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十八章黑色鬱金香

第一千四十八章黑色鬱金香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24 17:01  字數:3929

素洛界。詞書閣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

眾多身披猙獰戰甲的修羅族戰士,乘坐著黑黝黝的凶獸,咆哮著四處衝殺。

一棟棟古老的宮殿轟然倒塌。

「說!納吉人在何處?」

「只要交出納吉,交出暗魂獸頭骨,我就饒恕你們卡倫家族!」

「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給我將納吉找出來!」

素洛界的天上,傳來一個個厲嘯聲,眾多來自於修羅界的強者,在發泄著怒火。

底下,一座座古老的城池,在毀天滅地的能量灌泄下崩碎。

成百上千的修羅族族人瞬間死亡。

那些修羅族族人,都屬於卡倫家族,乃素洛界的土皇帝。

素洛界南邊地底裂縫中,一扇秘境之門,上方光芒黯淡,數百名身上血跡斑斑的修羅族族人,不斷從一座小型空間傳送陣過來。

過來的修羅族族人,都是卡倫家族的,他們一來到這兒,就被指引著進入秘境之門。

不久前和秦烈見過面的黑斯特,就守在秘境之門口。

黑斯特臉色深沉,眼中迸射出怒焰,在極力壓抑著自己。

「咻!」

旁邊的空間傳送陣內,一道異光閃過,數名身穿華貴衣衫的修羅族族人從中浮現。

「族長!大小姐!」黑斯特眼睛一紅。

三名魂壇境界的修羅族強者,擁護著一名老人,還有一名美麗的修羅族女子,一同走了過來。

老人名叫凱里,正是納吉的生父。也是卡倫家族的族長。

美麗的修羅族女子。名叫瑟琳。氣質冷艷高貴,被稱為素洛界的「黑色鬱金香」。

她乃納吉的親姐姐。

凱里和瑟琳的身上,都沾滿了血跡,也不知道那些血跡是他們的,還是別人的。

「走吧,我們現在就離開素洛界。」凱里嘆了一口氣,伸手遙遙抓向身後的那座空間傳送陣。

那座空間傳送陣陡然爆碎。

黑斯特臉色一變,急道:「族長。其他人呢?其他人還沒有過來啊!」

「沒有其他人了。」瑟琳臉色平靜,眼中綻出一道冷冽幽光,道:「我們就是最後一批。」

「佐伊呢?康拉德他們呢?」黑斯特叫道。

「為了掩護我們進入空間傳送陣,他們已經全部陣亡。」瑟琳眸子顯出一絲悲痛無奈。

黑斯特猛地一震。

佐伊,康拉德,和他一樣,都是卡倫家族三層魂壇強者,對卡倫家族忠心耿耿。

他和那兩人感情極為深厚。

聽聞那兩人慘死,黑斯特眼睛立即紅了,恨不得沖入空間傳送陣。和追殺的那些傢伙血站到最後。

「黑斯特叔叔,只要我們活著。以後就還有希望為他們報仇。」瑟琳冷靜道。

「先離開素洛界吧。」凱里也道。

黑斯特深吸一口氣,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旋即躬身讓路。

最後走出來的卡倫家族直系族人,越過他,一一走向秘境之門。

「黑斯特,你也進去,我留在最後將這一扇秘境之門毀掉。」凱里道。

「族長!」黑斯特驚叫起來,「難道我們永遠不回來了?」

「短時間不回來了。」凱里嘆了一口氣,說道:「這扇秘境之門如果還留著,那些傢伙也能順勢沖入暴亂之地,會很快找到我們。將來,等我們足夠強大,我們可以通過別的途徑前來素洛界。暫時……為了存活下來,只能將這一扇秘境之門摧毀,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有更多的時間。」

「我知道了。」黑斯特心情沉重無比。

這一扇秘境之門的建立,耗費了素洛界大量物資,而且還是黑斯特親手指揮凝鍊而成。

突然要摧毀,他一時有些接受不了。

「只要我們有一天重新站起來,我們不但能重返素洛界,還能奪回屬於我們卡倫家族的一切!」瑟琳如立誓般莊重地說道。

「你們走!」凱里催促。

黑斯特和瑟琳,於是也穿越秘境之門。

他們兩人身影消失以後,凱里最後看了一眼素洛界的天空,喟然一嘆,也轉身進去。

他身影一入秘境之門,那秘境之門就爆發出激烈的動蕩,數十米以後,突然徹底爆炸。

幾個時辰後。

數千名修羅族戰士,乘坐著模樣恐怖的凶獸,浩浩蕩蕩開赴而來。

他們將周邊圍的水泄不通。

一名精通空間之力的修羅族老者,落到秘境之門爆碎之地,以靈魂感應了一番,說道:「卡倫家族的人炸碎了秘境之門!」

「卡倫家族這些年和靈域一個叫寂滅宗的人族勢力來往密切,那個寂滅宗,好像在靈域的暴亂之地。」一個魁梧如山的修羅族巨漢,冷哼一聲,道:「他們必然往暴亂之地逃亡了!」

「我們無法和暴亂之地直接連通。」修羅族老者道。

「我會想辦法藉助於中央世界的秘境之門。」那修羅族巨漢道。

「輪迴教?」

「嗯。」

「屬下明白了。」

……

寂滅宗。

「父親,都怪孩兒膽大包天,才會為素洛界帶來這場浩劫!請父親賜罪!」

納吉跪伏在地,熱淚盈眶,不斷叩頭。

這座寂滅宗的大殿內,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修羅族卡倫家族族人,雷閻、沈魁、沈月等人,在一旁默然看著。

他們知道素洛界已經完了。

按照多年前他們和卡倫家族的約定,卡倫家族帶著殘餘的族人以秘境之門,前來寂滅宗避禍。

「你沒有做錯什麼。」

凱里將納吉扶起來,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