視視野看去,那個彷彿人蔘一般根須分明的人影分明還沒被自然完全同化,還保留著一點點自我意識,並且隨著這片森林不斷的汲取養分,還有漸漸恢復逆轉的跡象。

「花火大人在看什麼?」

似乎是注意到日向花火注視這片森林的時間有點長,日向葵離忍不住問道。

「恩!」

獨孤鳳微微點頭,並且伸手指了指那片森林,道:「我在看那裡的那個人!當這片原野的花再開放三次的時候,他的意識大概就會醒過來了!」

「啊,是千手一族的真勇大人嗎?」

日向葵離不禁驚訝的低呼了一聲,同時以一種夾雜著敬仰敬佩的複雜目光注視著這片森林,低低的說道:「是呀,真勇大人是為了整個木葉犧牲的,是木葉的英雄呢!據說他意志永遠與這片森林同在,並且永遠守護著木葉……」

雖然日向葵離是日向家族的一員,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都是日向一族的競爭對手,一般來說日向一族的族人是從來不說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的好話的。但是初代、二代、以及這位千手真勇大人卻不再此列。

日向葵離至今還清晰的記得,木葉建立以來最為慘烈的一場內戰,木葉有史以來流血最多的那一晚。那位後來被稱為忍界最強,猶如鬼神一般恐怖的男人,那集合了宇智波一族最強的永恆萬花筒寫輪眼與千手一族最強的仙人體木遁力量於一身,縱然隻身面對三代四代、宇智波誠、千手真勇等等木葉有史以來最強大的一群忍者,也縱橫捭闔,未嘗一敗。

那一戰,所有人終於體會到了當年初代火影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聯手橫掃忍界,平頂亂世的無敵力量。

那一戰,所有人終於體會到了,當宇智波一族的最強力量和千手一族的最終力量集合到一個人身上的恐怖。

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近乎無限的木遁查克拉,以及極為龐大的仙人體生命力,使得宇智波啟前所未有的強大,毫無弱點的強大,縱然面對幾個幾乎不遜於他的絕世強者的圍攻,也同樣不落下風,甚至猶有餘暇,以木遁忍術大肆收割者木葉一方參戰者的性命。

這一戰中,宇智波啟的表現,幾乎相當於當年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的合體,以一種毫無爭議的姿態被冠以忍界最強之名。

而為了保護木葉忍村,也為了擊退這位當世最強的恐怖敵人,當時木葉根部的掌控者,千手一族的族長千手真勇挺身而出,以千手一族的禁術,強行施展出木遁仙術,逼退了宇智波啟,捍衛了木葉的安全。

只是可惜,此戰之後,千手真勇因為力戰不退,長時間的使用木遁仙術,最終被木遁仙術的自然能量同化,在回歸木葉之後就整個人木化,化為了一座參天茂密的巨木森林。

而就是這位有著「四代目最強輔助」之稱千手真勇的犧牲,以及許多強者出村追擊,在海外與宇智波啟帶領的強者們激戰,造成了木葉的本部空虛,最終被人乘虛突襲,間接造成了四代火影波風水門在火影襲村的戰役中犧牲。從而導致了木葉今天的格局。

而在日向葵離沉浸在緬懷過去的情緒之中的時候,卻沒有注意到獨孤鳳那原本空洞的雙眸之中,一邊浮現起帶著年輪時刻的「星宿劫」虛影,一邊浮現起白骨荊棘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