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八十一章號召力

第一千八十一章號召力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09 02:45  字數:3693

招魂島。

秦烈倏一現身,便釋放出靈魂訊息,讓拉普過來。

不久後,拉普渾身裹著冥魔氣,從招魂島另一端匆匆而來。

秦烈眯著眼,認真打量著拉普,心中暗道:「和一些深淵惡魔的確相似。」

在深淵磨礪了一陣子,他和眾多深淵惡魔交鋒過,對深淵惡魔種族漸漸有了直觀認識。

加上暗魂獸分身的記憶,讓他對深淵惡魔的了解,愈發的深刻。

越是了解,他越覺得幽冥界的種族,和深淵惡魔存在著聯繫。

尤其是陰冥族。

紫血,紫色眼眸,乃是深淵高階惡魔,一些領主,大領主獨有的標誌。

他因此懷疑陰冥族體內蘊含高階深淵惡魔的血脈。

「可曾見過滕遠那些傢伙?」拉普到來後,並沒有注意到他異樣的目光,而是說道:「最近這些日子,泊羅界的那些人不斷傳訊,想要和你面見深談。」

「剛剛見過。」秦烈笑著點頭,旋即話鋒一轉,道:「你上次說,八目妖靈的血脈之中,有著幽冥界種族的一些特性?」

「應該說,是幽冥界的各大種族,血脈之中,蘊含八目妖靈血脈的一些特點。」拉普糾正,說道:「不僅僅幽冥界種族,修羅族,古獸族的血脈之中,也有點八目妖靈血脈特徵。」

「八目妖靈……」秦烈緩緩點頭。

沉吟了一下,他從空間戒內,取出十來個透明玻璃瓶。每一個玻璃瓶內。都盛放著一種深淵惡魔的血液。

他在意識到深淵惡魔種族。可能和幽冥界存在聯繫以後,就刻意儲藏了一些惡魔血脈。

那些玻璃瓶內,還有暗紫色的鮮血,那鮮血來源於七階的颶風蛟魔。

「這是?」拉普一臉疑惑。

「你都檢測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奇異之處。」秦烈將那些玻璃瓶,全部交給了拉普,然後問道:「幽冥大陸那邊情況如何?」

「朱雀族參戰以後,幽冥大陸那邊局勢穩住了。蒼炎府受了重創,如今已暫時偃旗息鼓,不敢繼續來犯。」拉普說道。

一聽幽冥大陸局勢穩定,秦烈稍稍放心,點頭說道:「如此就好。」

「這些鮮血什麼來路?」拉普詢問。

「你先檢測,等我下次過來後,我和你詳談。」秦烈道。

「也好。」拉普點頭。

沒有多說什麼,他從招魂島離開後,便前往邪嬰島。

到了邪嬰島,他看到邪嬰童子。帶領著不少灰島煉器師,似在建造一座大型傳送陣。

墨海。姚泰,還有唐思琪都在周邊。

許許多多珍貴的靈材,在附近堆積著,月光下閃爍著柔和的光暈。

「咦,秦烈來了!」姚泰笑呵呵道。

「姚大師。」秦烈點頭致意,旋即走到唐思琪身旁,燦然一笑,自然而然地握著她的芊芊玉手。

唐思琪嬌軀微顫,美眸之中,驟然綻出驚喜神采。

這麼多年來,在感情上秦烈甚少主動,往往都表現的比較拘謹羞澀。

像今天這樣,當著眾人面,大大方方握著她玉手的舉動,更是從未有過。

此刻秦烈的主動,讓她喜出望外,心中甜絲絲的。

墨海正和邪嬰童子蹲伏著身子講話,聽到姚泰的吆喝,忙站了起來。

一看到他過來後,主動站到唐思琪身旁,並主動握著唐思琪的小手,墨海微微一笑,滿臉欣慰。

墨海一直將唐思琪當作半個徒弟,半個女兒對待,他始終關心著唐思琪。

他早就希望秦烈和唐思琪能有個好結果。

今天,秦烈的舉動,也讓他很是歡悅。

「忙碌什麼呢?」秦烈隨口一問。

「我們在嘗試建造一座可以連通靈域中央世界的大型空間傳送陣!」邪嬰童子深吸一口氣,擲地有聲道:「或許,短時間內,我還沒有能夠建造連接域外的秘境之門。但在得到那些古陣圖奧妙之後,我覺得,我們可以試著建造一座暴亂之地最高級的空間傳送陣!這座空間傳送陣一旦成功建造出來,以後我們可以和靈域中央世界的強大勢力連通!」

「有多大把握?」秦烈也激動起來。

「七成!」邪嬰童子道。

秦烈連連點頭,贊道:「好!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望!好!」

一旦這座大型空間傳送陣形成,他以後可以直接和幽冥大陸聯繫,可以和補天宮、姬家來往。

他知道早晚有一天,他會殺回中央世界,去奪取他曾失去的一切!

「還需要什麼特殊的材料,你們可以羅列清單,我會想盡一切辦法來籌集!」秦烈再次喝道。

「暫時不需要,我們炎日島已足夠財大氣粗,能籌集到目前所需的一切。」唐思琪艷麗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傲然之意,旋即甜甜一笑,道:「這次,就連天器宗那邊,都主動送了許多空間陣法上面的典籍過來。」

「算羅翰那老東西識相!」邪嬰童子冷哼一聲。

「東夷人伏誅以後,幻魔宗,黑巫教宣告依附於炎日島,天器宗和萬獸山這兩方勢力,也認清了現實,知道無法和炎日島抗衡,自然要乖乖服軟。」墨海微笑道。

他有些感慨萬千。

當年,他們一同從血之絕地走出,偷偷摸摸前往暴亂之地時,從不敢想像有朝一日,他們能站在暴亂之地的權利巔峰。

然而,在短短几十年時間,那個小小的炎日島,就在秦烈的帶領之下,成為了暴亂之地當之不愧的霸主。

這一切恍若不真實的夢境。

看著此刻的秦烈,墨海簡直不知道該如何表述自己的心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