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十七章開通附屬的輪迴小隊

第十七章開通附屬的輪迴小隊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2-14 00:12  字數:3643

《天龍八部之天山童姥》世界是一個極為接近高武仙俠的武俠世界,而原本就是《天龍八部》原著超級隱藏門派的逍遙派,更是被強化到近乎超出武學範疇的程度。路=僅僅比《如來神掌》的《化功大*法》,功能特效以及連施展方法都極為類似斬魄刀的心劍,隨時可以瞬間轉移挪移虛空的《瞬間轉移大*法》,僅僅是逍遙派的中層武功而已。

而逍遙派的鎮派神功《北冥神功》,練成之後,哪怕是肉身被打的粉碎,也可以藉助北冥元神重新鍊形聚魄,再度重生,甚至其重生的速度還要遠遠超過蜀山中的大多數散仙。除此之外,逍遙派還有一門類似凝聚舍利的功法,可以將畢生功力凝聚為一顆「玉玲瓏」,其功效除了傳承一身功力修為之外,更有起死回生,解除萬毒的功效,堪稱捨己為人的天下第一神功。

在原本的電影劇情中,無崖子因為身中丁春秋的「七蟲七死葯」,而處於半死不活的僵死狀態。李滄海為了拯救師兄,不惜坐閉死關,花費數十年苦功,將一身修為凝聚成一枚「玉玲瓏」。可惜,最終還是陰長陽錯,當她大功告成時,無崖子早已經傳功虛竹,散功而死,那枚玉玲瓏也只是白白便宜了一個無關之人而已!

不過這都是原著劇情的事情,因為輪迴者的亂入,《天龍八部之天山童姥》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天山童姥與李秋水決戰之後,根本沒機會恢復,就被輪迴者乘著她自我冰封的機會收藏起來,而李滄海同樣因為自閉死關,無知無識,也被輪迴者打包帶走,一直深藏至今。

當然,要是因為這些原因,已經臻至輪迴世界八星級評價的巫行雲和李滄海,根本不會被輪迴者這樣輕易的帶到主神空間,甚至最終落入到獨孤鳳的手中。

不論是《童姥心經》還是《玉玲瓏》都是很不錯的功法,甚至若不是還有某些瑕疵和缺陷的話,修行者以之臻至九星級是完全沒問題的。不過這些瑕疵,對獨孤鳳來說幾乎一眼就能看透,九星級以下的武學,無論多麼玄妙,對她來說幾乎都能瞬間學會,並且迅速推陳出新,超越原版的層度。

因此,剛剛獨孤鳳在復活巫行雲和李滄海的時候,就已經暗中以鳳凰神能治療好她們的內傷隱患,甚至稍稍出力一點,修正了她們的功法根基,這一點,甚至比獨孤鳳出力改造靈劍子還來的輕鬆如意。

此時,無論是天山童姥所修的《童姥心經》,還是李滄海所修的《玉玲瓏》都已經被獨孤鳳修改的完美無瑕,直指九星神級。

所以李滄海剛剛提及師兄,就赫然發現原本應該隨著「玉玲瓏」凝聚成功而精氣神完全耗盡,徹底死去的自己赫然精元飽滿,神氣充足,而那一刻畢生功力精元凝聚的「玉玲瓏」赫然化為了一顆類似金丹的存在,若虛若實的浮現在她的眉心祖竅之中。

「師兄!玉玲瓏……」

李滄海回神自顧,發現了自己的異常,不禁微微有些不知所措!

「滄海,你到底要躲避我到何時?」

巫行雲神色哀婉,幽幽一嘆,這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死,而是我在追你,你在躲避。

「哎,師姐!」

李滄海舉目四顧,不見師兄,不見舊居,入眼的只是師姐孤影自傷,凄然哀婉的幽幽一嘆。此時的巫行雲並非是她熟悉的成年相貌,而是更為遙遠的十歲形容,那即熟悉又陌生的面孔,那彷彿形單影隻一般的哀傷,頓時讓李滄海莫名的心中一軟,她不禁想起了初入山門時,所看到的那位孤零零的站在山門前的身影……想起了她在傷寒病中,殷勤體貼,溫婉細心的師姐……想到了琴瑟相和,琴簫合奏,笑傲江湖的歲月……

一幕幕往事,一幕幕在知道師姐的真正「心意」之前的美好歲月,在李滄海的心中不斷浮現,讓她不禁心中一痛,低嘆一聲,向巫行雲說道:「師姐,現在不是說其他事情的時候,我們還是先弄清楚現在在哪裡吧……」

「滄海!」

巫行雲心中就算有千言萬語,此時也只能說出一句:「你沒事就好!」

曾經的至親姐妹,曾經的幽怨舊侶,經歷時光洗禮而不曾褪色的默契,讓她們不約而同的暫時放下心中傾訴的**,將審視與探究的目光轉向獨孤鳳!

「唉唉唉!」

獨孤鳳原本正看著現場八點檔狗血煽情「百合劇」看的開心,卻沒想到兩位主角竟然同時「罷演」,將目光轉向了自己,頓時不禁微微失落,又有些期待的問道:「那個,你們兩個多年不見,就不多聊一會兒嗎?」

「那倒不用了!」

巫行雲面對獨孤鳳可沒有面對李滄海那麼多豐富的表情,她只是冷冷的說道:「滄海既然沒事,無論有什麼話,都可以放在以後再說,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們,你將我們擄到這裡來到底有何目的?」

說著,巫行雲同時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正在像一個超大號的電燈泡一般放射著神光的靈劍子一眼,她出身高武近仙世界,可不是沒有眼力和見識,靈劍子體內不斷暴漲的神能和氣機幾乎浩瀚如海,與其一比,自己那百餘年苦修的真氣就不過是小小的可憐池塘而已!而且隱隱間,她更能察覺到那磅礴精純的近乎生命元氣浩瀚之力,純以真氣的質地而論,也遠在她百年苦修磨鍊的真氣之上。

如此修為,如此手段,哪怕是獨孤鳳表現的再人畜無害,巫行雲和李滄海又豈能放鬆警惕?

「額,這件事情,用言語解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