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十二章寒獄岩魔

第一千七十二章寒獄岩魔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04 13:13  字數:3731

陰冷的廣闊荒原,秦烈孤單前行,好奇地打量著四周。

這裡是深淵的一層陸地。

在八目妖靈的血脈傳承,魂祖的殘念之中,還有暗魂獸的魂魄本源內,都有關於深淵的記憶。

深淵,乃浩瀚星海中一處最為狂暴混亂之地。

一層層的深淵,由無數廣闊大陸層疊形成,每一層都相當於一個**域界。

一層層的大陸,由神秘的深淵通道連接,深淵通道如一口巨大的井,將一層層深淵串聯起來。

強大的深淵生靈,能通過每一層都存在的深淵通道,前往別的深淵層面戰鬥。

深淵通道,不僅僅串聯著一層層深淵,內部還有諸多神秘的裂縫甬道。

那些裂縫甬道,和更多的域界有著神秘的聯繫。

神族,魂族,還有一些強大的星空種族,都有方法通過那些深淵通道內的裂縫和甬道,從而進入深淵。

遼闊無垠的深淵,由無數層面形成,每一個層面都生活著數以億計的深淵生靈,也都有著深淵獨有的稀缺材料。

強大的智慧種族,將深淵當成最大的狩獵場,時常聚集一股股強大力量,進入深淵狩獵。

然而,只有最為強大的種族,進入深淵以後,才能有所收穫。

很多弱小的種族,冒然進來,會被深淵生靈撕成碎片吞沒。

強如神族,魂族,在深淵狩獵時。也可能被深淵生靈重創。甚至全軍覆滅。

魂祖。還有奪舍暗魂獸的那名魂族族人,在他們記憶中,就有幾支魂族隊伍,在深淵被血腥屠殺的印記。

八目妖靈的血脈記憶之中,同樣也有神族的一些家族,在深淵被屠戮的殘碎畫面。

星空中最強的神族、魂族,在深淵之中,都不能保證次次滿載而歸。

神族、魂族的強者。如果運氣不佳,碰到了深淵生物鏈頂端的存在,同樣也要含恨黃泉。

隨著對八目妖靈血脈的融合,還有對魂族秘辛的逐漸熟悉,他對深淵也有了一個較為清晰的認識。

從姬堯手中,拿到太陰殿、太陽宮前來泊羅界的行進星圖後,他就知道太陰殿、太陽宮的那些人,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到達泊羅界。

所以他並不急於前往浩瀚星空,在那些人過來的路徑上,對他們進行狙擊。

他知道他還有點時間可用。

突破到涅槃境。血脈進化到七階,肉身再次蛻變強大一籌後。他需要通過戰鬥淬磨自己。

深淵戰場,乃浩瀚星空最為狂暴混亂之地,在得知暗魂獸分身建造了一座通往深淵的域界之門後,他便決定將磨練之地放在深淵。

他要在太陰殿、太陽宮武者到來之前,讓本體得到更多戰鬥的機會,更快的熟悉新境界,和新的力量層次。

冰寂的荒原上,秦烈孤獨遊盪著,以靈魂搜尋著獵物。

柯蒂斯等人所在的冰柱,還有周邊數百里區域,深淵生靈幾乎都被屠殺掉。

那一塊區域也被劃定為暗魂獸的領地。

他在那一塊區域之中,只看到一堆堆白皚皚的骨骸,那些骨骸皆是以前被暗魂獸、柯蒂斯眾人斬殺,將血肉分食以後,留下來的骨頭碎片。

在那一塊區域並沒有遇到別的深淵生靈。

他只能繼續遠行。

深淵中,沒有日月,沒有星辰,灰濛濛的天空中,只有另一個橫亘在雲端的大陸。

沒有日月星辰來計算時間,他也就不知道具體的時間,只是一直前行。

深淵的空氣,充斥著狂暴,嗜殺,令人瘋狂的氣息,他在深淵還沒有進行過一次戰鬥,眼睛已漸漸紅了。

他神族血脈自然而然被激發出血性。

這一天,他四處晃悠的靈魂意識,終於感知到狂亂的靈魂動靜。

在他感知到那深淵生靈的一霎,他立即知道,那深淵生靈已瘋狂衝殺而來。

「終於碰上了。」他暗暗振奮。

不久後,一個身高五米,通體灰白色,白色瞳孔內,冒著深幽寒氣的深淵生靈厲嘯著而來。

這個深淵生靈,有著如鋸齒般的怪爪,背部生有蝠翅,灰白膚色如岩石般堅硬。

「六階的寒獄岩魔。」

第一眼,他便憑藉著暗魂獸分身的靈魂記憶,認出了面前的這個深淵生物。

寒獄岩魔,擁有六階的深淵惡魔血脈,乃是這層深淵最為常見的一種深淵惡魔。

「呼呼!」

他沒有來得及多想,寒獄岩魔已厲嘯而來,鋸齒般的怪爪如明晃晃尖刀,狠狠地當頭劈來。

一股酷厲寒流,從寒獄岩魔白色瞳仁內射出,猶如極寒冰箭。

一道青幽電芒閃過,伴隨著一聲雷鳴爆音,雷魄刀重擊在寒獄岩魔的鋸齒怪爪上。

幾乎是凌空猛墜下來的寒獄岩魔,以自身重力,加怪爪衝擊之力,狠狠壓在雷魄刀上。

「嗤嗤嗤!」

電光火花四濺中,秦烈拿刀的手臂一麻,雷魄刀也往下沉落了幾寸。

同時,寒獄岩魔眼中射來的冰寒利箭,也刺向秦烈胸口。

刺痛傳來,利箭上的極寒之力,如千萬冰絲滲透向他筋脈血肉。

他稍稍動用寒冰訣,通體一寒,那些冰絲寒流已消融體內。

他順勢一腳踹在寒獄岩魔腹部。

身高五米的寒獄岩魔,身子尚未落地,就被他一腳踹飛。

「嘭!」

寒獄岩魔落地後,身子滾動了十來米,才漸漸停住。

秦烈凝神一看,臉上流露出驚奇之色,訝然道:「爪子竟然沒有碎斷。」

這時候。那寒獄岩魔掙扎著。又緩緩站了起來。

它那兩個鋸齒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