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 >第一百二十章:命犯桃花

第一百二十章:命犯桃花 (1/2)

小說名稱《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 作者:蘭慧心  更新時間:2013-08-01 14:32  字數:0

回來的時候,沈一可沒打算在跑一個十萬r/>

他先抵達了拉薩機場,然後直接乘坐飛機飛赴春城。他到了春城之後,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沈一深吸了一口氣,疾步出了機場,攔一輛車就到了小區門口。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他也不能去找上官如雲,只能先回家。

沈一隻是輕輕一叩門,家門便被打開。

然後映入眼帘的便是穿著睡袍的何藍。

何藍站在那裡,盈盈看著沈一,鬢邊幾縷青絲都沒來得及扶到耳後,一雙眼睛裡面帶著憤恨,帶著嗔怪,更帶著一絲絲想念,以及心酸。

女人都是敏感的,不聲不響離開了兩個月,她能不擔憂嗎?

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一個人輾轉反側,躺在床上想著他到底去幹嘛去了,怎麼電話也打不通,去那裡了都不知道,想著想著就感覺心裏面難受,最後也只能不了了之。

這可是兩個月,六十天,上千個小時啊。

為了他那不甘,為了他那成長,為了他那一切切,就讓一個愛他的女人,幽怨獨守空閨嗎?

可是此時見到他風塵僕僕的趕了回來,腳上的鞋子露出大腳趾,身上的衣裳已經花白到看不清楚圖案,可是臉上卻依舊是帶著一絲讓她欣慰的笑意,她只能輕輕的問候一句:「回來了。」

沈一答應道:「嗯。」

何藍趕緊給沈一拿出拖鞋,幫他換上,然後又說:「廚房有飯,我去給你熱熱去。」

說完,她就轉身進了廚房。

不一會兒就端出來兩盤炒菜與一碗米飯,沈一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很香。

彷彿就不是廚藝不好的她做的一般,而她卻只是坐在沈一對面,手茶,嘴角帶著笑意說道:「慢點吃,鍋里還有呢。」

沈一口,慌不擇食道:「香。」

何藍笑了笑,略帶自豪道:「你不在這些日子,我天天都自己做飯吃呢,學會了可多菜肴呢,以後天天做給你吃。」

心酸,莫名的。

一個女人,為了什麼對你好,不就是因為你這個人嗎?

你說她做飯難吃,短短兩個月就將原本沒有一絲做飯天賦的菜肴學的媲美酒店大廚,她是在跟自己較勁嗎?不是,她只不過是想讓他知道,她只不過是一個會高興,會憤怒,有些小情緒,有些小情趣,心片天,那片天空之下,只有他一個人的小女人而已。

她的一輩子,也許不會如同那些鐵腕娘子波瀾壯闊,她也沒有花木蘭那樣精忠報國的志願,她只不過是想在他累的時候給他可口的飯菜,在他困的時候,能給他溫暖的懷抱,再給他生上兩個孩子,一輩子平平淡淡相夫教子,心小到不能在小的小女人。

何藍將手一,說:「快點吃,我給你放點洗澡水。」

說完,就站了起來到浴室去了。

沈一默默吃著可口的飯菜,發誓這輩子誰都能對不起,就是不能對不起何藍。

他的第一個女人,他的小媳婦。

沈一吃過飯菜之後,就去舒舒服服洗了個澡,何藍已經躺在床上看書本了。

沈一洗過澡之後,就躺在了她的旁邊,何藍放下書本,鑽到他懷裡,閉上眼睛不說話。

沈一問:「不問我去那裡了?」

「聰明女人都不問。」何藍嘟著嘴說道。

沈一說:「那我要問你這兩個月都幹嘛了。」

「想你!「何藍說道。

沈一感動不已。

何藍惡狠狠說道:「想揍你。」

「……」沈一咽了口吐沫。

卻又聽到何藍小聲說道:「想愛你。」

何藍這一句話,無疑是天雷勾地火,沈一翻身就將她壓到了身上,霸道蠻橫的吻上了她的櫻唇,允吸著闊別了兩個月她檀口。

小別勝新婚,更何況已經兩個月了呢。

沒有突破築基之前上官如雲讓沈一節慾,現在已經突破築基了,沈一自然也不會縱慾,但是讓他抱著闊別兩個月的媳婦而不動手?那沈一還真就立地成佛去當和尚去了。

沈一翻身就將何大美人壓到了身下,何藍臉色報以羞澀,等待著沈一的入侵。沈一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就跟何大美人進行了負距離交流。何大美人一下子眉頭緊蹙,銀牙緊咬,似是難耐,卻又似是爽快。

半個小時後,何大美人雙頰緋紅,討饒不已。

沈一卻驚異的發現,這突破築基了,他竟然在這方面有強勢了不止一等啊。何藍極為敏感,以前沈一一晚上將何藍送上個三四次巫山雲雨就不行了,而今天何藍可是實打實的討饒了,看樣子最起碼已經七r/>

沈一不在把持,在何藍又一次討饒之下,來了一場天作之合。

結果何大美人緊緊抱住了沈一,一張臉紅的似西紅柿一樣,身上全都是細膩的汗水。

何藍看了看沈一說道:「你這兩個月,是不是治病去了呀。」

「我……」沈一想哭的心都有了,尼瑪,老子那麼像快槍手嗎?

何藍見沈一苦逼的神情,在沈一唇上吻了一下,說:「親愛的,你真棒。」

然後就去抽旁邊的衛生紙,擦了擦之後兩個狗男女一絲不苟的相擁在床上說著夫妻夜話。

何藍說了上官如雲,說了第一附院,還說了郝那裡了,說了很多,說道最後,她自己都睡著了,沈一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說道:「其實,我最想聽你說的,還是你。」

窗外時不時傳來寂寥的汽笛聲,屋內的兩人卻是睡的香甜。

因為他們都知道,不管未來會怎麼樣,有他,有她,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