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7071章 要戰就戰

第7071章 要戰就戰 (1/1)

小說名稱《校花的貼身高手》 作者:魚人二代  更新時間:2018-07-03 01:23  字數:2309

「吳語草你先給老子一邊去,回頭找你算賬,今天老子是來找那個叫林鷹的小子!」

波才瞪了吳語草一眼,大手一揮表示不想理她,然後轉頭對身邊另外一個大漢道:「大哥,就是這小子,差點把我給陰死,趁我不備偷襲啊!要不是老子反應快,真就見不到你了!」

「你跟誰面前自稱老子呢?」

那大漢眼一瞪,極為不悅的抬起手來,似乎是想要抽波才,波才一縮腦袋,趕緊賠笑討饒。

「大哥,口誤口誤,我這是指那小子!」

波才趕緊將矛頭指向林逸:「這小子姦猾的很,今天絕對不能饒過他!」

「波才,你要不要臉?明明是你來找茬,被林鷹小弟打敗,還好心放了你一條生路,居然好意思過來報復?」

凌涵雪大為不忿,指著波才大罵:「沒見過你這麼沒品的男人,自己打不過人,就去搬救兵,居然還好意思過來大呼小叫!」

吳語草則是趁這空當小聲對林逸叮囑道:「林鷹兄弟,波才身邊是他的結拜大哥,名叫白達,已經是半步金丹的實力,戰鬥力極為驚人,你千萬不要說話,一切有我應付!」

林逸暗自撇嘴,白搭?叫這種名字的人,豈不是來多少都是白搭?!

不過半步金丹倒是令林逸有些好奇,不知道純粹肉身力量的半步金丹,和他所知道的有什麼不同。

為此林逸付出了一絲神識的代價,略微窺探了一番,發現白達丹田之中,有一個肉蔻般的丹形物體,和修鍊真氣的完全不同。

果然是兩個體系,連凝結的金丹都不一樣。

「你給老子閉嘴!信不信讓你們走不出鹿嶺城?」

波才手一揚,將自己的開山巨斧指向凌涵雪。

凌涵雪毫不示弱,挺身冷笑道:「有膽你就動手試試,敢動手我就佩服你!」

鹿嶺城中嚴禁私鬥,觸犯者殺無赦!

當然這並不包括特權階級,但無論是凌涵雪還是波才,顯然都不是特權階級的一員,所以波才一時間有些下不來台。

白達冷笑一聲,將波才拉回身後:「我不管之前的事誰是誰非,波才差點被殺掉,這點絕不會錯,所以你們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你想要什麼交代?」

吳語花也將凌涵雪拉開,面無表情的和白達對峙:「說吧,大家都是明白人,不需要拐彎抹角!」

「爽快!」

白達略一點頭,繼續說道:「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是將收穫全部拿出來賠償給波才,你吳語草也要在波才身邊照顧他十天半個月,這筆賬就算是了了!」

「不可能!」

吳語草還沒說話,凌涵雪就已經炸了:「白達你以為自己是誰?鹿嶺城你最大么?」

「不敢,鹿嶺城比我白達大的人多了去了,只是我白達能大過你們就是了!」

白達輕哼一聲,嘴角帶著淡淡不屑:「第二個選擇,你們跟我去高台武鬥場,只要能打贏我,一切都沒什麼可說的了!」

半步金丹對戰築基後期巔峰,已經有了很大的等級壓制,白達這是穩操勝券的提議,擺明吃定了吳語草等人沒人是他對手。

「順便說一句,若是你們兩個選擇都不願意,那就別想離開鹿嶺城了,在城中,我們不會對你們動手,可只要出了城門,你們的死活可沒人在意!」

白達陰測測的笑了起來,這是赤果果的威脅,吳語草等人還沒法反駁。

畢竟對方的實力和人手遠超自己這邊,雖然吳語草的人面很廣,但那些人多半只是點頭之交,真正能生死搏殺的夥伴,也就是身邊這幾個人而已!

「吳姐姐,高台武鬥場是什麼?」

林逸沒理白達,而是向吳語草詢問道:「是城中用來解決恩怨的地方么?」

這種地方並不少見,所以林逸很能理解,畢竟完全禁止私鬥不現實,弄一個規範的場地會更有幫助。

吳語草點點頭,小聲說道:「沒錯,高台武鬥場是鹿嶺城中唯一合法的可以解決私人恩怨的地方,不過並非是城主府設立,而是由私人開辦的地方。」

林逸表示理解,雖然不是官方設立的地方,但必定會有官方的背景,或者是和官方有所勾結,這並沒有什麼特別。

「高台武鬥場除了供人解決私人恩怨之外,也有例行的生死比斗,供人下注賭博,白達和那邊的後台老板有所關聯……」

吳語草說到這裡就沒有繼續了,不過意思已經很明白,如果過去的話,多半沒好結果。

別說打不過白達,就算打得過,恐怕也會被陰。

可要是不去的話,真的有可能被白達他們堵在鹿嶺城中出不去,一出城門就會被圍殺!

雖然這次有了一筆收入,不弄裝備的話可以生活很長一段時間,可要是不出城狩獵,實力就無法提升,最後還是要死,而且死的更加憋屈。

吳語草實在是進退兩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話說的差不多了,到底怎麼選,趕緊給個答覆出來!」

白達略有些不耐的樣子,他身後的夥伴一個個都露出嗜血的表情,彷彿就等著吳語草拒絕,然後正式開啟追殺模式。

和吳語草只有三個固定成員的小隊不同,白達波才這邊至少有七八支六七人的小隊!

總人數是吳語草這邊的十幾二十倍,真要在城門口堵人,一點難度都沒有。

「你要戰,我便戰!」

吳語草銀牙一咬,狠聲說道:「別以為你們就能吃定了我們,高台武鬥場上,誰勝誰負可難說的很!」

「說得好!確實是難說的很,所以你能選擇這條路,我很高興!」

白達哈哈大笑,臉上滿滿都是對吳語草的欣賞之色:「雖然你只是一個娘們,不過膽氣倒是不弱,真到了高台武鬥場上,我會給你留個全屍!」

「大哥,別啊!留她一條命,小弟我還想要讓她低頭求饒呢!」

波才陰測測的笑著,顯然吳語草真活下來,也必定是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