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百二十二章時光長河自在天魔

第二百二十二章時光長河自在天魔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2-02 10:00  字數:3317

三重天門,次第洞開。既是通道,也是囚籠。

三天劍斬,粉碎天門。既是阻攔,也是破界。

一切力量的作用都是相互的。當獨孤鳳鎖定天界的時候,天界也其也是在鎖定了著你。所有當獨孤鳳悍然逆行,打上兜率天,將長眉真人堵在蜀山世界之外的同時,她自己又何嘗不是被長眉真人拖在了天界呢?

晦明、生死、幻滅三重天門,固然是長眉真人打通天人兩界,由天界重歸人間的通道,但是又何嘗不是困鎖獨孤鳳,將其羈絆在天界的囚籠。

是故,長眉真人要打開天門,降臨人間,而獨孤鳳卻是斬破枷鎖,重歸人間。二者誰先一步,誰就能佔盡先機。

只是獨孤鳳先前被長眉真人以拖延戰術,拖延到了劫數到來,世界反噬,力量有所下降,然後又因為初鳳二鳳兩位姐姐被她的劫數牽累,不得不強行降下分身,斬破劫數。

那一劍斬出,不僅僅斬破了雷霆劫數,還隨便連阻隔諸界交通的蒼穹絕壁都一併斬破,卻給了長眉真人降臨人間的大好機會。

因此長眉一步領先,不僅僅先行一步降臨,還順便以晦明之力補天,力挽混元大劫,完成了昔日許下的三千萬善功宏願,更一步德行圓滿。

只是獨孤鳳到底佔據著地利優勢,天然就與蜀山天地合一,斬破兩天壁障固然給了長眉真人降臨的機會,但是她自己的回歸又何嘗不多處了許多方便。再加上劍道修者,遠超同濟的鋒芒和銳氣,去也在先機盡失的情況下,三劍斬破三重天門,與長眉真人同時回歸此界,超拔時光長河。

獨孤鳳三我合一,顯化未來道君法相,超拔時光長河,無時無刻的都在時光中擴張著自己的存在,將一個個選擇,無盡的可能都化為真實。同時一步步膨脹著「太真紫霄玉華高聖玲瓏八景道君」的道君法相。

只是戰鬥進行到這一步,其實獨孤鳳已經落入了下風。以蜀山世界的存在年限而論,獨孤鳳縱然如何的驚采絕艷,其存在的時間也不過是短短的五百年而已,就算加上方三鳳的宿世因果,又如何比的上長眉真人九劫苦修,早就在數千年的時光中佔據主導地位的積累。

對於帝君級存在來說,其在時光長河中所佔據的時光範圍越長,其所擴張的平行可能越多,其所擁有的力量也就越強。

對於正常證道的帝君來說,其一成道就超拔時光長河,只要在時光長河中按部就班的延續其存在即可,時間並無意義。

而對獨孤鳳和長眉真人這種先證未來之身,後確定現在之因的證道者來說,這一點點的起步,幾乎就是決定了雙方的勝負了。

而先天根基的差距,在獨孤鳳和長眉真人同時回歸蜀山,並以其為原點,超拔時光長河之上的同時,就已經徹底決定了彼此的強弱。

強弱逆轉,攻守易事。長眉真人卻並不急於向獨孤鳳發動進攻,而是全力的在時光長河中擴張著自己的存在,憑藉著自己在時光長河中天然的體量一點點的擴大著自己優勢。

既然已經見識過了獨孤鳳冠絕諸天,幾乎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劍道修為,長眉真人自然不認為自己在殺伐爭鬥之術上能夠勝過獨孤鳳。劍道至純至銳的殺伐特性,使得獨孤鳳最善於生死搏殺,於不可能中尋找可能,殺出一個朗朗未來。

長眉真人雖然現在成就的未來帝君法相要比獨孤鳳的道君聖體強出不少,但是現在開戰,仍然有不小的可能被獨孤鳳以弱勝強,逆勢翻盤。作為一個向來謀而後動,算無遺策的玄門修士,長眉真人自然不會犯這種錯誤。

反正每一個剎那,他擴張的度量和容納的可能,都比獨孤鳳要多出那麼一點點。只要一直持續下去,兩者的差距就會越來越大。所以在能夠以堂堂正正之勢,碾壓獨孤鳳之前,他仍然會保定固守的決出,以玄門修士最善於保命防身的優勢一直耗盡獨孤鳳的殺伐銳氣,最終以堂堂正正的優勢平推碾壓對手。

這個戰略自然毫無問題,然而獨孤鳳卻一反常態的沒有乘著雙方差距還不算大的機會持續進攻,反而收手不戰,而是與長眉真人一般同樣在時光長河中全力擴張著自己的存在。

一時間,無論是蜀山人間,還是虛空的時光長河之中。

「金闕紫極帝晨後聖清微兩儀帝君!」和「太真紫霄玉華高聖玲瓏八景道君!」兩位帝君法相,卻只是默默對峙,沒有半點動手的意思。

悠悠歲月,年復一年,時光無盡,上下綿延。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到底擴張了多少次念頭,更沒法計算這種狀態持續了多少個瞬間。時間長河是完全超越直覺經驗和時光度量的存在,是過去未來無儘可能無盡存在的集合,是一種形而上的存在形式。

時間長河滾滾流淌,寂靜無聲。

「金闕紫極帝晨後聖清微兩儀帝君!」和「太真紫霄玉華高聖玲瓏八景道君!」宛如兩輪太陽,冉冉升起於河面,光芒普照過去未來左右平行無盡時空,將所有能夠連同能夠接觸的世界染上獨屬於自己的光輝和特質。

「坐等大劫,補天證道。果然不愧是太清嫡傳,算計功夫確實了得。」

在不知道經歷了多長時間的靜默之後,「太真紫霄玉華高聖玲瓏八景道君!」突然說道:「晦明為體,可曰道之用,生死為軸,可曰道之動,然而無論是晦明也罷,生死也罷,不過是返於天,證於地,一切盡歸幻滅之心罷了!只是玄門性命雙修,借假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