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七十七章仙姑廟會三宵誕辰

第一百七十七章仙姑廟會三宵誕辰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1-30 08:41  字數:3326

「呵呵,嘉禾和粉竹,還只是尋常作物!在這蜀山,還有一種能夠自產美酒的酒竹呢!你看那一片小青竹,就是了!別看它們矮小多姿態,不怎麼起眼,但是那竹枝之中,滿滿的都是醇香的美酒,只要削下一枝來,插入瓶中,一日之後,即可得滿瓶佳釀,根本無需發酵醞釀……」

白衣人又接連指點,介紹了許多種在北方從來沒有見過的風物,頓時看的李英瓊目不暇接,連連稱奇!

「蜀中天府,南國風物,果然是與北方大有不同!」

不僅僅是李英瓊,就連見多識廣的李寧也是看的驚嘆不已,原本蜀中天府之國,就以物華豐茂、出產豐富而聞名,現在更多了這些由外海而來的良種佳物,自然是更加富饒的沒法形容,因此忍不住感嘆道:「關中、齊魯,昔日也算是富饒之地,但是與今日的蜀中一比,卻是相差太遠了。。哎,這些自海外傳來的良種,適合北方的物種太少了!」

這些年來自海外傳來的高產作物,如嘉禾、粉竹之類,大多喜熱喜水,不耐乾旱寒冷,因此多在南方種植,北方少有。反倒是長絨棉,速生草,一類的適合織物、放牧的作物在北方大行其道,若非番薯、洋芋、土豆一類的高產作物,同樣在北方大量種植,量產頗豐,只怕北方的糧食產量要大幅的下降。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南北氣候風土不同,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白衣人移居蜀中多年,初時也與李寧一般驚異於蜀中的富饒,只是在見多了之後才明白,嘉禾、粉竹固然高產,但是對風土氣候卻是要求頗高,別的地方也是羨慕不來的。因此道:「其實,現在比以前已經好多了!稻麥五穀之屬,縱然風調雨順,一年勤苦,也不過畝產二三百斤而已,而嘉禾、粉竹之類,畝產何止千斤?縱然天下不能處處種植,所得之糧,也足以養活天下人口綽綽有餘!」

「是呀,現在確實比以前好多了!天下之糧,養活天下之人綽綽有餘,只是可惜人心不足,慾壑難填,越是富者越是想要貪婪多佔,縱然天下的糧食比以前多出了十倍,也不一樣富者糧倉滿堆,腐壞無聞,而貧者仍然負債纍纍、食不果腹……」

李寧長嘆一聲,神色鬱郁,卻是看到蜀中的豐饒富裕景象,忍不住的又想起昔日的種種經歷,頓時愁緒縈繞,難以釋懷。

白衣人見大哥神色不好,似是觸到了傷懷處,連忙轉移話題,問道:「大哥此番入川,有何目的呢?」

李寧微微搖頭,嘆息一聲道:「世事敗壞,氣運如此,我還能有什麼目的呢,無非是尋個僻靜處,避禍隱居而已。」

白衣人聞言,卻是不見欣喜,範圍微微苦笑道:「大哥若是想要尋個清凈的地方隱居,只怕是來錯了地方了!」

「喔,賢弟此言何意?」李寧不禁微微驚訝,問道:「西蜀山水多奇,名山景秀,多有深山密林,幽谷大澤,找一處人跡罕至,僻靜方便的地方,應該沒有什麼難處吧!」

「大哥說的,那都是以前的老黃曆了!」白衣人苦笑一聲,有些無奈的道:「我來到四川,已是三年了。初時,也是如大哥一般,想要在峨眉後山,尋得了一個風景奇秀,幽靜偏僻的石洞來隱居辟世。結果我倒峨眉山上轉了一圈,卻發現其中山上到處時宮觀樓宇,幾處適合隱居的地方早已經被人佔去了!」

「這是怎麼回事?」李寧頓時大吃一驚,他在中原顛沛流離、屢屢碰壁,早已經起了辟世之心,只因為心中一個莫名的念頭,才一心牽掛著來蜀中峨眉隱居,卻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種情況,不禁問道:「以峨眉山之廣大,又有何人能夠佔全?既然近處已被人佔去,左右我們辛苦些,遠遠的尋個地方就是了。」

「大哥有所不知!」白衣人搖頭苦笑道:「現今的名山大川,早已經不是清凈之地了!這數百年來,天下道風日盛,武風日烈,早有無數的劍俠高手在山中開山立派,劃定山門。這峨眉山中,早有十七家劍俠門派給占距,各自劃定了山門範圍,所以,以峨眉山之大,並無無主之地了!我們後來者,想要尋個清凈的無主之地來隱居,非要辛苦跋涉,深入不毛之地數千里才行!」

李寧聽得不禁目瞪口呆,他雖然也知道現今天下門派林立,劍俠仙門與道術學院層出不窮,但是卻沒想到數量多到了這種程度,連西蜀這種偏遠之地都有這麼多門派來劃分山頭。

「哎,蜀中景秀,山水多奇,正是天下間一等一的修真養性之處。天下間的聰明人,並非只有你我,我先前沒有多想,就匆匆而來,卻是莽撞了!」

李寧微微搖頭,自嘲一聲,先將這些煩惱放下,又向白衣人問道:「如此只能先叨擾賢弟,在蜀中盤庚些時日,再做打算了。對了,但不知賢弟現居何處?你我俱是避地之人,可曾改易名姓?」

白衣人笑道:「大哥說哪裡的話,你我兄弟,不必如此客氣。我如今雖易名,卻未易姓,現在一處蒙館內任教師,在外人之前,大哥叫我周淳即可。」

二人正說話間,馬車前進的速度卻是慢慢的緩慢了下來,李英瓊推開窗戶,伸頭向前面以前,卻發現官道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岔口,熙熙攘攘的人流正堵在岔口之上,來來往往的車輛頓時陷入人流的包圍之中,不得不減速慢行,在官道上排出了一條長長的車流長龍。

「前方是怎麼回事?莫非這深秋時節,蜀中還有什麼廟會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