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章改變那些劇情外的強者

第二十章改變那些劇情外的強者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2-15 13:42  字數:3464

「額額,抱歉,鞍馬八雲,我剛剛沒有注意到……」

鞍馬八雲,繼承了鞍馬一族操縱五感能力的血繼,作為幻術忍者的天資之出色堪稱木葉甚至忍界第一。她的命運也同樣屬於被這個崩壞的世界徹底改變的一員,至少她現在沒有像原著一樣因為能力不受控制,而被封印天賦限制居住監視,從而變得性格內向,鬱鬱寡歡,越來越扭曲變態。

現在的鞍馬八雲,看起來性格開朗,元氣十足,就算是畫畫的時候也難以保持安靜,完全一點看不出原著的性格影子。

對於鞍馬八雲的抱怨,帶面具的大姐姐微微轉身,饒有興緻的注視著她:「你就是鞍馬八雲,現在的木葉第一幻術忍者,宇智波止水的弟子,宇智波城的徒孫?」

「大姐姐,你是誰啊?我以前在哪裡見過你嘛?」

鞍馬八雲提著畫筆,微微偏了偏腦袋,一副十分疑惑的樣子。

鞍馬八雲比較特殊,她可以說是穿越者,也可以說不是穿越者,至少在獨孤鳳的眼中,她的身上清晰的烙印著這個世界的印記。

曾經那個穿越到鞍馬八雲身上的穿越者可謂十分倒霉,鞍馬家族特殊的血脈,使得穿越者根本沒法掌握,鞍馬八雲的能力在穿越者作弊器的作用下變得前所未有強大的同時,也使得穿越者的意識迷失在了真實與虛幻之間,最終在經歷了一段可歌可泣的鬥爭之後,和心魔怪物「伊度」同歸於盡,最終便宜了原本的「鞍馬八雲」。

「抱歉啊,大姐姐,很多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記得了!難道我們以前認識嗎?」

新生的鞍馬八雲可謂是在穿越者的意識和「伊度」同歸於盡後的廢墟中誕生,雖然完美的繼承了曾經所有的能力,但是記憶和人格已經全部徹底洗白重生,對於自己誕生以前的一些記憶幾乎一無所知。

「不,我們之前並不認識。我只是好奇能夠超越宇智波止水,被稱為木葉幻術第一高手的是什麼樣的人!」

月兔面具的大姐姐輕輕一笑,似乎是對鞍馬八雲十分感興趣的樣子,說道:「宇智波止水的別天神,可是連那個男人也十分顧忌的一個術呢!而你的存在,幾乎是日向一族,宇智波一族的完美剋星,真難以想像那些老傢伙竟然能夠容忍你的存在!」

「喔!」

對於月兔面具的大姐姐輕笑中隱隱透漏的信息,鞍馬八雲只是輕輕應了一聲,就像什麼也沒聽到一般,拿起畫筆在畫布上認真的添畫了幾筆後,滿意的看了兩遍之後,高興的向獨孤鳳招手道:「花火花火,我完成了!快過來看看吧!這可是為你創作的呦……」

說話間,鞍馬八雲飛快的將畫板翻了過來,獻寶似的向獨孤鳳展示。

這是一個結合了山水畫和油畫技法的畫卷,上面所畫的正是現在的情景,高聳的火影岩,微微露出地平線的陽光,以及在火影岩上抱膝獨坐,在晨曦下眺望著火影村的日向花火。鞍馬八雲的技法無疑時候大師級的,只是寥寥幾筆晨曦的餘光,竟然折射出無盡斑斕色彩一般的感覺。

不過畫風雖然寫實,但是畫上的日向花火和現實在眾人面前的花火卻有著一股微妙的不同。雖然同樣是抱膝獨坐,但是畫中的日向花火卻是手撫發梢衣衫飄飛,在淡然冷漠中自有一股傲然獨立的凜然氣質。這與現實中看起來懶懶散散,有些提不起勁的日向花火截然不同。

「恩,畫的不錯!」

獨孤鳳微微點頭,鞍馬八雲的天賦十分不錯,本身能夠隨意操作人之五感的她,觀察世界其實並不依賴於普通人的五感,而是更為直指心靈本質的直覺。所以她的畫中才能直接無視獨孤鳳所表現出來的種種表象,直接展現出獨孤鳳的本質氣質。

「好了,我要回去了!」

獨孤鳳手打涼棚,最後眺望了一眼清晨中充滿活力的木葉沉落,迎著初升的晨曦伸了伸懶腰,又回頭向鞍馬八雲道:「恩,你說的沒錯,從這個角度看去,木葉的風景比平時還要好看!」

說話間,畫板上的日向花火也同時轉過頭,那一雙沒有瞳孔的空洞雙眸中,忽然倒影出鞍馬八雲、月兔面具的大姐姐、輝夜君麻呂以及火影岩上的一切景象,這些景象重重疊疊,彷彿無數面對摺的鏡子一般,層層疊疊的反射著無盡的鏡像迷宮。

「我走了,下一次再讓我看看你眼中的其他風景吧!」

畫板上的日向花火微微揮手,向畫板外的鞍馬八雲道別,然後轉過身軀,沿著畫卷中的火影岩旁的台階,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

「什麼時候!」

看到這一幕,帶月兔面具的大姐姐陡然一驚,赫然發覺不知何時她已經落入了幻境之中。此時,晨曦下的火影岩,微微迎面而來的清風,那鮮活的色彩,生動的觸覺,以及鼻子中嗅到的那隱隱的焦糊炊煙味道,都提示這她所在的是一個無比真實的世界。

然而剛剛日向花火臨走時的回眸一瞥,卻在無盡的鏡像倒影中,揭開了真實世界的一幕,讓帶月兔面具的大姐姐陡然驚覺,原來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身處一個與現實完全一模一樣的幻境。

「操縱五感的能力,果然可怕!」

真實就是最大的幻境,大多數人感知世界接觸世界,甚至接受和傳遞信息全部依賴於五感,能夠操縱人之五感,某種意義上就是操縱了一個人感知世界的所有渠道,幾乎可以隨心所欲的製造出一個個真實的幻境。

帶面具的大姐姐雖然以前對鞍馬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