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十九章承諾

第一千七十九章承諾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08 12:36  字數:4261

?

泊羅界的夜空中,一束青幽電芒,忽閃忽逝,漸漸朝著古獸族境內而來。

電芒中,隱隱可見一道模糊身影,如遊盪在暗夜的幽魂。

不久後,這道電芒,倏地落向古獸族境內。

古獸族,深山的一個山谷中,坐落著一棟棟古木建成的木屋。

滕遠,尼維特,班德拉斯,還有泰勒,巴雷特、卡爾弗特等人,都在焦急等候。

他們詢問了炎日島那邊,要求儘快和秦烈見上一面,要和秦烈談談泊羅界的局勢。

炎日島那邊卻說秦烈不在。

這讓滕遠他們暗暗著急。

算算日子,離太陰殿、太陽宮到來的時間,已漸漸接近。

他們需要提前準備,做好和太陰殿、太陽宮在泊羅界血戰的準備,也是如此,他們需要通過秦烈,知道靈域中央世界姬家、補天宮的態度,想知道這兩方能否在中央世界,給太陰殿、太陽宮背後的六大勢力壓力。

「這小子究竟到了什麼地方?為什麼遲遲沒有現身,連一點消息都沒有?」尼維特暗暗嘀咕。

當秦烈藏身的青幽電芒,在泊羅界境內閃現以後,滕遠,尼維特,這些九階血脈的巔峰存在,都同時神情一震。

他們都感知到秦烈的靈魂氣息。

「來了!」滕遠眼睛驟然一亮。

果不其然,一道青幽電光,就在山谷中央停滯下來。

電光緩緩褪去,秦烈的身影。也從中顯現。

滕遠眾人幾乎瞬間將他圍聚起來。紛紛叫道:「你小子總算是回來了。」

數萬年來。他們都生活在泊羅界,早已將泊羅界當成自己的家園。

今時今日,泊羅界所有的生靈種族,都面臨著滅絕的危機,他們豈能不重視?

此役,他們如果不能平安度過,不但會從此失去泊羅界,還可能會滅族!

他們早將此事當成生命中最為關鍵的時刻。

為此。近期這些九階血脈的強者,已無心修鍊。

「出了趟遠門。」秦烈咧嘴一笑,旋即說道:「我明白大家擔憂什麼。」

「你知道就好。」尼維特瞪了他一眼,「值此關鍵時刻,你還有閑暇出去,你有沒有將我們的事情放在心上?」

滕遠,還有泰勒等人,也是一臉埋怨之色。

「我自然也在忙碌你們的事情。」秦烈笑了笑,將姬堯交給他的星牌,遞給了滕遠。說道:「內部有一道星空中的行進路線圖,你看一看。有沒有覺得熟悉?」

滕遠驚訝起來,接過那星牌,他稍稍撥弄了一下,一幅燦然星圖,就在夜空中呈現出來。

「那是,那是……」尼維特驚叫。

「泊羅界外面的浩瀚星空!」巴雷特精神一震,喝道:「不久前,我破開泊羅界的晶壁,曾在外面的星海內探索過,絕不會有錯!」

血脈突破到九階的太古種族,虛空境的人族強者,都有能力破開一個域界的晶壁,翱翔在浩瀚星空。

先前,太陰殿和太陽宮的秘境之門毀滅,巴雷特又從秦烈那兒得知他父親深陷域外某處,就曾走出泊羅界,試圖和他的兩個哥哥達成聯繫。

在他已準備離開時,又忽然得知,泊羅界另有一扇秘境之門存在,所以趕緊返回。

星空旅行,伴隨著諸多兇險,肯定不如以秘境之門來的快捷安全。

他急著回來,也是希望嘗試從靈域之中,找尋離他兩個哥哥域界相近的秘境之門,從而節省大量的時間,節省大量的路程。

「不錯,真是泊羅界外面的星圖!」泰勒也喝道。

九階血脈強者,在具備破開晶壁,翱翔域外星空能力以後,都會禁不住誘惑嘗試,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泰勒,在突破到九階血脈時,自然也走出過泊羅界。

他因此認得外面的星空。

「看看這一道行進路線。」秦烈點向一束顯眼的星光線條,看著不明所以的泊羅界各大強者,道:「太陰殿和太陽宮的人,會依照這條星辰航線進入泊羅界!」

「什麼?你確定?!」尼維特尖叫起來。

滕遠眾人也是神情一震。

他們看向秦烈的目光,瞬間,充滿了驚喜和激動。

「我通過特別的途徑,弄到了這一幅星辰行進圖,你們只需要……」秦烈指向那星光,和泊羅界晶壁接觸點,咧嘴一笑,道:「只需要在他們破開晶壁的這個點,提前截住他們,將他們擊殺掉,太陽宮和太陰殿這兩方勢力,就沒辦法短時間在泊羅界建立秘境之門。沒有秘境之門,這兩方勢力,就絕不可能大舉入侵泊羅界!」

此言一出,眾人立即大喜過望。

「你小子果然沒有捨棄我們!」

「不錯!是我們誤解了你!」

「哈哈哈!我就說這傢伙乃是我們泊羅界生靈的最好朋友!」

「將來!你們秦家如果和六大勢力發生衝突,我們……必會相應你們的號召!」

滕遠,尼維特,泰勒,巴雷特,卡爾弗特,還有班德拉斯,紛紛表明自己的態度。

秦烈的嘴角,洋溢著欣然笑容,點了點頭,道:「我先提前謝謝各位。」

「不用客氣!我們泊羅界的生命種族,和人族不一樣,我們都懂得感恩圖報!」滕遠哈哈一笑,又嚴肅地問道:「太陰殿、太陽宮過來建立秘境之門的傢伙,有幾個?大概在什麼境界層次?」

「四個人,其中三個只是虛空境中期,一個名叫繆怡姿的女人,為虛空境後期,她是幫忙過來建造秘境之門的。還不是兩大勢力的人。」秦烈解釋道。

不知為何。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