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百二十三章他化自在我本非我

第二百二十三章他化自在我本非我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2-03 08:12  字數:3600

「唉!」

冥冥之中,時光長河,無量虛空之中,似乎響起了一聲神秘的嘆息,這聲嘆息似有如無,似是感嘆,又似是惋惜,似是讚許,又似對獨孤鳳的回應,不知其來,不知其去,似乎無可捉摸。~~~*..

然而,借著化身未來法相,太真紫霄玉華高聖玲瓏八景道君意念在無限時空中衍生自己的狀態,獨孤鳳還是確定了這一聲嘆息即不是來自時光長河之中的億萬時空、無盡世界,也不是來自於諸天之上,他化自在天中,而是直接在她獨孤鳳的心靈內部響起。

「不請自來,可不是一位好客人。」

天魔來去無蹤,詭秘異常,侵染人心,對於一般人來,更是猶如春風化雨,在不經意中潛移默化,一一滴深入人心,當你真正發覺時往往已經晚了。

然而,對獨孤鳳來,她的唯心神域,破除一切迷霧,我思之外向來無我,我思之中向來唯我,心容天地,心外無我,又有什麼東西能夠迷惑她呢!

因此,獨孤鳳意念微微一沉,就已經進入到了心內的一個所在。

沒有天宮仙闕,沒有千般幻境,沒有六欲紅塵,沒有萬世輪迴……

略略出乎意料的,這是一處十分美麗的所在,只見一池清泉,波平如鏡,池旁繁花盛開,枝枝秋艷,倒影水中,花光水色,交相映照,景甚清麗,一派祥和安寧之景。

獨孤鳳踏足在這片天地中,興緻盎然的看著這片祥和安寧的天魔幻境。沿著一池清泉溪流向前,並不見有什麼宮殿。只有一帶碎石徑,向著一帶佳木蔥鬱處蜿蜒而去。

天魔惑人,不外乎是勾動人的七情六慾,或是以權勢富貴,或是於美色淫*欲,或是以功成名就,或是……總之,種種光怪陸離,世事輪迴,不外乎是要讓人在種種顛倒迷離之中,自我沉淪,不知不覺中化為天魔眷屬。

獨孤鳳自家所長,也是心靈變幻,本質上也與自在天人十分類似,自然不會畏懼他化自在天魔主的區區幻境。

獨孤鳳一路向前,所到處儘是琪花瑤草,互斗芳妍,彌望繁霞,香光如海。更有山雞舞鏡,孔雀開屏,鶼蝶雙雙,鴛鴦對對,鶯簧疊奏,鸞鳳和鳴。全是一片富麗繁華景象,令人娛目賞心,應接不暇。

獨孤鳳又走了幾步,但見景色宜人,風光如畫,就是隱約間有幾分熟悉之間,頓時不禁一笑:「他化自在天魔主,這手段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

罷就要動念破去這片幻境,卻見空中忽然起了波紋,四面花影散亂,一陣香風過處,一片粉紅色的香光閃過,所有清泉花鳥全都不見。眼前只是一片粉紅色的霧影,上不見天,無邊無際,不問何方,都是一眼望不到底。人卻和微微陶醉了一般,除帶著一兩分倦意之外,別無感覺。

「天魔伎倆,總愛弄這些手段,看來他化自在天魔主貴為一天主宰,也是不脫這種習性!」

獨孤鳳不禁微微皺眉,這他化自在天魔主實在有些不知好歹,在她的心靈之中也敢賣弄這些手段?若是換個普通的人來,被粉紅迷霧一照,只怕就立刻沉淪紅塵,種種光怪陸離的幻象人生接踵而來。

但是在獨孤鳳的心靈之中,她就是絕對的主宰,哪怕是最善於尋隙而入,挑逗人心**,攻伐人心弱的他化自在天魔主來到了她的心靈之中,也一樣是自投羅網。

「哼!」

獨孤鳳冷哼一聲,意念一動。下一刻,紅塵迷霧消去,心內虛空又是換了一番景象。

這是一處極為華美壯麗的宮殿園林,園林花樹環列,水木清華。殿側有個十字長廊,順著地勢高低,通向湖中朱欄橋之上。橋盡頭,有一塊約三丈方圓的礁石,其白如玉,冒出水上約兩三尺高。上面種著幾株桃樹,比常見桃樹高大得多,花開正繁,宛如錦幕,張向石上。

內中一株較大的桃花樹下,有一架尺許高的玉榻,上面卧著一個美如天仙的少女。

那榻前玉几上橫著一張古琴,湖上輕風飄拂,吹得樹上桃花落如紅雨,少女身上臉上沾了好些花片,身前更是落花狼藉,彷彿熟睡多時。

有時一陣風過,將少女衣角錦袂微微吹起,露出半截皓腕,越覺翠袖單寒,玉膚如雪,人面花光,掩映流輝。當此輕暖輕寒天氣,不由得使人一見生憐,撩動情思。

「天魔惑人,直指人心!雖然手段老套,不過確實比較有趣。」

獨孤鳳卓然立於宮闕之前,身後是一片星河環繞的巍峨宮殿,身前一處真趣昂然的美麗園林。

獨孤鳳眼前的這一片的園林,正是她的心靈意志和天魔無形之力交鋒下而形成的一片交界領域。

一帶帶九曲迴廊阻隔在獨孤鳳和那酣睡少女之間,迴廊中四方風來,輕紗疊嶂,一時迷幻如夢。那在桃花樹下酣睡的少女,雖是側面,又相隔著千百素紗,朦朦朧朧,讓人看不甚真。然而正是這種朦朧隱約,嬌姿憨態,卻恰恰讓人分外心動。

獨孤鳳沿著九曲迴廊一步步向前,每一步邁出,都將這片空間的存在壓縮的更一份。

一步步邁出,獨孤鳳終於走到桃花樹下,她並不急於與他化自在天魔主交手,反而坐在玉塌之上,饒有興緻的欣賞起少女酣睡的美態來。

而當獨孤鳳打量到正面,看到少女面孔的瞬間。那少女忽然睜開了眼睛,向著獨孤鳳微微一笑。

這一笑,似是酣睡未足的少女,還帶著初醒的懵懂與嬌憨。

這一笑,似是眯起了朦朧的醉眼,還帶著春睡初醒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