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十八章瘋婆娘

第一千七十八章瘋婆娘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07 19:45  字數:3684

暗魂獸分身盤踞之地,內部,由暗魂獸分身以龐大靈魂凝成結界,防止外面的靈魂感知探測。

上方,滕遠以大地之力,將之前裂開的縫隙全部癒合。

這直接導致此處地底處於密封狀態。

秦烈能進出此地,因為藉助於星門,除了他以外,任何人試圖進來,都必須要掘地千米。

整個泊羅界,有能力打通一條直達地底千米石道的人,恐怕也寥寥無幾。

這讓秦烈相當放心此處的私密性。

地底空間,他叮囑了血厲幾句,和暗魂獸分身對視一眼,便以血脈之力開啟星門。

星門倏一形成,他身影就一閃而逝。

下一刻,他又在幽月族的族地現身,就在庄靜身旁站定。

「啊!」

燈光昏黃的石室中,正在浴桶內沐浴的庄靜,兩手遮住胸口,禁不住失聲尖叫起來。

秦烈在水霧瀰漫的浴室內,倏一現身,也是滿臉尷尬。

他要從暗魂獸分身所在的地底空間離開,如今只能藉助於魂仆的靈魂媒介,本來,他還有苗風天和血厲兩個媒介可用,但如今這兩人一個在深淵,另外一個,又在暗魂獸分身旁邊。

外界僅剩庄靜一個靈魂媒介。

他要離開,只能通過庄靜的方位凝鍊星門,也只能借道庄靜。

著急安排一連串事情的他,在星門閃現的那一霎,就一閃而過。

他並沒有留意另一邊的庄靜正在沐浴。

「是我……」白茫茫霧氣中,秦烈摸著鼻子,訕笑一聲,解釋道:「是我太冒失了。」

「原來是主人。」庄靜暗鬆一口氣。

水霧中,她整個身子縮在浴桶內,石室內霧氣氤氳,將一切都顯得朦朦朧朧。

庄靜外表秀媚,身姿豐腴妖嬈,自有一種勾人的成熟誘惑。

此時,她縮在浴桶內的兩手,雖已按在胸口,卻分明無法將飽滿豐碩的雙峰盡數遮掩。

秦烈只是隨意看了一眼,便知道她再加上兩隻手,或許才能將挺拔鼓脹的酥胸擋住。

「師姐?是你在叫喊嗎?」也在此時,從石室外面,傳來了藺婕的關切聲。

庄靜柔媚的臉上,浮現出不自然的潮紅,她有些鬼祟地望了外面一眼,心虛地說道:「剛剛有一隻灰鼠突然闖了進來。」

「灰鼠?怎會有灰鼠?」外面的藺婕莫名其妙道。

石室中,本欲立即離開的秦烈,不由得停了下來。

「你和她同處一室?」秦烈壓低聲音道。

庄靜苦澀地點了點頭,同樣低聲說道:「在這幽月族的族地,我和她分明是人族,卻懷有幽月族的血脈。那些幽月族,宣誓效忠主人以後,就再也沒有將我和藺婕當一回事。如果不是因為主人的命令,我和藺婕……怕是早已被殺死了。即便活著,我們在這兒也沒有自由,處於一種半監禁的狀態,我和她同命相憐,自然也被安排在一塊兒。」

她講話時,豐腴的身子,又稍稍往浴桶內縮了縮。

一直按在豐挺雙峰的玉手,也在她身子再次下縮以後,給騰了出來。

水波中,她酥胸輕輕蕩漾,柔媚成熟臉上,浮現出淡淡紅暈,整個人釋放出驚人的誘惑力。

本欲好好談話的秦烈,望著她此時的模樣,頓覺心猿意馬,一股熱氣從小腹升騰上來。

他眼中突顯炙熱情慾。

近期,他都在深淵征戰,和那些深淵惡魔廝殺時,他不知不覺間沾染了種種暴戾、負面的情緒。

一回到泊羅界,倏然在此時的庄靜身旁現身,望著庄靜誘惑無限的樣子,他這段時間壓抑的狂暴慾望,如堵不住的潮水狂涌而出。

他看向庄靜的眼神變得愈發赤裸熾烈。

早已不是單純少女的庄靜,一看到他眼神的變化,便知道了他心中所想。

庄靜美眸碧波一轉,紅著臉輕聲道:「容我,容我布置一下……」

話罷,她赤裸著身子,俏生生從浴桶內走出來。

水霧中,她豐腴的身子,前凸後翹,胸大臀圓,顯得極為性感撩人。

秦烈不自禁地深深呼吸。

赤裸著的庄靜,輕手輕腳來到石室門前,兩手指尖月光四溢。

一絲絲銀亮月華之力,如水銀一般,悄悄將石門的縫隙堵實。

一層月光結界迅速締結出來。

確保外面的藺婕,無法聽到石室內的動靜以後,她才回過頭來,輕抿著嘴,低垂著頭,柔聲道:「讓我來侍奉主人……」

她款款過來,就在秦烈的面前跪伏下來,玉手輕輕撥動著,將秦烈衣衫褪盡。

旋即,她抱著秦烈的兩腿,慢慢埋下了頭。

赤裸著下半身的秦烈,筆直站在石室中,昂著頭,深深吸了一口氣,兩手也不由自主按在庄靜的兩腮上。

許久許久之後,秦烈身子顫慄著,一身精華飆射而出。

那一刻,他這段時間征戰深淵,沾染上的狂躁、暴戾、嗜殺等等不穩定的情緒,如盡數宣洩出來。

他依舊挺拔如山地站著。

庄靜則是捂著胸口,輕輕咳嗽著,開始擦拭嘴角的殘漬。

「唔!」

突地,庄靜眼睛猛地一亮,潮紅未退的臉上,煥發出驚人神采。

「怎麼?」秦烈一臉關切,道:「哪裡不對?」

他看到庄靜的眼中,漸漸溢出喜色,那喜色越來越濃,越來越明顯。

「主人,你,你的那東西……」庄靜急忙停下擦拭的動作,而是舔了舔唇角,將尚未擦拭掉的殘漬卷回口中,當她嘴角再沒有一絲痕迹以後,她才歡欣若狂地說道:「那東西在幫助我蛻變幽月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