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妙手玄醫 >第一百零六章再請葉飛

第一百零六章再請葉飛 (1/2)

小說名稱《妙手玄醫》 作者:炖肉大鍋菜  更新時間:2013-09-01 05:23  字數:3571

只是無論他們怎麼哀求,姜尚文閉著眼睛連睜也méiyou睜一句話也méiyou說,對他們來了個置之不理。

「呃,姜神醫真的méiyou辦法嗎?」雲鵬看到這一幕後,覺得有些意思,不由得問道。

「我是méiyou辦法,可以找西醫試上一試!至於有效無效就不好說了」錢家人說話他可以不理,但是雲鵬說話他不能不開口,因此,聽到雲鵬的話後,姜尚文睜開了眼睛說道」「小說章節。

其實他心裡也暗暗的發苦,這錢他也想掙,但是他不敢出手,這錢貫是被人封住了會陰處經絡穴位,這一手封住穴位經絡的可不是普通的中醫能學,而是有著完整傳承的中醫世家才會,而且用這樣的手法其實就是一種懲戒,這些中醫世家懲戒的人,誰救他就跟那個中醫世家結仇,有的shihou甚至都有可能是死仇,他可不會為了區區yidiǎn錢來得罪這樣的人。而且他也不確定能解開這樣的封鎖。

這樣的封鎖經絡穴位的手法他也不會,據說要有特殊的手法才能施展,也需要特殊的手法才能解開,所以他也不敢試,一個不對,就再也méiyou恢復的可能了。

「熱啊」姜尚文剛剛說完,turán屋裡傳來了一陣金秀玲的喊聲。

聽到這個喊聲後,劉浩然和雲鵬的臉色一變,趕緊向著裡屋跑去,此時,裡屋yi精亂成了一團,雲崖夫婦正在焦急的看著床上的金秀玲。

而姜尚文也趕緊走了進去,他幾步走到了床邊。看到金秀玲雙目微微的發紅。整個人顯得非常的焦慮。他伸手給金秀玲把了把脈。

「姜神醫,怎麼樣呢?」劉浩然焦急的看著姜尚文問道。、

「放心病人的病情méiyou加重,只是剛剛排過汗後,輕鬆了一會,現在溫度再次回升,讓金董感覺有些難受罷了!」聽到劉浩然的話後,姜尚文說道,只是他的眉頭卻緊緊皺著méiyou散開。按道理說他開的葯吃了以後,就算劑量小點治不好,但也會減輕許多,但是現在?他剛剛的葯不但méiyou起到作用,反而還略微有些加重,只是病情加重這話他卻不敢對著劉家人說,bi精現在雲崖這個省委一號在這裡。

「姜神醫,也就是說,剛剛那貼葯並méiyou起到作用是嗎?」聽到這個姜尚文的話後,他雖然說的委婉。但是屋裡的都是shime人呢?所以略微一思索便mingbái了過來。

聽到問話,姜尚文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卻méiyou辦法,事實卻是如此,於是點了點頭。

「那姜神醫還有shime辦法嗎?」看到姜尚文點頭,劉浩然再次開口問道,

在這個功夫,金秀玲病房裡的醫生和護士yi精走到角落裡去給院里領導打電話了,這樣病房的病人,又有省委一號,他們自然要謹記領導的吩咐,病人的情況出現反覆立馬給他們打電話,本來在他們醫院看病就méiyou看好,現在雖然找了外邊的醫生,但bi精還在他們的醫院,本來ruguo只是萬豪集團的人,他們並不怎麼在意,就連屋裡的這些醫生也並不怎麼在意,但是turán出現的雲崖,讓他們不得不給領導打電話。

誰也méiyou想到,萬豪集團和省委一號有這麼深的guānxi,雲崖夫婦兩人來探望,這就是來看親人朋友的節奏啊!而且剛剛雲崖和病人的對話他們都聽在耳中,一口一個玲姐叫著。

這shihou,就算méiyou他們醫院shime事情,院領導也得在場。

「現在我估計是藥量開的太過保守,méiyou壓制住病邪!」聽到劉浩然的話後,姜尚文想了想說道。

其實姜尚文有八分把握,他méiyou看錯,那只有唯一的解釋,他的藥量太過保守,一般給這些權貴人看病,他下藥都十分的保守,bi精這些人不同於一般的百姓。

聽到姜尚文的話後,劉浩然沉默了下來,剛剛的葯méiyou起到作用,他心裡yi精不敢讓姜尚文治了,不頂用沒事,但是ruguo耽誤了母親的病情,那可就是大事。

猶豫間,劉浩然的雙眼一亮,看向了雲鵬,這shihou他想到了葉飛,能被雲鵬如此的推崇想來不會錯,這shihou,他yi精不管面子shime了,現在最主要的是他母親的病情,本來他指望的是姜尚文,但是姜尚文感覺yi精有點黔驢技窮,所以自然不敢讓姜尚文再試。

「小鵬,能不能請葉大師來呢?」劉浩然看著雲鵬問道。

「這」聽到劉浩然的話後,雲鵬也猶豫起來,葉飛的脾氣他多少zhidàoyidiǎn,白天被趕走了,誰zhidào葉飛會不會來,ruguo不來,他豈不是很丟人呢?

「算了!在吃點姜神醫的葯吧!不行明天去京城!」

聽到他們的話後,金秀玲雖然難受,但是卻也清楚,所以她開口說了起來,她不是因為別的,而是葉飛被他請出去的,ruguo把葉飛找回來,最丟人的還是她,雖然金秀玲yi精六十多歲卻也及要面子,曾經省委一號的女兒,雖然這些年劉家和金家沒落,但是她的心依舊十分的高傲。

「小鵬,怎麼回事?」聽到他們的對話後,雲崖微微皺著眉頭問道。

聽到雲崖的問話後,雲鵬把劉浩然講給他的事情給雲崖講了一遍。

「玲姐,你糊塗啊!怎麼能拿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