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九十一章跳出三界不在五行

第一百九十一章跳出三界不在五行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2-24 23:33  字數:3568

「哼!」

芬陀神尼的身影宛如肥皂泡一般,被軒轅古劍戳破。≥↖扒≥↖書≥↖網

然而楊映雪卻似乎並不滿意,她不禁輕哼一聲,右手再度一甩,軒轅古劍憑空划出一段圓弧,斬向四面八方!

剎那間,無痕無跡,無形無質的劍氣擴散而出,橫掃八荒,天地萬方。

無形的劍光超越時空,視世間的一切屏障如無物。

大熊嶺苦竹庵中響起一聲清脆的破碎聲,彷彿有什麼東西被斬碎了。

川邊龍象庵中響起了一聲清脆的破碎聲,彷彿有什麼東西被斬碎了。

峨眉山凝碧崖上響起了一聲清脆的破碎聲,彷彿有什麼東西被斬碎了。

……

楊瑾的心靈之中也響起了一聲清脆的破碎聲,彷彿有什麼極為珍貴的東西被斬碎了,讓她不禁悵然若失。

而與此同時,東海釣鰲磯中聯手推算天機、密切關注獨孤鳳行蹤的東海三仙突然臉色巨變,齊叫「不好」,同時發力,試圖斬斷鏈接,避開楊映雪隔空斬來的劍光。然而最終還是慢了一步,無形的劍氣透空而出,一卷一絞,剎那間,已經將整個靜室的一切什物都絞的粉碎。

除此之外,青城山金鞭崖,嵩山無名小庵,南海玄龜殿等處,都統統如東海釣鰲磯東海三仙一般,被透空而來的劍氣席捲襲擊。

而雲南雄獅嶺長春岩無憂洞內極樂真人李靜虛,天蓬山靈橋仙府的赤杖真人,以及正在紅塵中行走的白眉禪師、天蒙禪師、尊勝禪師等人,雖然從容避開了楊映雪的隔空劍氣,卻也都不約而同的苦笑一聲。

獨孤鳳的這記警告和下馬威,還真是威脅力十足!

剛剛楊映雪突然暴起殺機,傾力而出,以蘊含整個世界全部力量的無敵一擊要擊突襲芬陀神尼的時候,這些佛道兩家的最頂級存在下意識的就要伸手救援,結果到底還是晚了一步。以他們金仙一流的修為境界,雖然能夠在這最強一擊之下保持自主,但是卻也無法輕鬆突破那蘊含了整個世界全部力量的屏障,就算能夠行動,也無法互相聯繫,只能獨自面對這驚天動地的最強一擊。

「想不到合道之後,這位道友的力量竟然強大到這等程度!」

此時,無論是極樂真人李靜虛,還是赤杖真人等人,都無不心生感慨。三百年前,獨孤鳳的力量雖強,但其實境界還比他們差上一些,只是劍修的特性,讓她殺力無雙,沒有哪位金仙級高手能夠有把握在單對單的戰鬥中勝過她罷了。

然而沒想到,三百年中,獨孤鳳的修為境界竟然一路突飛猛進,不見半點瓶頸障礙,如今的修為境界赫然已經全部超越了他們,進入到了一個連他們這些金仙一流的高手都摸不到邊際的層次來。

不說別的,只說剛剛那統御了整個世界所有力量的最強一劍,換了他們任何一個人上去,都絕對接不下來。他們唯一能做的,只有如芬陀神尼一般,藉助寂滅解脫之法,逃避而已。

因此,獨孤鳳的這一擊警告,對這些早已經站在此界巔峰的高手來說,確實是毫無虛假的威脅。

「佛門逃禪,果然討厭!」

剛剛溝通自我、超我、本我,三我一體發出傾力一擊的楊映雪,微微搖頭,散去了手中的軒轅古劍。

神兵劍氣——軒轅,為最強力量,威力宏大,發動一次,她這一具分身付出的代價也是不小,現在她的整個身軀也再也不復先前的實質,而是如水晶琉璃一般,略帶虛幻。

「蜀山修行之法,果然是保命第一!」

楊映雪不禁微微搖頭,面帶遺憾。她花費諸多苦心,先是以分身示弱,降低芬陀神尼的戒心,然後出其不意,以這具分身徹底消耗殆盡為代價,雷霆一擊,卻還是沒有真正殺死芬陀神尼。這只能說是蜀山中的修行者實在是太擅長於保命了。

神兵劍氣——軒轅,是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大宏願而生,是統和一個世界的所有力量,天人同體,無可匹敵的最強一擊。只要在這個世界,就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強過這一擊,確實是無敵的。

只是可惜,無論是玄門金仙,還是道門的阿羅漢,都是已經得了解脫妙法,自由跳出三界外、不在無形中的手段。

正所謂「聖人藏物於天,而萬物莫能與之傷!」,無論是阿羅漢的自了解脫法,還是金仙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都是徹底的斬斷於世界的因果聯繫,互相隔絕信息交換,互不觀測。

既然互相觀測不到,干涉不到,那也自然不能互相傷害,互相攻擊了。處於寂滅解脫狀態的阿羅漢或者金仙,就是處於這種近乎無敵的狀態。獨孤鳳的神兵劍氣——軒轅最強具備最強之力,但是在觀測不到敵人的情況下,卻也無處可使,無目標可打擊。

不過,這種觀察不到,干涉不到的情況也是雙向的,獨孤鳳觀測不到、干涉不到芬陀神尼。芬陀神尼同樣也觀察不到、干涉不到獨孤鳳,甚至在某種意義上代表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下,芬陀神尼一旦寂滅解脫,也就代表了從這個世界徹底的脫離,以後無論如何也沒法歸來,雙方只能「視而不見」了。某種意義上也算是排除了這一麻煩!

「蓉娘,告訴我你的選擇吧!」

楊映雪的身影漸漸變得虛幻,她轉過身來,靜靜的面對著鄭顛仙,等待著她的回答:「這個世界已經到了轉折的關口,只有左轉和右轉,卻是沒有中立的餘地了!」

鄭顛仙、白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