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百二十一章三天劍斬八景道君

第二百二十一章三天劍斬八景道君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2-02 10:00  字數:3481

「死生為一夢,幻滅皆泡影!」

巍峨高聳,古樸莊嚴的生死之門洞開,星辰閃耀又熄滅,草木繁茂又枯榮,動物出生又死亡……大千世界成住壞空,萬物生靈朝生暮死,生生死死子子孫孫無窮無匱,在無盡的生死流轉循環往複之中,演繹出生死無常、萬象皆空的虛幻迷離。

無聲無息之中,一座似夢似幻,似虛似實的門戶在天地間降臨,這座門戶不能同於巍峨天地、昭昭展示其存在的晦明與生死之門,它懸掛於虛空,似隱似現,似夢似幻,彷彿是遠在天邊的海市蜃樓,又好似午夜夢回時的迷離夢境。

在這座近乎虛幻的門戶之中,南柯一夢、蝴蝶一夢、爛柯一夢、天台一夢、黃粱一夢……無窮無極的迷離夢境宛如夢幻泡影一般,此起彼伏,在生生滅滅之中演繹著大千一夢……

晦明之門!

生死之門!

幻滅之門!

三重天門高居天穹,牌樓巍峨,旗門招展,彷彿是傳說中守護天宮帝闕、劃分天人兩界南天門,在一聲聲響徹天地的長吟之中,次第洞開。

長安回望秀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

一層層紫氣鋪陳,一片片金霞掩映,天門洞開,宮闕綿延,諸天陳列,萬神正位,一時間,無邊的勝景顯現而出,彷彿徐徐的大幕一般,在緩緩拉開一個無邊恢弘廣闊世界的一角!

漫漫寰宇,浩浩天地,雷霆震動,虛空轟鳴,彷彿有千百面戰鼓,同時擂響,又好似有億萬道鐘磬,同時奏鳴!

龍輦御車,天音玉階。

鐘磬齊奏,天地朝賀。

莫名的,此時人間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一個極其偉大極其強大的存在正要這次第開啟的三重天門中降臨,僅僅是其御駕降臨的餘波,就足以使天地共鳴,雷霆共尊,萬物眾生均莫名惶惑。

「鏘!」

又是一聲清越的聲響,彷彿是來自悠遠時光的劍吟,又彷彿是無暇美玉的琳琅作響,悠悠然然,無遠弗屆,不分先後,不分遠近,不分彼此的同時傳入此界眾生所有人的耳邊。

劍吟繚繞,悠揚入耳,彷彿穿空雲雀,節節拔高,直入那茫茫不可測的雲霄深處。

「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

一聲清越的長吟,伴著悠揚繚繞的劍音,彷彿越過萬千重時空,從遙遠的不可抵達的天外傳來,悠悠揚揚的在天地間回蕩。

虛空無形,微波蕩漾,九天十地,諸方世界,一時間竟然同時回蕩起這道悠悠揚揚的長吟劍鳴。

弦歌奏鳴,長夾彈唱,竟然一舉壓過了那漲縮轟鳴,有如擂鼓的虛空齊奏。

在悠悠劍吟攀升到細不可聞的極致瞬間,天地間陡然寂靜!

下一刻,亂石穿空,石破天驚!

在四面八方,地平線上天與地的盡頭,一抹璀璨的劍光猛然綻放,劃開萬丈紅塵天地。

劍光似黑似白,似陰似陽,似是首位相連,有著無數的黑白光點在盤旋追逐,又似是黑白分明,有著無窮的黑白光點在不斷的對撞湮滅。

盤旋與追逐,循環與轉化,矛盾與對立,和諧與統一……種種不可說道,難以名狀的意味被全數包羅在這天外一劍之中。

劍光筆直,直接橫穿億萬里天際,赫然一劍分開晦明,在天地間斬出了半天天際晨曦光明,半天天際幽暗黃昏的奇異景色!

劍分昏曉,造化神秀。

就在這包羅陰陽真意的一劍斬破昏曉,直直的斬向天空中的晦明之門的時候。

又一劍自天外而來,如虹橋飛架,橫跨周天蒼穹,斬向晦明天門內的生死之門。

「動靜無宜,出處莫可;動靜無常,死生斷矣!」

一劍虹橋飛架,生死變通途。

橫貫天際,分割兩界,在不動中蘊含永恆運動之真意,在運動中蘊含永恆不變真意的劍光,在時時刻刻演繹著運動與靜止,剎那與永恆,瞬間與永遠,相對於絕對,片段與整體等等無窮真意的劍光,在一劍中剝離出物性的根本,靜而為死,動而為生,動靜無常猶如生死輪轉。

虹橋劍光斬上輪轉無常的生死之門,剎那間,死生停頓,瞬間永恆。

下一刻,動靜劍光與生死之門一併消失於無形。

「我以陰陽分晦明,動靜之中趨生死,唯有真幻永不滅,三劍之中破天門。」

朗朗長歌之中,又一煌煌一劍,起自天外虛空,無視一切距離時間,斬上最後一重似幻似夢的幻滅之門。

而就在天外一劍斬中幻滅之門,將無盡黃粱美夢、夢幻泡影化為真實永恆的的時刻,在三重天門加固固定之下的天人通道,終於徹底打開,兩位偉大的存在,終於徹底的降臨人間。

莫名的,此時的人間眾生,無論是修為高低,距離遠近,都同時恍惚之中看到兩個具有無邊威嚴的身影。

紫宸為其冕,九慶為其裳,左登金闕,右跨紫極,乘龍帝御,攆走天河,權柄所至,生死幻滅,日月晦明,皆操其手!

蒼穹拱其位,九華綴其裳,上臨紫霄,下御星河,尾巡渾天,翼分昏曉,反掌之間,陰陽動靜,八景幻真,盡歸其握。

「金闕紫極帝晨後聖清微兩儀帝君!」

「太真紫霄玉華高聖玲瓏八景道君!」

此時,人間億萬星河之間,無遠弗近,任何一個擁有自我意識的生靈,都同時在心中浮現起這兩個名號。無需傳音,無需解說,無需宣告,僅僅是其存在本身,就足以讓眾生自動了解其稱號,明了其心意,就足以讓天地自動拱衛奏鳴,為天地眾生解釋其存在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