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十九章震懾野心

第一千六十九章震懾野心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03 03:20  字數:3131

!--go--血厲不明所以。本文來自kanshuwo

「融合魂壇,要循序漸進,要一點點將魂壇原主人的殘念,還有遺留的負面情緒慢慢煉化。」秦烈皺著眉頭,沉聲道:「這才是融合魂壇的正確方法。過於求快,會在不知不覺間,被魂壇原主人的殘念侵蝕,最終會漸漸迷失自己。」

話到這兒,秦烈停了下來,深深看向血厲。

「你認為我的融合之道不對?」血厲眼中閃爍著邪異紅芒。

點了點頭,秦烈道:「我覺得你已經迷失了。」

此言一出,姜鑄哲,沫靈夜,還有血煞十老的那幾位,都是臉色一變。

他們其實都看得出來,血厲融合血祖七層魂壇以後,早已心性大變。

不然,血厲絕不會和姜鑄哲和睦相處,絕不會認同姜鑄哲的行事作風。

不久前,他從黑巫教歸來,一身濃烈的血氣,讓眾人更是暗暗吃驚。

他們心裏面都清楚,在血厲的身上,一定是發生了異常,也知道血厲在漸漸迷失,已墜入魔道,可他們都不敢明說。

尤其是在血厲擁有四層魂壇的實力以後。

四層魂壇,虛空境初期的力量,在現今的暴亂之地幾乎難尋敵手。

就連姜鑄哲,在面對越來越邪乎,渾身暴戾氣息衝天的血厲時,都顯得謹慎小心起來。

何況是他們?

「我迷失了?」血厲的神情,驟然變得陰森起來,他視線落到姜鑄哲。沫靈夜。還有血煞十老身上。冷聲道:「你們也這麼認為?」

血池旁,被他緊盯著的那些人,一個個沉默起來。

「我看迷失的應該是你們!」血厲冷哼,喝道:「千年前,我們血煞宗強盛一時,威風壓過黑巫教,比寂滅宗也絲毫不弱!就在我們血煞宗要大展拳腳的時候,黑巫教促使各大白銀級勢力。在三大家族裡應外合下,殺入血雲山脈!多少門人弟子遭受毒手?我們血雲山脈被殺的血流成河,上一代的血煞十老,幾乎盡數被斬殺,這深仇大恨你們難道全部忘了?!」

他壓根沒提姜鑄哲吸食人血,激怒全天下的事實。

或許,在今天的他眼中,姜鑄哲吸食人血修鍊,本就是理所當然。

「你們可能忘了,但我沒有忘!我要重振血煞宗。完成師傅對我們的期望,令血煞宗變成暴亂之地最強霸主!」血厲喝道。

他的眼中。如有血海洶湧翻動,全身透露出瘋狂的嗜殺之意。

這一刻,眾人分明感知到,他的靈魂已被種種負面情緒充溢。

眾人在他的眼中,已找不到熟悉的色彩,發現他和眾人所知的那個血厲,已越來越遠。

「他靈魂受始祖影響太大,恐怕真正走火入魔了,我是沒辦法了。」姜鑄哲傳音秦烈,說道:「他如今的狀態,萬萬不可離開此地!只要他回到暴亂之地,開始殺第一個人,開始吸食第一口鮮血,他就會徹底失控!要不了多久,他就會變成只知道嗜殺的血妖邪魔,而且根本沒有一丁點自我的意識,會完全憑藉著本能,在鮮血的誘惑下瘋狂吸食鮮血!」

「為什麼都不講話?」血厲臉色一橫,一個個望過去,道:「你們究竟支持不支持我?」

沫靈夜,洪博文,垂著頭不吭聲。

雪驀炎輕咬著下唇,欲言又止。

漠峻和蒙奉,還有血煞十老的幾位,眼中閃爍著野心的光芒,似另有想法。

「以血大哥的實力,加上秦烈的炎日島,還有姜鑄哲那一方,我們血煞宗確有稱霸暴亂之地的實力。」漠峻突然輕聲道。

蒙奉等人也是暗暗振奮。

「炎日島是炎日島,血煞宗是血煞宗,兩者並不屬於同一勢力。」秦烈平靜道。

「你也修鍊血靈訣。」漠峻訝然。

「我除了修鍊血靈訣以外,還修鍊了雷帝的天雷殛,冰帝的寒冰訣,另外還修鍊了古獸族的大地之力。」秦烈搖了搖頭,看向漠峻等人,道:「我很感謝你們沒有將我當外人看待,事實上,我也沒有將你們當作外人。只是……如今歸附炎日島的武者,絕大多數都不修鍊血靈訣,他們都不算是血煞宗的門徒。」

漠峻沉默。

「另外,寂滅宗,天劍山,都和我關係緊密。寂滅老祖,李牧,都曾有恩與我,我不可能幫著你們血洗寂滅宗和天劍山。」

「還有,幻魔宗和黑巫教,如今都是我炎日島的附庸勢力,我難道要對我的依附者舉起屠刀?」

「更何況,血煞宗能保存一絲血脈,也是幻魔宗的雨凌薇暗中幫助,你們要聽血厲前輩的,將雨宗主也殺掉?」

秦烈連番質問。

「我們當然不會對雨宗主怎樣。」漠峻訕笑了一下,「但是幻魔宗的聞濱家族,還有另外一些人,以前也曾對我們惡意刁難,他們死不足惜。」

「秦烈,血煞宗如果能成為暴亂之地唯一的勢力,你會是真正的掌舵者!」血厲喝道。

蒙奉也道:「我們都覺得你會是血煞宗最強大的宗主!」

「哦?」秦烈訝然失笑,道:「難道我現在不是暴亂之地的掌舵者?難道我炎日島,在暴亂之地如今不是最強的勢力?」

「這……」漠峻臉色微變。

深深看向漠峻、蒙奉等人,秦烈淡淡地說道:「血厲前輩入了魔,迷失了自己,難道你們也入魔了?你們有野心可以,不過……有時候還是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不要懷有太多和實力不相稱的想法。」

「你說誰入魔?!」血厲暴喝。

一股濃烈的血腥氣味,從他身上飆升出來,他赤紅如血的眼睛,真有一絲絲血跡流溢出來。

「不好!」姜鑄哲驚叫一聲。

沫靈夜臉色一變,急道:「秦烈!你趕緊離開!」

「你快走啊!」雪驀炎也道。

漠峻和蒙奉,一看血厲的模樣,也都慌了神,也急忙催促秦烈離開。

他們的確野心勃勃地,想要讓血煞宗變成暴亂之地最強勢力,想促使秦烈成為血煞宗的新任宗主。

可他們卻沒有加害秦烈的想法。

事實上,他們對秦烈還一直心懷感激,一看血厲要失去控制,他們第一個想法,也是要保證秦烈無恙。

「血之始祖的軀骸,還有七層魂壇,都是由我交給你。我當時給你的時候,就曾經說過其中的弊端,看來你在實力暴漲以後,忘記了我當初的那番話。」嘆了一口氣,秦烈說道:「也是時候提醒提醒你了。」

這般說著,他立即運用起魂族秘術。

狂暴如野獸一般的血厲,靈魂深處眾多交織的樹紋,陡然變成恐怖的靈魂枷鎖。

就要瘋狂的血厲,魂力突然瘋狂流失,被暗魂獸分身的靈魂樹迅速抽離。

血厲眼中腥紅血芒,在眾人的注視下,一點點的變得灰暗無光。

「你現在的狀態,不適合繼續留在暴亂之地,我給你重新找一個地方吧。」秦烈又道。

血脈催動,一扇和泊羅界暗魂獸分身連接的星門,就在他和血厲之前凝結出來。

星門一形成,九階暗魂獸,還有以柯蒂斯為首的眾多虛空境強者氣息,便遙遙傳遞過來。

血之絕地內,姜鑄哲,沫靈夜,還有血煞十老,都是面色蒼白。

從星門另一端傳來的恐怖靈魂氣息,讓他們呼吸都困難,他們的靈魂都在顫慄。

他們無法知道星門另一端究竟有著什麼。

就在此時,一個巨大無比的蹄足,布滿猙獰怪刺,從星門內探出來。

這蹄足一穿過星門,似突然暴漲數十倍,如巨人之手抓著一個老鼠,將血厲的身子攥緊,將其帶回星門的另一端。

暗魂獸的一個蹄足,在血之絕地呈現出來以後,無比澎湃的血肉力量,震的血煞宗的眾人心臟狂跳,如要爆炸一般。

他們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剛剛還在叫囂著,即將瘋狂的血厲,就被毫無反抗之力的帶走。

星門,在秦烈血脈之力下,緩緩癒合消失。

血池旁邊,一眾血煞宗武者,皆是面如死灰,久久沉默不語。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