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 >第七十七章:死生契闊

第七十七章:死生契闊 (1/2)

小說名稱《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 作者:蘭慧心  更新時間:2013-08-01 14:32  字數:0

安陽菁心驚訝的掩住了小嘴,欣喜道:「奶奶突破毒功五段了?」

安陽慧笑了笑,道:「對,這不來幫你殺那小王br/>

「奶奶。」安陽菁心叫了一句。

「怎麼了。」

「能不能暫且放過他。」

安陽慧嘆了口氣,道:「你不後悔?」

安陽菁心搖了搖頭,堅強道:「我又沒說一定放過他,我只是暫且。」

「好一個拖字訣啊。」安陽慧一語道破。

安陽菁心臉色紅了紅。

安陽慧看了看安陽菁心,伸手牽過安陽菁心的手,然後另一隻手上一用力,浮現出一道青色光芒,在安陽菁心身上一推,安陽菁心渾身一震,身體上的傷居然輕鬆了許多。安陽慧板著臉說道:「既然你不想殺他,那也行,跟我走。」

安陽菁心往後退了一步,道:「不行,他手秘籍,很快就有人上門,我怕到時候,怕出情況了。」

安陽慧看了看安陽菁心,有些氣惱,但是卻也無可奈何,她生性也不是那種嚴厲的父母,更何況她一生未嫁,安陽菁心只是她收養的一個女孩而已,現如今看著安陽菁心如此,她只好搖了搖頭。

安陽慧道:「那你現在是要留在他身邊了?」

安陽菁心思考了一下,說:「不,我只不過是不讓別人殺了他,我要親手殺了他。」

安陽慧也不點破,嘆氣道:「也罷,看來我這趟是白來了。」

安陽菁心尷尬的笑了笑,安陽慧從袖子裡面拿出一個小盒子交給安陽慧道:「給你,這是冰蠶,另外我要去一趟武陵山,解決這次的麻煩。」

安陽菁心接過盒子,開心的笑了笑。

安陽慧又囑咐了一些,就離開了。

安陽菁心長舒了一口氣,打開手圍的空氣驟然降低了十幾度,盒子裡面一片雪花,一個手掌大的冰蠶正躺在裡面,蠕動著肥胖的身軀。

合上盒子,安陽菁心就回到了家裡面,在進門前,她還是整理了一下衣裳,打開門見房間裡面靜悄悄的,就趕緊溜了進去,去洗了一下,安陽菁心就回到了卧室,將冰蠶找個地方放好,她就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也睡不著。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現在心裏面就是有些堵,也不知道是剛才跟安陽慧說的那些話,還是因為這段時間以來心態的微妙變化。

而此時在書房裡面的沈一,卻陡然之間感覺到一個驚奇的變化,他猛然之間發現自己的丹田處的那一股蓬勃之氣翻江倒海,隨之那一股氣息隨著血脈流動在全身上下,沈一隻感覺這種感覺好爽,就好像是疏通了原本堵塞的下水管道一樣,氣息在身體裡面肆虐,如同狂風暴雨一般。

很快,沈一就發現,這股氣息竟然受到了他的掌控,而且是隨時隨地的掌控,不在像以前用洗髓經和回春造化功的時候那種短暫的掌控,他甚至都能感覺到,手臂上面充滿了力量,一拳揮出去,虎虎生風。

沈一忽然想到了什麼,趕緊去翻那本《玄蘊仙術》找到了裡面鍊氣的介紹,沈一大吃一驚,因為他竟然在無形之間突破了鍊氣的境界,也可以說,沈一終於踏進了修真界的大門了。

在這種興奮之下,沈一很快的發現,天邊一輪曉日已經冉冉升起,他深吸一口氣,神清氣爽。

……

等楚蓉上班之後,沈一就將自己的情況告訴了安陽菁心,安陽菁心聽了之後,有些奇怪,不過卻還是告訴了沈一:「你似乎是突破了,不過這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因為鍊氣就是將身體內的氣息整合,如果普通人練一個十年破。」

這一句話,讓沈一滿腦袋黑線,太打擊人了吧。

安陽菁心卻是輕笑道:「行了,慢慢來吧,別著急。」

沈一點了點頭,看了看我氣色有些不正常的安陽菁心,忽然發現她身上的衣服竟然破了,不由問道:「你衣服怎麼破了?」

安陽菁心不想讓沈一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只好撒謊道:「哦,沒什麼,破了就破了吧。」

沈一搖了搖頭道:「什麼叫破了就破了吧,我今天剛好沒事兒,我給你買衣服吧。」

安陽菁心僅僅是猶豫了一下,就答應道:「好。」

給安陽菁心買衣服可不能馬虎,這麼一個天仙,如果買一身地攤貨,可就太寒酸了,沈一帶著她到了一家品牌挺不錯,衣服風格也比較清麗的女裝店,店員看到安陽菁心之後,都大吃一驚。

心想這女人生的真漂亮,太出塵了。

沈一自認為不會給人選衣服,所以也就任由著店員來推薦,幾個店員一聽這個,立馬就拉著安陽菁心到了試衣間,而沈一則坐在椅子閑著沒事兒,但是讓沈一沒想到的是,他竟然在這裡遇到了韋藝。

而韋藝身邊則跟著一個男人,穿著一聲名牌的西裝,年齡跟他差不多,長的頗為帥氣,沈一給了韋藝一個鄙視的目光,韋藝卻眼睛一轉,徑直的走到沈一的面前,轉身對那個跟她一起來的男人說:「劉宇,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沈一,跟我是同事。」

沈一聽到韋藝這自作主張的介紹,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尼瑪老子啥時候成她男朋友了?

不過很快沈一就明白了,感情這韋藝是拿自己當槍,甩開這劉宇呢。

於是沈一大手一揮,拍在韋藝的屁股上,道:「藝藝呀,沒想到逛個街竟然還能遇到你,這位是?」

韋藝用只有沈一能看懂的眼神笑了笑道:「劉宇,剛從美國回來的海歸。」

沈一也呵呵一笑,在韋藝的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