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十三章以證清白

第一千六十三章以證清白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30 22:28  字數:2994

滔天烈焰岩漿中,秦烈猶如炎火之神,一頭妖異的赤紅長發,每一根髮絲內都彷彿噴涌著火焰汁水。

古獸族這邊,三名姬家族人,遠遠看著此刻的秦烈,眼中驚異光芒不斷閃爍。

就在眾人注視下,秦烈腳踏火焰,如一道天外的火炎流星,突地呼嘯而來。

「咻!」

秦烈赤紅的身子,落向山洞口的半空。

他隨意取出一件衣衫披上,如血般的眼睛,火紅的長髮,迅速恢復正常顏色。

「怎會是你?」姬堯驚道。

「你們為何會在泊羅界?」秦烈同樣訝然。

不久前,他在虛空亂流深處,偶遇姬堯等人。

當時姬堯等人深陷在恐怖的風暴之中,隨時都可能喪生,姬堯等人見他身旁環繞著虛渾之靈,便苦苦求他伸出援手。

他看出了姬堯等人,乃是姬家的族人,想著姬家和秦家沒有積怨,於是伸手搭救。

事後他便匆匆離開。

他根本沒有料到姬堯等人,會突然在泊羅界的出現,這讓他相當意外。

「他們因鋆天鏡而來。」拉普解釋。

「鋆天鏡……」眼中暗光一閃,秦烈反應過來,點頭說道:「鋆天鏡的確是我從姬奇身上得來。」

姬堯眉頭一皺,道:「姬奇可是被你所殺?還有那些追尋神族遁離之路的各大勢力破碎境青年,是否也被你斬殺?」

「你真是秦烈?」姬睿如此詢問。

「我的神族血脈還不能說明問題?」秦烈道。

「神族血脈……」姬睿目顯異色,沉吟了一下。說道:「當年的秦烈。只是傳言身懷神族血脈。可是他血脈始終未曾覺醒。我們並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如秦家所言,血管內流淌的鮮血,乃烈焰家族的神族之血。」

他依然在懷疑秦烈的身份。

此時此刻的秦烈,給他一種極為難纏,血脈天賦驚人至極的可怕感。

他以前所見的秦烈,和今日的秦烈,不論外貌,氣息。還是談吐,都大相徑庭。

他真的很難相信這個秦烈,就是三百年前,被各方盡情嘲笑的秦家「庸才」。

「他的確是秦烈。」姬堯臉色深沉道。

姬睿、姬熙還是疑惑,不由地看向他,希望他解釋。

姬堯搖了搖頭,沒有多言什麼,而是繼續詢問:「姬奇怎麼死的?」

「互相廝殺而亡。」秦烈淡淡地說道。

「能否具體一點?」姬堯神情漸漸冷靜下來。

「虛空亂流深處,有兩個互通的秘境,一個秘境為神族所謂的神葬場。我進入的便是神葬場。另外一個秘境……」停頓了一下,他才說道:「只是一個陷阱罷了。」

「中央世界各大勢力的破碎境武者。還有各個太古強族的來人,進入的都是那個陷阱。」

「在那秘境之中,所有進入者都被迷失了心智,相互廝殺爭鬥。」

「他們看到了諸多幻象,還當都是真實,以為遍地都是神族遺留的奇寶。」

「當我進入那個秘境時,幾乎所有種族的族人,都因為瘋狂廝殺而亡。」

「我只是撿了一些遺物罷了。」

「不過,在進入秘境之門前,我的確殺了一些人。九重天的韓磊,是我進入之前,就斬殺掉的。」

「至於姬奇,還有補天宮的那些人,我根本未曾動手。」

「姬家,還有補天宮,在中央世界和秦家沒有衝突,我完全沒有下手的理由。」

他半真半假的闡述經過。

在神葬場內的經歷,他沒有多言一句,也沒有提起蒼曄的到來,屠殺各族族人一事。

「各方廝殺至死……」姬堯思付著,又問:「除你之外,可還有殘存者?」

「還有一個太陰殿的庄靜,她因為沒有進入秘境之門,所以活了下來。」秦烈想了一下,又道:「哦,對了,卡倫家族的納吉也知道經過。」

看向黑斯特,他說道:「納吉人在何處?」

「就在招魂島。」黑斯特立即回答。

「讓他,還有你們卡倫家族的族人,都來泊羅界吧。」秦烈放話。

「暗魂獸真的不會危害泊羅界?」黑斯特確認道。

「不會了。」秦烈肯定道。

黑斯特臉色一喜,點了點頭,立即由秘境之門重返招魂島。

一會兒功夫,凱里,瑟琳、納吉等等卡倫家族的族人,都涌了進來。

「他就是納吉。」秦烈指點。

「你可知道在虛空亂流深處,人族那些破碎境的武者,究竟怎麼死的?」姬堯沉聲道。

「不單單是人族武者,所有種族的武者,都在秘境內迷失,相互廝殺至死。」納吉毫不猶豫道。

他其實對真相了解的並不透徹。

他當時和庄靜在最後進入,進入以後,他就知道秘境內禁制重重,讓他心神都有些失控。

通過一些跡象,他知道各族的進入者,相互間真的進行了廝殺。

只是,有些死亡者模樣詭異,讓他懷疑其中另有蹊蹺。

後來,他和秦烈求證過,並沒有得到進一步的消息。

不久前,在炎日島上,他和黑斯特再次秦烈,在那件事又談論一番,他知道他應該怎麼說。

所以他給出的說辭同秦烈給出的一模一樣。

「還有其它種族的一些人,也知道事情的經過,你以後可以慢慢求證。」秦烈看向姬堯,臉色一肅,道:「我用秦家先祖的名義發誓,姬奇,絕非死在我手上!」

姬堯深深看向他,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他看得出來,秦烈應該隱藏了一些東西,可他也覺得姬奇的死亡,應該並非出自秦烈之手。

只要知道姬奇不是秦烈所殺,也就夠了,至於秦烈隱瞞了什麼,他還真不方便刨根問底。

「你們待在這,我有幾句話,想要和秦烈單獨說說。」姬堯突然道。

姬睿、姬熙點頭。

「這邊請。」秦烈往炎日島在泊羅界的據點而去。

數十秒後,他們在古獸族境內,一座浮空陸地上落定。

「一開始,我只知道鋆天鏡在暴亂之地,借道九重天的空間傳送陣時,才知道鋆天鏡最初在你手中出現。」姬堯眼瞳深幽,「東夷人和三大鬼族的勾結,也是九重天在背後指使,幕後之人……很可能便是韓茜。你還活著一事,韓茜知道了,也意味著九重天和六大勢力都已心知肚明。」

秦烈微微鞠身,道:「多謝姬伯伯告訴我這些事情。」

「太陰殿和太陽宮兩邊,一共有三名虛空境,陪同著繆怡姿進行星空之旅。那三人分別是麻豐,鞏聖遠,還有卓韋丹,沒意外的話,不久以後他們就能降臨泊羅界。」姬堯又道。

「繆怡姿……」秦烈心神一動。

不知為何,聽到這個名字以後,他忽然有種心慌感。

他立即知道,以前的那個「他」,必然和繆怡姿有著某種糾葛。

「不錯,就是繆怡姿。」姬堯的臉上,浮現出古怪的表情,說道:「你以前……膽大包天,連她都敢招惹,差點就被她在暴怒之下給殺了。」

秦烈垂下頭。

「你自己有數就好。」姬堯想了想,突然遞來一塊星牌,說道:「這是我們姬家探查到的,他們四人在星空中的行進路線……」

「行進路線!」秦烈精神一振。

「要是讓他們悄悄潛入泊羅界,建立了秘境之門,那麼太陰殿和太陽宮的強者便會洶湧而來。」姬堯淡然一笑,出主意道:「如果能夠在他們達到泊羅界之前,早一步截住他們,讓他們無法成功在泊羅界建立秘境之門,那太陰殿和太陽宮的後續強者就無法過來。」

「受教了。」秦烈鞠身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