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十章殘存者

第一千五十章殘存者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25 17:50  字數:3596

禹壘震驚地看著秦烈。

三百年前的那件事,直接導致如日中天的秦家,和六大勢力撕破臉,最終令秦家被迫撤離中央世界。

只要是生活在中央世界的武者,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那件事,禹壘自然也不可能例外。

事後,禹家眾人曾分析過此事,一致認為那是六大勢力針對秦家的陰謀。

不幸的是,秦烈……被六大勢力當作了突破口犧牲。

「秦烈……」

禹壘神情漸漸複雜起來,他猶記得三百年前的秦烈,乃各大勢力眼中的笑話。

一個曾被秦家寄予厚望,被各大勢力視作未來頭號心腹大患,擁有神族血脈的秦家第三代領袖,最終……血脈也未曾覺醒。

不但如此,他還自暴自棄,荒廢了自身修鍊,境界低微,被一個個同輩在境界上遠遠甩在身後,還被一個名不經傳的女人失手擊殺。

三百年前,「秦烈」這個名字,在中央世界就是恥辱的代名詞。

三百年以後,各大中央世界的強者,也都將其視作反面教材教育後代子嗣。

「如果你不努力修鍊,不早早覺醒血脈,你以後的下場就和秦烈一樣!」

「千萬別淪落到秦烈的地步!」

「秦烈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鑒!」

「……」

諸如此類的警惕話語,這些年來,時常在各大勢力的戰鬥場,還有域外殺場響起。

禹壘本人,也曾用類似的話語。訓斥過他的兒女。

時隔多年。就在泊羅界。將此界攪動的天翻地覆,徹底改變泊羅界局勢,也被他高度評價的「姚天」,搖身一變,竟然證明就是當年的那個秦烈!

禹壘一時間難以相信,也難以接受。

「當年我也以為我死了,不過……我最終覺醒了血脈,並成功活了下來。」秦烈臉色深沉。道:「經過那一次慘變,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今日的我……已涅磐重生!」

禹壘深深看向他,點了點頭,道:「在我來看,你簡直像變了一個人,的確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有袁文治證實秦烈的身份,他不需要再次催動血脈來表明,省了一番功夫。

「禹伯伯,太陰殿和太陽宮已達成協議。會在不久後重返泊羅界,再次建立秘境之門。」華羽池將眾人前來的意圖道明。

「太陰殿和太陽宮欲圖清掃泊羅界所有異族?」禹壘目顯怒意。「泊羅界又不是他們的私有域界,他們怎敢這麼做?」

「將泊羅界所有異族清理乾淨,泊羅界……也就變成他們的私有域界了。」華羽池苦笑。

「其他幾家呢?」禹壘皺眉。

人族在泊羅界的勢力,除了太陰殿和太陽宮外,另有袁家,禹家,封家和崔家四大家族,四大家族背後都站著四大勢力,他覺得太陽宮和太陰殿不敢亂來。

「封家和崔家後面可是六大勢力的輪迴島和六道盟。」袁文治嘆道。

「你是說?」禹壘駭然。

「應該是六大勢力首肯的。」袁文治道。

此言一出,禹壘突然沉默下來。

眾人沒有多言,只是靜靜看著他,禹壘乃禹家在泊羅界的負責人,足智多謀,這事不需要他們多言,禹壘自己也能想通其中利害關係。

「如果能返回靈域,我會向上面稟明此事,讓姬家給予他們壓力。」過了一會兒,禹壘深吸一口氣,詢問秦烈:「聽說……你掌握著最後一個連接靈域的秘境之門?」

秦烈笑了笑,道:「我會安排你和華羽池回靈域。」

禹壘輕輕點頭,「如此甚好。」

「禹兄,你們禹家和底下的修羅族結成了血親,你應該能夠影響到那些修羅族吧?」袁文治話鋒一轉,「泊羅界各大異族中,這一支修羅族戰力非凡,古獸族、黑獄族、巨人族、幽月族還有魔龍族,都已經摒棄前嫌,要聯手抗衡太陰殿、太陽宮。你們禹家能否說動底下的修羅族,讓他們也和我們同仇敵愾,在不久後一起維護泊羅界的利益?」

「他們……」出奇地,禹壘表情苦澀起來,「他們向來獨立獨行,我們禹家……未必能影響到他們的決定。」

「禹伯伯,你們禹家和他們不是有血脈淵源嗎?」華羽池驚訝起來。

禹壘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沉吟了好一會兒,然後才道:「禹家和他們的關係,和你們所想的不太一樣。」

眾人露出願聞其詳的神情。

「當年,他們只是安排了幾個修羅族女子到禹家,我們也通過那些修羅族女子獲得了修羅族血脈。之後,我們和他們建立了貿易往來,幫他們在靈域找尋一些奇特靈材。同樣的,他們將底下山脈開採的稀有靈材兌換給我們。」

「然而,也不知出於何種原因,他們並不允許我們涉足底下的山脈。」

「這些年來,只有寥寥幾次,我們才能進入下面山脈。」

「每一次,也被他們緊緊盯著,生怕我們越界一樣。」

「也不知道底下山脈隱藏著什麼奧妙。」

禹壘費解不已。

「你是說……禹家和他們的關係其實很淺薄?」秦烈愕然。

「事實就是這樣。」禹壘點了點頭,又無奈道:「當然,我們和外界說的時候,自然不會講實話。」

「你對他們了解多少?」袁文治驚異起來。

禹壘道:「老實說,我們禹家對他們的了解,真的不太多。」

前來的眾人,這時候都暗暗疑惑,愈發好奇底下那支修羅族的來歷。

秦烈更是飛逸到浮空大陸的邊沿,居高臨下觀察著底下連綿不絕的山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