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妙手玄醫 >第三百四十三章叫叔

第三百四十三章叫叔 (1/2)

小說名稱《妙手玄醫》 作者:炖肉大鍋菜  更新時間:2014-01-08 21:16  字數:3258

..co

「這位鄉親,請問你父親叫什麼呀!」在往胡同里走的時候,陳雄飛對著這個中年男子問道。

「老先生,我父親叫陳九根,我父親上邊有八個姐姐,第九個生了他這唯一的一個兒子,所以叫九根」聽到陳雄飛的問話後,這個中年男子略顯緊張的把他父親的名字說了出來,而且怕別人不知道,還把他父親名字的來由說了說。

其實由不得他不緊張,要知道,他什麼時候見過這些大人物啊!就是這一排排穿戴整齊的警察就嚇的他有點站不穩。

「呵呵」聽到這個中年男子的話後,陳雄飛身後的這些領導都附和笑了起來。

他們在笑,而陳雄飛卻沒有笑,他略微沉吟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抹的激動,道:「九根,九根,居然是小九根嗎?走,快帶我去看看你父親!」

台西村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年一直在他腦海里回放,就怕他那一天忘記了這個根,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在這個中年男子說出老人的名字侯,略微沉吟了一下,便想起了這個名字。

「老先生,認識我父親嗎?」聽到陳雄飛的話後,中年男子疑惑中帶點興奮的問道。

這個老人看架勢就知道非常不簡單,這樣的人物居然認識他的父親,要是兩人能攀上點關係的話,那他們家可就一步登天了,最起碼給他兒子找個工作應該不難,所以他聽到這個老人認識他父親的時候,非常激動,但是又怕聽錯,所以再次問了一遍。

「認識,認識快七十年沒見了!」聽到中年男子的話,陳雄飛點了點頭,兩行眼淚從他的眼角流了出來,嘴裡激動的喃喃說道。

說實話,陳雄飛都沒有想到這次來,能見到以前的熟人,要知道,他走了七十年,這一切一切早都已經變了,別人能不能記得他都難說,所以他這次回來打算就是給祖宗的墳掃掃墓,但是沒有想到剛進村,不但見到了這個老槐樹,更是轉眼間就碰到了熟人。

這讓他如何不激動?七十年啊!走了七十年,這是許多人一輩子的路程,他要說不激動那是不可能的。

「爸,爸,別激動,您的心臟不好」看到陳雄飛的樣子後,他身邊的這一男一女趕緊開口說道起來。

「沒事,我今天高興,這一輩子就今天高興!」聽到他子女的勸說後,陳雄飛沾了沾眼角說道。

其實對於陳雄飛這種情況,他身邊這一男一女就非常不理解,要說他們家在寶島可謂是呼風喚雨,再者,老者在寶島可謂是以睿智著稱,什麼時候見到他都是那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就算是他家的企業當年將要破產的時候,老人依舊是那副波瀾不驚的模樣,但是現在聽到一個人名居然如此的激動,這讓他們十分的不解。

就拿這次來說,他父親的身體已經非常不好,但是卻堅持回來看看,無論是他們怎麼勸,他也是不管不顧,非要回來尋根問祖。

無奈,他們只有陪著老人走了回來,在陳家還沒有誰敢忤逆陳雄飛的意思,雖然陳雄飛沒有對他們發過火,但是知道這個老人傳奇一生的人呢,不由得對老人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敬畏。

他們跟隨中年男子很快的走到了一個有些破敗的院落。

「爹,爹,家裡來客人了」中年男子剛進門,就對著屋裡喊了起來。

「誰呀」很快屋裡便傳來了一個有氣無力的說話聲。

聽到屋裡人的話後,陳雄飛雙手微微的顫抖起來,臉上也露出了激動的神色。

在中年男子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屋內,這個屋子不大,所以只有中年男子和幾個主要的領導陪同著陳雄飛走進了屋內。

葉飛看到這樣的情況也跟了進去,別的不說,因為房間狹小,這裡並沒有葉飛他們的警衛人員跟進去,但是這是楊靈負責的地方,所以他猶豫了一下也擠進了房間。

房間內本來就空間十分的狹小,此時進去這麼多人,更是顯的擁擠不堪,再加上房間內有些暗,讓屋裡有些壓抑。

昏暗的房間內,一個滿臉黑褶子,十分蒼老的老人蓋著一個薄被子躺在床上,當他看到突然進來這麼多人,而且這些人一個個衣冠楚楚,讓這個村裡的老農有些不知所措。

「三兒,怎麼回事?」老人對著帶著他們來的中年男子問道。

聽到老人的問話後,中年男子來到了床邊,把他們尋親的事情說了一遍。

「哦,來村裡尋親啊!哈哈,好,你要找誰家,這村子裡還沒有我不知道的!」老人聽到他兒子的講述後,臉上露出了一個恍然大悟的神色,笑著說了起來。

此時的陳雄飛根本沒有聽床上的老人說什麼,他就這麼看著床上的老人,只是無論他怎麼看,也不能把床上這個蒼老,臉上滿是溝壑皺紋的老人和他記憶中的陳九根聯繫起來。

「你是九根?」陳雄飛看著眼前這個人大概看了有五分鐘左右後,顫巍巍的開口問道。

「是,我是陳九根咋啦,你認識我嗎?」本來這個老人被陳九根看了五分鐘,心裡就有些奇怪,現在聽到這個人的問話後,心裡更是奇怪。

此時,不但陳雄飛認不出陳九根,而陳九根更是認不出陳雄飛來,將近七十年的時間,當初的少年都已經蒼老無比,如此久的時間,早已經讓他們記憶中的模樣變得模糊起來。

「九根,我是你天賜哥啊!九根」聽到這個老人的問話後,陳雄飛一下子走到了床上這個老人的跟前,哭著說了起來。

而原本臉上帶著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