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八十二章鎮魂珠的第四空間!

第一千八十二章鎮魂珠的第四空間!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09 13:19  字數:4041

墟地,白骨島。

秦烈望著一棟棟精美雅緻的石樓,發現有不少灰島的煉器師,活動在當中,心中暗暗詫異。

這座白骨島,和邪嬰島、招魂島緊靠著,以前由白骨魔君把持。

姜鑄哲到來以後,將白骨魔君驅逐,霸佔了白骨島,並且為白骨島重新命名為血煞島。

苗風天以前曾在白骨島淬鍊屍妖,將白骨島弄的屍氣衝天,不適宜修鍊常規靈訣的武者久待。

後來,炎日島、血煞宗等勢力聯手,重創鬼族,將三大家族擊潰。

姜鑄哲於是帶領那群嗜血者重返天滅大陸。

這座被他經營的島嶼,也就被轉贈給秦烈,又變成了炎日島的一部分。

不久後,墨海,唐思琪,姚泰等人,發現這海島上有兩座假死的火山,於是將其利用起來。

他們在這座海島上,建造了一棟棟煉器師專屬的樓閣,將其當成灰島的分部打造。

島上以前繚繞的屍氣,在苗風天離開以後,也漸漸消散。

今時今日,這座海島恢復了本來的面貌,島上古木茵茵,靈氣還頗為濃郁。

最近一段時間,他們在邪嬰島建造那座大型空間傳送陣時,疲累了,都會在這座海島上休息。

唐思琪以秦烈之名,向各方勢力首腦傳訊以後,便領著秦烈前來這座海島。

「我倒是想起來了。」秦烈神情一動,問道:「有沒有傳訊給姜鑄哲?讓他也一併過來吧。」

「當然。」唐思琪笑容明媚,說道:「我知道你對姜鑄哲沒有偏見。肯定不會少了他。而且。在和東夷人。還有鬼族決戰的時候,姜鑄哲一脈都發揮了奇兵的作用。」

停了一下,她美眸微亮,又道:「不知道為什麼,這姜鑄哲對你……特別的溫順,我們都覺得奇怪。」

「你們?還有誰?」秦烈訝然。

「婷玉姐,還有李叔,段叔。都覺得姜鑄哲面對你的時候,太過於謹慎恭順,這很反常。」唐思琪解釋,「他們都說姜鑄哲向來桀驁不馴,從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就連暴亂之地第一人的寂滅老祖,他以前也沒有表露出過尊重,可他卻每每特別關心炎日島的事情,在炎日島次次遇難時,都會前來鼎力相助。」

話到這兒,唐思琪抿嘴一笑。說道:「他們都覺得你和姜鑄哲私下有著神秘的默契。」

秦烈摸著下巴,沉吟了一會兒。微微點頭,道:「確有一些默契。」

他隱隱知道,姜鑄哲和神族之間,存在著微妙聯繫。

因他身懷神族血脈的緣故,姜鑄哲在面對他的時候,分明有些討好。

他也不知道,他和姜鑄哲的關係,會不會在某一天突然斷裂,不過……隨著實力的提升,在和暗魂獸分身融合以後,他越來越不擔心。

九階的暗魂獸分身,數十個魂壇境的魂奴,單單這一股力量,就相當於中央世界的次級黃金級勢力。

這股力量,連泊羅界的各大種族,都可以橫掃,何況是暴亂之地?

他的眼界,經過和暗魂獸分身融合以後,早已不再局限於暴亂之地。

「對了,你最近修鍊情況如何?」他隨口一問。

「你知道的,我的興趣……在煉器一道,武道上的修鍊,我向來都是漫不經心。」唐思琪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我的境界僅僅只是如意境後期,還要一段時間才能突破到破碎境。不過,我現在已經可以單獨煉製天級靈器了……」

「天級靈器……」秦烈輕輕點頭。

他眼中閃爍著異芒,暗暗思量著,在想他體內的某物,對唐思琪有沒有效果。

庄靜,體內懷有幽月族血脈,他和庄靜歡好以後,令庄靜的幽月族血脈變得無比活躍,從而提升了血脈之力。

唐思琪,還有宋婷玉,乃是純粹的人族,體內沒有任何另類的血脈。

他不確定他可以幫到唐思琪。

要想在修鍊上幫到唐思琪和宋婷玉,除非他動用暗魂獸分身,將兩人變成分身的魂奴。

只有這樣,他才能賜予唐思琪、宋婷玉用之不盡的精純魂力,能夠讓他們在武道上加快步伐。

然而,那樣的話,一旦他暗魂獸分身魂寂,唐思琪和宋婷玉將會瞬間魂滅。

這是沒辦法逃避的。

「還是要慎重……」

沉吟了一下,他決定暫時不輕舉妄動,準備想別的辦法,來幫助唐思琪和宋婷玉強大實力。

此時,唐思琪猶豫了一下,說道:「我真正需要的,還是那些神秘的古陣圖,你交給我的那些古陣圖,我現在大多都可以成功刻畫出來了。」

「古陣圖!」秦烈眼睛一亮。

這段時間,他忙於融合八目妖靈的血脈,忙於融合暗魂獸分身,的確忽略了古陣圖方面的探索。

給唐思琪這麼一提醒,他突然反應過來。

鎮魂珠內部空間的破解,需要龐大的靈魂力量,需要升華的靈魂本源。

以前,他的靈魂不夠強大,靈魂力不足,以至於只能進入鎮魂珠內部第三層空間。

時至今日,他本體突破到涅槃境,靈魂強大了許多,還另外融合了暗魂獸分身,獲得了強大分魂,他覺得他可以嘗試衝擊鎮魂珠下一個靈魂壁障了。

想到這兒,他立即沖唐思琪說道:「我要找個密室修鍊一下,如果我沒有在那些人到來之前走出,你讓他們等著我。」

「好,我帶你去。」唐思琪忙引路。

不多久,秦烈在白骨島南邊臨海的一個地底密室內坐定,屏息凝神。凝鍊靈魂之力。嘗試著衝擊鎮魂珠第四層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