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斗翠 >第三百二三章永生之夢(完)

第三百二三章永生之夢(完) (1/2)

小說名稱《斗翠》 作者:沈苔雅  更新時間:2013-07-28 07:59  字數:0

寧夏聽見了聶洪生所說的話,心裡一陣子一陣子的替司柔心寒。

司柔為了聶洪生痴守那麼多年,為他埋葬了自己所有的青春,結果呢,就換來這樣的薄情郎。

寧夏心中暗罵,這聶洪生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是偏偏就中了那種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越是壞的男人,就越有笨女人痴情相守。

這時候,寧夏好慶幸聶琛不像他的那個父親,或者在聶琛的骨子裡流的更多的是葉芳華的血,承繼著葉芳華的那骨子痴情,無論怎麼樣也要和最愛的人在一起。

「我帶你回去休息一會兒吧。」慕白在一邊對寧夏說,他看著寧夏那細皮嫩肉的手已經磨起了水泡,就心疼的要命,她的那一雙手,怎麼是做這樣粗重活兒的,他真是後悔,早知道他那個沒有感情的父親是這樣冷酷無血的人,為了他自己的私慾,不顧他人死活,他當初就不該幫著他將寧夏扯進來,現在他將寧夏害苦了。

寧夏確實有些體力不支了,慕白這樣說,她正好順著台階下。何況她又不是慈善大使,憑什麼給聶洪生義務勞動?

「蚱蜢,你也歇了。」寧夏對著蚱蜢說一句,甩開慕白的手,讓蚱蜢扶著她。

慕白臉色有些白的瞪了蚱蜢一眼,蚱蜢始終是他的眼中釘,尤其這個傢伙對他說過,寧夏早就是他的女人了,這慕白對蚱蜢一直心有芥蒂,愛情強烈的時候,就容易讓人產生恨,慕白盯著蚱蜢的眼神慢慢變冷變硬,似乎在慢慢的下定什麼決定。

知道寧夏煩他,慕白心裡不舒服,可是為了讓寧夏好好休息一下,也就不到她面前礙著她的眼。

這是到了翡翠礦場後,寧夏第一次能單獨和蚱蜢在一起,趁著這個機會,寧夏趕緊問蚱蜢那天怎麼向外面求救的。

「我給遲瑾風打了電話,他說他會儘快找朋友救咱們的,後來的兩天我也和他聯繫過,但是之後手機就打不出去了。」蚱蜢壓低聲音對寧夏說著。

寧夏聽蚱蜢這麼說,心裡頭也不知道什麼滋味了,她不想再和遲瑾風有任何牽扯的,但是也知道蚱蜢除了能找遲瑾風,也找不到別人幫他們了。

嘆了一口氣,寧夏才說:「手機處理好了嗎?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們求救過。」

蚱蜢點頭說:「我一看手機沒辦法打電話了,就將手機扔到山澗里了,你放心吧,不會讓他們發現的。」

寧夏「嗯」了一聲,之後就不再說話,心事重重的樣子。

蚱蜢想著說個笑話逗逗寧夏開心,手舞足蹈的說了半天,寧夏根本都沒聽進去,只勉強的擠了點笑容。

即使蚱蜢已經聯繫上遲瑾風,遲瑾風願意幫她,那又怎麼樣,她和蚱蜢現在身處何地,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更何況遲瑾風呢?

並且目前而言,聶洪生讓她在這裡找玉髓,那豈不跟做夢一般?寧夏皺著眉頭想去,目標就落到她在翡翠公盤上被慕白搶標的那塊有翡翠蛋的翡翠毛料上。只是她也有顧慮,如果她說出她知道那塊翡翠原石里有翡翠蛋,到時候異能的事就會泄露,她怎麼說,拿出有賭石秘術的說辭,也說不通她是怎麼能看穿整塊原石的,要知道當代科技這麼發達,想要透視石頭內部構造,都是做夢的事,她怎麼解釋也解釋不通的。

所以眼下,寧夏也只能忍耐,怎麼說聶洪生只是利用她找玉髓,並非想要殘害她。

這樣又過了十幾天時間,翡翠礦里倒是出了一些好水頭兒的翡翠,但是距離聶洪生的目標依然是天差地遠,聶洪生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寧夏聽到他不停的大罵被人騙了,說這哪裡會是出玉髓的地方,輕信了別人。還說要找那個人算賬。

司柔也早就受不了這山裡的生活,開始怨言不止,和聶洪生的談話間,時不時的說出索朗這個名字。

寧夏心裡一震,突然就有種詭異的感覺。於是更加用神聆聽司柔和聶洪生的談話,只是再聽了半天,也沒聽到司柔詳細的說出和索朗之間的糾葛。倒是聽到了別的。

——「預言的事,可能是假的吧。」司柔這樣說。

「不可能,那預言,你我在古墓那裡都見了的,那塊玉碑上就是寫著今年的這個月,這裡會出現永生的靈藥。」

「我知道,那些預言,但是索朗會不會騙我們,預言上的地方,不是這裡?」

「你以為我傻嗎?單聽索朗的話,就花那麼多的錢買下這座殘礦?」聶洪生不屑的冷哼一聲。

寧夏臉色微微的變化著,心情複雜的要命,她什麼都不著意,就是忌憚那個索朗。

當她想偷聽到更多的訊息時,聶洪生注意到了寧夏這邊在偷聽,臭罵了一聲,和司柔一起走到別的地方去了。

晚上,寧夏根本就睡不著,她心中瀰漫著一絲極為詭異的感覺,讓她說不出的惶恐不安。她一直沒有睡著,所以對晚上出現的一切動靜都能聽的仔細。隱約間似乎聽到有悉悉索索的聲音。寧夏急忙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月光下,寧夏看到聶洪生和司柔,還有一個人一起向翡翠礦走去,寧夏對那第三個人覺得眼熟,一時間卻沒反應過來,等她認真的想了,才突然醒悟,那個人應該是索朗。

寧夏心思大動,想著看這些人去做什麼,剛出去,卻又看到蚱蜢也似乎被驚醒,從他的房間出來,但是方向和她的不同,去了另一個方向,寧夏不敢大聲喊他,也沒去追,而是緊跟到聶洪生那幾個人,一起跟進了那個翡翠礦坑。

走路的時候,寧夏不小心崴了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