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 >第三百九十九章:湖底魔頭

第三百九十九章:湖底魔頭 (1/2)

小說名稱《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 作者:蘭慧心  更新時間:2013-10-24 02:18  字數:3443

這裡是一片深邃通透的空間,這裡是一個如夢如幻的世界。

這裡是湖底,這裡是瀛台。

此時,在瀛台的湖底,何藍和何小月仰頭看著上面的天空,湖水就好像是一面鏡子一樣清澈,從水底可以看清楚所有的景『色』。何藍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但是她隨著何小月走下來之後,就來到了這裡,她感覺到自己置身於水底,可是肌膚卻觸碰不到水,呼吸也十分正常。

周圍的魚兒和水藻漂浮著,近在眼前。何藍轉過頭看了看何小月,何小月雙眼中也儘是好奇。她們兩個沿著石梯走下來,結果就到了湖底,她們可以在湖底中行走,但是卻不能游泳,而且也能呼吸。這裡就好像是世界上的另一個國度一樣,顛覆了何藍和何小月所有的世界觀。

從中午一直到晚上,等到圓月高懸的時候,何藍和何小月一直沒有弄明白自己置身於什麼地方。待到午夜十分,天空中的圓月突然變的明亮了幾分。如鏡子一樣通透的世界呈現在兩人的面前。何藍看著月光,只感覺這個月亮比平時的都要大,都要明亮。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399

月亮投『射』到湖面上一道月光,月光穿過水層,投『射』到湖底。何藍很好奇月光怎麼穿過這麼深的水層的,但是事情的確就這麼存在。月光灑在湖底,周圍的一切都灑上了一層銀『色』的光芒,如夢如幻。何小月也陶醉於此,可是兩人都感覺到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一切的奇異,讓他們不知該如何辦。

何小月有些驚恐的拉著何藍說:「小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軒世榮怎麼將咱們送到這裡。他是想要咱們死嗎?」

何藍搖了搖頭:「他沒想讓咱們死。」

「可是,這一切……」

何藍鎮定的說:「你感覺一下,我們的肌膚表層是不是流通著一層氣息,就連發梢也是。這層氣息將水層與我們隔開,就好像是多了一層肌膚一樣。而且也好像是魚鰓一樣,我們可以通過這層氣息呼吸,也感覺不到水的存在。

何小月儘管不是修行人,也沒有修行過的經歷,但是卻聽懂了何藍在說什麼。她感覺這肌膚上面的氣息,有些害怕。

何藍拉著母親的手,在這幽靜明亮的湖底,兩個母女就這樣相依為命。

突然,周圍傳來一股深邃的呼吸吐納聲。聲音如雷鳴一般,又如同遠古巨獸。聲音從遠處傳來,何藍和何小月都嚇的抱在一起尖叫。可是這個聲音過去好久之後,都沒有再有。就在兩人稍稍放鬆一點警惕的時候,這個聲音再一次傳來。

周而復始,聲音十分有節奏的傳來,就好像是一個人的呼吸聲一樣。

可是……

又有誰的呼吸聲能如此巨大呢。

聲音遍布四周,就好像是自帶立體音響一樣,根本分辨不出方位。聲音再一次傳來,何小月嚇的鑽到何藍的懷中。何藍呼吸也十分急促,今天的事情太怪異了,她也不知道這湖底到底有多大的危險。

後半夜的月光,格外的明亮,隨著月光的加強,何藍越發感覺到了聲音在四周起起伏伏。越來越近,何藍嚇的往前面走,湖底的道路崎嶇難行,全都是污泥和水藻,一不小心就要跌倒,何藍趴在地上,何小月蜷縮在她的身旁。

跌倒的何藍突然之間感覺到自己觸碰到了一件冰涼的東西,何藍心頭一驚,趕緊鬆手,豈料卻看到了一根如同碗口一樣粗的鐵鏈子。鐵鏈子朝著遠方過去,看不清前方的景象,但是直覺告訴何藍,聲音應該就在鐵鏈子的盡頭。

何藍對何小月說:「媽,別哭了,你看這鐵鏈子,這麼粗的鏈子,而且全部被水藻纏繞著,看樣子應該有很長的時間,我們沿著鐵鏈子過去看看?」

何小月早已經被嚇的不知道該如何思考,只能被何藍拉著走。

湖底的面積十分大,不乏丘陵和高山,但是鐵鏈子,卻一直都有。兩人沿著鐵鏈子爬上了一座高山,弄的滿身的汗水,彷彿周圍的溫度也提升了許多。剛爬上湖底的高山,何藍和何小月入眼就看到了一個讓她們吃驚的景象。

一個人。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399

是的,在這湖底竟然有一個人。

一個滿頭銀髮,在水底閉目呼吸的人。

何藍『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周圍的景象。只見五條鐵鏈將男人的手足和脖子全部鎖上。那鐵鏈不是套在他的手上的,而是焊接在他的筋骨裡面,與他共生一體。男人有著一頭的銀髮,面相也早已九十多歲,鬍鬚飄長,如果鲶魚的須子一樣。

那讓人震驚的呼吸聲,就是從銀髮老怪的喉嚨處傳來的。

何藍發現,銀髮老怪完全是在水中呼吸,跟她和何小月的情況完全不一樣。震驚,無比震驚。男人這個男人長了鰓嗎?很快何藍就發現,似乎不一樣,男人不吸氣,只出氣。從他鼻孔中吐出的氣息冒出陣陣水泡朝湖面上飄去。何藍頓時明白,這是胎息。

何藍以前修行過,知道胎息的原理。可是何藍也知道,修行人胎息都有一個時間界定,如果超過修為界定的話,修行人也就必須要用肺部呼吸。可是這個老怪物,卻躲在水中,看周圍的情況,似乎已經沉澱了許久一般,鐵鏈上面全都是水藻,但是何藍也能感覺到鐵鏈子上面的符文陣法,這整座湖泊就是一條陣法,何藍頓時感覺到驚恐不已。

何小月更是嚇的啊啊『亂』叫,何藍趕緊捂住了她的嘴,帶著她躲在一個大石頭後面,對她說:「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