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 >第二十九章:女強人與老潑婦

第二十九章:女強人與老潑婦 (1/2)

小說名稱《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 作者:蘭慧心  更新時間:2013-08-01 14:32  字數:0

沈一離開王小溪的卧室,就看到客廳裡面坐著三個人,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一個年紀約莫比沈一要大上五歲的年輕人,而年輕人的旁邊,則坐著一個一臉勢利的女人,估摸應該是這個年輕男人的媳婦。

而爭執聲音的來源就來自於病秧子美人王小溪,剛剛讓沈一做完指壓按摩與針灸的王小溪一到客廳看到這三個人,原本性格冷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她立馬就跳腳大罵:「你們來幹嘛啊?又來要飯?我們家不是慈善機構,請出去。」

正在跟這三個人說話的都麗的臉色一下子尷尬起來了,而這三個看樣子來者不善的人則一臉憤怒,兩個年輕人不好意思說什麼,老太太可就倚老賣老了,直接站了起來指著王小溪的鼻子就說道:「要不是你這個小妖精,我兒子能死了?可憐我的兒子,年紀輕輕的就死了,要不是還有小威,我可就要斷子絕孫了。」

與老人吵架最怕的就是倚老賣老,顯然這老太太將這一招運用到了極致。

見到老太太一副悲傷欲絕的模樣,都麗趕緊站了起來,將女兒給拉到一邊,小聲的對女兒說:「別說那麼多了,一切都讓媽媽來辦。」

王小溪鬆開媽媽的手,說:「媽,還給他們錢?當年咱們窮的時候,他們管過咱們嗎?現在咱們有錢了,就過來說您是她兒媳婦,我沒那個爹,也沒這個奶奶,要我說,我奶奶肯定死了。」

「你……」那老太太被王小溪這番話給說的上氣不接下氣,紅著臉就跳腳罵道:「你個小狐狸精,呸,要不是我兒子,能有你?」

王小溪白了老太太一眼,什麼話也不說。

看到這兒,沈一算是明白了,這老太太是王小溪的奶奶,都麗死去那個丈夫的老媽,而旁邊那兩個人,估摸著是都麗死去那個丈夫的弟弟以及弟媳婦。而且,事情也很簡單,估摸著是都麗母女倆小時候很窮,這老太太一家不待見人家母女倆,後來人母女倆富起來之後,他們就過來稱親戚要錢。

估摸著這三個人來的時間不短了,都麗肯定看在死去的丈夫的面上,準備給他們兩個小錢,而且她也知道王小溪不待見這三人,所以就沒叫王小溪。但是沒想到結果沈一按摩的時候手快了一些,王小溪早出來一會兒,於是就爆發唇槍舌戰了。

老太太一句話也不重複罵了王小溪將近十分鐘,罵的王小溪都雙拳緊握了也不停,最後王小溪蹭一下站了起來,作勢就要打老太太,都麗趕緊上去拉住王小溪,說:「小溪,小溪,咱們不跟她見識,不跟他們一般見識。」

「哼。」老太太趾高氣揚的冷哼了一聲,說道:「不跟我一般見識,我還沒跟你們一般見識呢。」

說完,老太太就坐下來,像一隻戰勝的母雞一樣環視四周,可是她這一看,就看到了旁邊觀戰半天的沈一,老太太似乎像是抓住了什麼尾巴一樣,一下子又跳了起來,這次不是沖著王小溪,而是直接沖著都麗過去。

「好你個都麗,你個狐狸精,我兒子死了,你就找小白臉,哼,狐狸精,呸,這次你要是不給我拿出一點好處來,休想過的踏實,我告訴你,公司的股權給我一半,要不然誰也別想過好,到時候我就去你公司鬧你跟這小白臉的事情,看你還怎麼辦。」

「我去……」沈一無語了,尼瑪老子的臉白嗎?怎麼見到自己就說小白臉?

泥人還有三分血性,更何況是在商場上廝殺十幾年的都麗了。都麗安撫了一下懷了起來看了看這個跳腳罵人的老太太,軟:「我一個月給您兩萬的贍養金還不夠,現在又打起我的股權來了?先不說我是不是真包養了小白臉,就說我真包養了,您又能怎麼樣?您兒子在我懷孕的時候已經死了,這公司是我自己創建的,跟你們家有半毛錢關係?如果你們真的要繼續鬧下去,我不介意用商場上的手段來對付你們。」

說完,都麗惡狠狠的白了一眼旁邊一直一言不發的老太太的兒子。

老太太那真是氣炸了,當即就是一堆的髒字吐出口來,而都麗則抱著女兒,窩在沙發上,撫摸著女兒的頭髮,當做一句話也沒聽到,在罵聲下面,顯的那麼孤獨與無助,儘管母親抱著女兒這一幕看上去很溫馨。

老太太罵了半天,見都麗也不回話,又轉過身看了看一旁看了半天的沈一,當即就朝沈一走了過來準備要罵沈一,可是老太太髒字還沒說出口,沈一直接一巴掌打在老太太的臉上,老太太一愣,當即就要準備躺地上裝死。

可是沈一又是一巴掌,老太太昨天新裝的門牙都被打下來了,老太太又準備說話,沈一又一巴掌,老太太的嘴動了一下,沈一就是一巴掌,一會兒下來,老太太的臉腫的跟豬油一樣。

老太太哇的一下哭了出來,那潑皮樣子就跟沈一奪了她的貞操一樣,老太太的兒子終於被這一聲哭給喚醒了,直接站了起來,歪了一下脖子,沖著沈一就走了過來,罵了一句找死。

然後一拳打向沈一,沈一不躲,直接握住他那速度慢的成渣的手臂,一個過肩摔,直接砸碎了一個小玻璃桌,他直接躺在地上起不來了,這一幕震驚的房間裡面的其他四個女人都無以復加。

特別是那個老太太,原本還坐在地上哭,現在見到沈一將兒子直接打成這樣,立馬就不哭了。

沈一則朝這男人啐了一口吐沫,說道:「我這輩子最鄙視兩種人,一種就是勢利的,二種就是非常勢利的。」

說完,直接踹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