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百零一章九天元陽宙光星盤

第二百零一章九天元陽宙光星盤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1-08 23:34  字數:3347

只見那一團煮開了的混元真氣之中,突然有霞光如萬丈金濤,突地往上升起有數十丈高下,金霞升處,飛起九盞金花,一團紫氣,死死的護住一個乾枯瘦小的身影。

只是那劍光雷火的飽和攻擊,將天地炸開一團混亂,一時間,濁流翻滾、漿泡四濺,炸的那一團紫氣金花連連翻滾!

不過那一團紫氣金花顯然並非一般的法寶,雖然被劍光雷火的飽和攻擊炸的連連翻滾,但是紫光寶氣、九朵金花卻全部聚而不散,那狂亂的元氣濁流、飛濺的真火漿泡,一經撞上那金花紫氣,就被至寶中放出的萬道霞光寶氣所鎮壓消弭。

「咦,那不是嵩山二老中的白谷逸白矮子嗎?竟然不顧身份,隱身偷襲我這個晚輩,果然是正道中的唯二敗類嵩山二矮啊!恩恩,原來是有廣成子遺留下來的至寶九天元陽尺護身!難怪敢這麼有恃無恐……」

沐霜華藏身星羅旗劍大陣之中,一面神念與諸位同門相連,循著陣法運轉主持浮雲仙舍這座仙家戰爭機器,一面還有餘暇的辨認偷襲者的身份!紫雲宮有系統的分門分類的教育,因此雖然從來沒有照面過,但是紫雲宮門下對天下群仙以及天下間的各種奇珍異寶都有大略的印象。

而無論是嵩山二老中的白谷逸還是九天元陽尺,都是極有特點的人物和法寶。因此沐霜華毫不費力的就將他們的身份認了出來。

沐霜華的言語攻擊,對白谷逸來說,比那連綿不斷的劍光雷火攻擊還要有殺傷力。三百年前,嵩山二老中的矮鬼朱梅被獨孤鳳一擊斬仙飛劍形神俱滅,雖然事後有長眉真人出手相助,以玄門無上大*法力追朔靈光、接續因緣,使其再度活了過來,只是沒想到獨孤鳳的斬仙飛劍已經到了斬形斬神,追斬因果的極高層次。朱梅的生機重聚之後,仍然逃不過斬仙飛劍循著因果聯繫而來的隔空斬殺,一直在草木蟲豸之間足足輪迴了幾百世,才在長眉真人的相助下,徹底磨滅的追斬而來的劍氣。

也正是因此,矮鬼朱梅雖然已經復活,但是卻元氣大傷,這三百年來不但沒有進步,反而退步不小。所以,嵩山二老之名,早已經名不副實。白谷逸出於同仇敵愾之心,一直以不能向獨孤鳳復仇而引以為恨。

先前獨孤鳳連番出手,先是在成都府故意出現,吸引正邪兩道高手的注意力,結果卻暗度陳倉,搶先出手到聖帝陵寢取得昊天鏡與九凝鼎二件宇宙至寶,已經使正道諸位高手大失算計。

然而現在獨孤鳳又故技重施,先是藉機出手一劍逼迫芬陀神尼涅槃,後又用抬升洞天、鎖定星河的大動作來吸引各方注意,卻暗中派遣門下弟子大舉出動,前來元江打撈金船遺寶。這一招雖然老套,但是在天機混亂,一切被獨孤鳳徹觀照未來之法底蒙蔽的情況下,卻是簡單有效,再度打了諸多正道高手一個措手不及。

而接到苦竹庵諸位弟子的求救信號時,諸位正道高手都分身他處,一時難以趕來,唯有白谷逸本就是按既定計劃前來元江,因此恰好趕上。他見紫雲宮一方並無前輩高手主持,沐霜華又態度蠻橫傲慢,因此就隱身在暗處,想要暗暗給其個教訓,讓其知道天高地厚。

只是沒想到劍修的感知太過敏銳,他的玄門隱身之法在對玄門手段知根知底的紫雲宮面前也並不保險。因此幾個照面之後,就被紫雲宮那結合了陣法和法寶組合思路了仙家戰爭機器鎖定,陷入劍光雷火的飽和炮擊洗地攻擊之中難以自拔。

白谷逸有心掙脫劍光雷火的包圍圈,只是那高度壓縮的劍光雷火威力大的出奇,若非覆蓋範圍只限制在了十里方圓的空間,幾乎不下於九烈神君紅蓮老魔等幾個邪道巨擘煉製的滅世法寶了。

九天元陽尺雖然是在蜀山所有法寶中都能排到前十的護身至寶,但是無奈陷入到了這幾有粉碎星辰、使大地重返洪荒的爆裂雷火海洋之中,任憑他如何催動九天元陽尺,哪怕是不要錢的噴出本命真元,也在強行衝出一段範圍後,被那具有兩天交界罡風特性,度越快阻礙越大的無形吸力所吸住,難以真正衝破星羅旗劍大陣的鎖定覆蓋範圍。

一時間,雙方陷入了僵持之中,星羅旗劍大陣威力雖強,卻難以真正攻破九天元陽尺這件天府奇珍的防禦。而白谷逸雖然能夠保證自己無礙,但是憑藉一人之力也很難突破三百六十五座借取了周天星力的旗門劍陣交錯鎖定。

白谷逸修為深厚,氣脈悠長,雖然無力突圍,但是自保卻是沒有問題。紫雲宮一方的精銳弟子,雖然大部分修為一般,不比白谷逸氣脈悠長,但是他們的負擔大半有浮雲仙舍旗劍大陣來提供,本身消耗不多,可謂是坐擁地利,短時間內維持現在的輸出頻率也沒有任何的問題。

若是按照普通的情況,依照現在雙方的僵持模式,就算耗上十天半月也難以分出勝負。不過現在這個特殊時刻,無論是白谷逸還是紫雲宮的弟子,都是有後援後備,後顧無憂!

「雯兒,歐陽師侄,慕容師侄你們退下,那是混元一氣和元磁大火所凝成的劍光雷火,不是你們能抵禦的……」

就在歐陽霜、慕容姐妹等人認出了白谷逸的身份,連忙放出飛劍,想要幫助其脫困的時候,突然一聲疾喝越空傳來。

只見九天之上當空飛下一個約有六七尺長,三四尺寬的橢圓星盤。盤中滿是日月星辰纏度,密如蛛網。圓盤中心浮卧著一根尺許長的銀針,針尖上出一叢細如遊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