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妙手玄醫 >第六百零九章顧長風

第六百零九章顧長風 (1/2)

小說名稱《妙手玄醫》 作者:炖肉大鍋菜  更新時間:2014-03-30 19:52  字數:3476

在這裡上課的人一般都沒有什麼利益關係,也不會說什麼職務大小,他們在學校里只是同學,何況這裡的學生前途都會非常好,因此,現在高上半級也沒有啥,所以這些人相處的還算是愉快,尤其是這些同學關係是一種非常好的關係,就像是說的人生四大鐵『一起扛過槍、一起分過臟、一起同過窗、一起嫖過娼』可見這同窗之誼的關係。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再說,他們這些人在升一級或半級的話,也有打交道的可能,到時候這就是人脈。

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與其說是在這裡上課不如說他們是建立初步的人脈。

在本省上黨校只能算是在地方上的一種人脈,而這裡建立的人脈就非常重要了,可以算是全國性的人脈,到時候這些人沒準就有搭班子的可能,所以現在提前搞好關係都是必須的。

看到這些人出來,那些等在門口的年輕人一個個趕緊上前,搶過他們老闆手裡的東西,亦步亦趨的跟在老闆的身後,向著車子這裡走去。

這些人並沒有分開,而是開車一起向著遠處駛去。

憋了一個星期,這個時候正是喝酒聯絡感情的時候,所以自然都是幾人一波出去喝酒。

這個時候,王國瑞也跟在一個中年男子的身後向著他們的車子這裡走來。

王國瑞看到葉飛站在原地並沒有動,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的疑惑,要知道,現在這個點正是下課的時候,所有的人就算老闆沒有出來,也都去學校的門口等待,而葉飛卻站在這裡沒有動,這讓王國瑞的心裡也十分的好奇。

「葉老弟,我先走了,回頭有時間咱們在聊!」中年男子並沒有理會葉飛,而是從他的身邊徑直走了過去,跟在中年男子身後的王國瑞在經過葉飛身邊的時候,和葉飛打了一聲招呼。

「好的,王哥,你先去忙吧!」聽到王國瑞的話後,葉飛也點了點頭說道。

王國瑞前邊的中年男子並沒有因為兩人的對話停下來,而王國瑞則跟葉飛說完話後,趕緊上前給他們老闆打開了車門。

等中年男子上車後,王國瑞才一路小跑的來到了另外一邊的駕駛座上。

王國瑞來到司機的位置上,打著車子的火後,對著中年男子,道:「廳長,這位是中南省的人,不過具體跟著那個領導我沒有問!」中年男子雖然沒有問,但是王國瑞卻不敢怠慢,平時領導不在的時候,他可以不彙報,而現在老闆在這裡他跟葉飛打了招呼,那就必須給老闆解釋清楚,免得老闆起什麼疑心。

「嗯,中南省?中南省就來了一個人,想必這個年輕人就是顧長風的秘書!」聽到王國瑞的話後,中年男子點了點頭說道。

這次王國瑞沒有說話,只是聽著老闆在說。

「小王,開車,去金府飯莊!」稍微沉吟了一下,中南男子對著前方的王國瑞吩咐了一句。

王國瑞對於老闆的吩咐自然不敢怠慢,啟動車子便打算向停車場外駛去。

「等一下!」只是他們的車子剛剛起步,坐在後邊的中年男子便對著王國瑞喊了一聲。

聽到喊聲後,王國瑞一個剎車把車子停了下來,轉身看向了中年男子。

只見車子停穩後,中年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迎向了從他們車後走過來的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

「長風老弟,你好,你好……」中年男子邊走邊笑著對這個走了來的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說道。

「黃兄,這是要離開嗎?」看到這個中年男子伸出了手,那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也露出了一絲的笑意,向前走了兩步和中年男子握了握手說道。

「是啊!趁著今天有時間去拜會一個領導!長風老弟明天有時間嗎?一塊聚聚!」聽到這個四十來歲的名字叫長風的中年男子的話後,王國瑞的老闆也笑著說道,尤其是說道拜訪一個領導的時候樣子十分隨意。

王國瑞的老闆其實是故意說的很隨意,要知道,今天他約的人可是轉了好幾道的關係才約出來的,不過為了在同學面前顯示一下他的能量,所以說到約了一個領導的時候,顯得十分隨意。

如果不是轉了好幾道關係,才把這個領導約出來,他恐怕也就會和幾個同學聯絡感情去了。

「哈哈,和領導相約可不能遲到,黃兄你趕緊去忙吧!明天我給黃兄打電話!」這個叫長風的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聽到王國瑞領導的話後,大笑著說了起來。

「那行,我就先走了!」王國瑞的領導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後,點了點頭說了一句,說完轉身看向了不遠處的葉飛那裡,道:「長風老弟,你的秘書在那邊等你,我也就不耽誤長風老弟了!」

聽到王國瑞領導的話後,這個叫長風的中年男子頓時愣了一下,他可是知道他的秘書這次並沒有跟來,所以,他順著王國瑞領導的目光向著葉飛那裡看了過去。

當這個叫長風的中年男子看到葉飛的時候,不由得愣了一下,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這人絕對不是他的秘書,那這黃子健為什麼要這麼說呢?難道這個年輕人在打著他的名頭招搖撞騙?他其實擔心的就是這個問題,要是打著他名頭的話,出點什麼事情也是算到他的頭上,就算是最後查出來,但那時恐怕他的名聲也已經臭了,因此,他心裡也微微有些不痛快,竟然有人用他的名義騙人,他心裡能痛快才怪。

只是他剛剛看到葉飛的第一眼的時候,感覺葉飛有些熟悉,好像是在那裡見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