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八十三章九鼎克敵元胎宇宙

第一百八十三章九鼎克敵元胎宇宙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2-07 02:07  字數:3358

「哈哈,終於被我闖進來了!」

「嘿嘿,昊天鏡,九凝鼎,公孫軒轅稱霸天下的兩大至寶,也該輪到我手中了!」

「窮奇,我們事先說好的,九凝鼎歸我,昊天鏡歸你,你可不能反悔……」

「哼,囉嗦!」

就在獨孤鳳和聖姑伽因試演著昊天鏡和九凝鼎的功能的時候,數個兇惡的怪物吵吵鬧鬧的從獨孤鳳進來的通道中沖了進來。≥↖扒≥↖書≥↖網++++

只見當先的是一個身高數丈的大殭屍,全身只剩一副骨架,睜著兩隻火炬一般的怪眼,紅光閃爍,遠射數尺以外,高舉著一條枯骨長臂,手中握著一團光華,金霞電旋,」磔磔」怪笑。在它身後,緊跟著兩個形容古樸,造型裝扮都與聖帝陵寢的殉葬守衛十分相似的古屍妖孽。

「咦,竟然有人搶在我們前面了!」

那三個闖進來的怪物看到獨孤鳳和聖姑伽因,頓時一驚,不過旋又看到了獨孤鳳和聖姑伽因手中的九凝鼎、昊天鏡,頓時目露精光,垂涎無比。

「喔,原來是白陽山的三妖屍,來的正好,倒省去了我的許多功夫!」

以獨孤鳳和聖姑伽因的修為,自然早已經發現了這三個妖屍的存在。只是無論獨孤鳳還是聖姑伽因,都並不在意。

那個如骷髏骨架一般的殭屍,說起來來頭還不小,乃是數千年前為禍天下,與三苗、驩兜等人並稱四凶的大惡人窮奇。

不過這個窮奇並非是什麼上古凶獸,而不過死了數千年的古屍罷了!它昔日在世時作惡多端,被聖帝誅殺,死後一靈不散,化為妖屍,繼續為惡世間。它身後的兩個同黨,乃是無華氏父子,與窮奇一樣,同樣是黃帝時期之人,只因昔日黃帝大戰蚩尤之時,無華氏之子相助蚩尤,被黃帝所擒,不敢受辱,自盡而亡,死後葬入靈穴,歲久通靈,與窮奇一樣,成了一方禍害。

這三個古妖屍曾經被白陽仙人鎮壓,吃過仙家法寶的不少苦頭,因此對昔日軒轅黃帝仗之威壓天下的昊天鏡、九凝鼎這兩件宇宙至寶十分的掛心,這數百年來,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試圖闖入聖帝陵寢取寶。只是聖帝陵寢有昔日軒轅黃帝與歷代謁陵的前輩金仙的禁制封鎖,一直不能得逞。這次也是算計著聖帝陵寢的禁制即將失效,不死心的打算來碰碰運氣,卻沒想到真正瞎貓碰上死耗子,竟然一路順順利利的闖到聖帝陵寢中來了。

「嘿,那兩個女娃子,快些束手待綁,奉上至寶,免得少時身煉成灰,形神俱滅!」窮奇仗著有數千年修為,毫不將獨孤鳳和聖姑伽因放在眼中,因此爆喝一聲,猛然放射出大片的妖雲邪霧,夾雜著無數大小火球,劈頭蓋臉的向獨孤鳳和聖姑伽因打來。

而無華氏父子同樣心切寶物,毫不留情的痛下殺手,揚手放出兩道五光十色飛虹,迎風漲成一張百畝方圓的大口,幾將寢宮半壁遮滿。口裡面金星急轉,紅絲爆射,宛如火雨流星,驚濤駭浪一般的向獨孤鳳二人打去。

「這幾個妖屍,倒還有點反派的樣子!」

獨孤鳳微微點頭,似乎是對三個妖屍豪不廢話,上來就全力動手的行為十分的讚賞。

不過讚賞歸讚賞,她對這三個一點都不美型的殭屍半分好感都欠奉。看著聖姑伽因專註的探索著昊天鏡,連眼皮子都沒抬起來看一眼的模樣。

獨孤鳳微微搖頭,輕輕用手一拍九凝鼎。只聽一聲輕吟,宛如夜深人靜之時萬籟聲起,又如暴風雨前的震雷陣陣,又好似滾滾的潮音由細而洪,自鼎上發出,匯為繁響,剎那間震撼全洞,似欲坍塌。

就在這驟然而起的滾滾萬籟聲中,九凝鼎上猛然飛起千百道五色煙雲。剎那間,整個鼎上銘刻的生靈都彷彿活了古來一般,天龍野馬以及各種奇禽怪獸,簇擁著無數大小長短光華,朝窮奇、無華氏父子飛舞撲擊。

窮奇等人見那天龍野馬白虎青鸞之類的奇禽怪獸,儘是由五色煙雲凝聚而成,看起來聚散不定,不堪一擊,頓時以為是虛景幻術一流。頓時毫不在意,「桀桀」怪笑一聲,一縱遁光,緊跟在寶光之後,只等對方抵禦自家法寶之時,乘機貼身突進,以自家千錘百鍊的殭屍肉身擒拿對手。

然而,三妖屍哪裡知道,那看似煙雲一般的禽獸形象,卻是元始先天精靈所寄,不比旁門幻景邪術,看似來只是一團團的透明奇亮的精光,並無實質,實際上卻是運用了盈虛宇宙的手段,看起來是一片虛假幻想,但是一遇阻隔,立刻由假變真,成為真正的凶禽猛獸。

三妖屍的寶光剛剛與五色煙雲接觸,頓時暗叫「不好」。那看似輕飄飄的幻想,竟然來勢洶湧,重如泰山,一觸之下,它門的寶光竟被整個撞散。

三妖屍收勢不住,頓時一頭撞進了五色煙雲之中。頓時三妖只覺眼前倏地奇暗,旋又有放出無量彩芒瀰漫天地。等他們再度回過神來時,卻發現自己彷彿置身於蠻荒時代一般,一聲聲龍吟虎嘯,鶴戾猿啼,風雲齊動,萬類鳴嘯,地動山搖,先前所見的奇禽怪獸幻影,赫然間全部變成了真實的存在,一個個目射奇光,張牙舞爪,揚喙振翼,作出攫拿飛撲之勢而來。

三妖心中那大駭,頓時顧不得再要爭鬥,連忙架起遁光,掉頭就走。只是全洞窟看起來不過數十畝方圓,然而無論他們如何的飛遁都難以移動半分距離。再看那攔路的凶禽猛獸,大的猶如山嶽,身逾百丈。最小的也大如栲栳,長及尋尺。千奇百態,備諸獰惡,同時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