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十五章老族長!

第一千四十五章老族長!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23 01:33  字數:3215

「怎會是他?」

看著從空中緩緩落下的秦烈,庄靜眼神複雜,一臉詫異。

秦烈這個名字,在三百年前的中央世界,曾響亮一時。

只是,以前的秦烈……惡名居多。

庸才,天賦不明,毒瘤等等皆是冠於他的臭名。

他曾被各方當成針對秦家的突破口。

一心想要打壓秦家的那些勢力,最終,也的確通過他成功逼迫秦家憤然出手,令秦家退出中央世界。

被寄予厚望,卻淪為笑話的秦烈,這些年來一直被各方勢力當成反面教材警惕後輩。

庄靜以前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也是暗暗鄙夷,連一絲同情都欠奉。

所以她從未將今日的秦烈和當年那個秦家笑話聯繫起來。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藺婕也暗暗困惑。

她很難相信叱吒泊羅界,將泊羅界攪的天翻地覆的姚天,就是當年的秦烈。

她和秦烈有過幾次交鋒,她深知這個「姚天」極為難纏,手段也相當陰狠,不但實力出眾,而且很聰明。

天上的「姚天」,和傳言中的秦烈,分明有著極大的出入。

兩者怎會是同一人?

就在庄靜、藺婕驚異目光中,秦烈從天而落,站到了幽甫身旁。

旋即,滕遠、尼維特,還有黑獄族的泰勒,也相繼下來。

幽甫臉色深沉,望著眾人落下,道:「能否給我們一條活路?」

眾多幽月族族人。在這一刻都是面色慘然。

秦烈扭頭看向泰勒。

黑獄族的泰勒。冷哼一聲。道:「我今天過來不是要大動干戈。」

幽甫眼中燃起一縷希望焰火,「不是來尋仇?」

泰勒皺著眉頭,道:「我若是來尋仇,身邊站著的應該全部都是黑獄族族人,而不是滕遠和尼維特。」

幽月族的族人精神微振。

「那你們因何而來?」幽甫悄悄鬆了一口氣。

滕遠,尼維特,還有泰勒的目光,下意識凝聚到秦烈身上。

「他才是領頭者?」幽甫心神一動。旋即也看向秦烈,說道:「我雖然長居泊羅界,可也聽過中央世界秦家的厲害,秦家……應該沒有在靈域活動吧?你這趟過來,是代表個人,還是秦家?」

秦烈不想浪費時間試探,慢慢交涉,而是徑直將器魂幽夜釋放出來。

皎潔月光下,幽夜之魂慢慢凝鍊,不久後就變得清晰真實。

他的魂影凝結之時。幽甫,還有不少幽月族的族老。眼中還有著迷惑之色。

待到幽夜徹底凝現,一輪輪彎月般的「月淚」明熠閃亮,幽甫轟然一震,突地跪伏在地,結結巴巴道:「族,族長,老族長!」

他身旁那些老者也是顫顫巍巍跪下。

一時間,所有幽月族的族人,都驚駭住了。

「老族長?」

尼維特和泰勒面面相覷。

「全部給我跪下!」幽甫沉喝。

「唰唰!」

山谷中,月池旁邊,所有幽月族族人瞬間跪下。

就連莊靜和藺婕也不由自主跪伏下來。

「竟然是幽月族族長?」

兩女心中溢滿驚駭,怎麼也沒有預料到「月淚」內的器魂,竟是幽月族族長。

她們看了看幽夜,又望了一眼秦烈,心中疑惑更濃。

看出來,幽夜為「月淚」的器魂,而秦烈則是「月淚」之主。

一名沒有幽月族血脈的人族,究竟是通過什麼方法,竟然得到了幽月族的傳承聖器?

她們想不通。

「我們換個地方說。」幽夜的魂影輕飄飄閃動,帶著九輪彎月,往山谷旁邊一個月光閃閃的洞穴飛去。

幽甫和那些年長的族老亦步亦趨跟隨。

很快地,上了年紀的幽月族族人,都跟著幽甫去了那山洞。

「他真是幽月族的族長?」泰勒突然道。

秦烈點頭,「不錯。」

泰勒眉頭一緊,說道:「你讓他和幽月族接觸,會不會引發什麼變故?聽說……幽月族的傳承秘術在你手中,這個幽月族的族長,要是將幽月族的傳承交給幽甫,幽月族會不會變得強大?若是幽月族重新強大起來,我們再想要制住他們,就會變得很麻煩。」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放心,我讓他和幽甫見面,就是要讓泊羅界的幽月族族人和太陰殿徹底撇清干係。」秦烈淡然道。

「這樣最好。」泰勒道。

「主……主人。」這時候,庄靜怯怯而來,柔媚的臉上滿是驚異,輕聲道:「您真是秦烈?」

藺婕和幽千蘭視線也都落來。

秦烈沒有解釋,而是直接催動血脈之力,一股毀滅性的紉氣息,從他全身毛孔釋放出來。

諸多不知名的烈焰神文,在他眼瞳之中,如紅色閃電熠熠生輝。

他的一頭長髮變得赤紅如火。

一種狂暴霸道的氣息,彷彿從他每一個毛細孔迸發出來,他整個人猶如一座噴涌的火山,全身熱浪滾滾。

滕遠和泰勒等人,看著催發了神族血脈的他,皆是目顯驚色。

庄靜更是被他狂躁的烈焰血脈驚的身子一顫。

不需要任何解釋,此時此刻,庄靜、藺婕都立即相信了他的身份。

「難道是因為血脈覺醒了,所以在他身上才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就連心性和靈魂氣息都變得截然不同?神族之血,公認為最強血脈,以前的他是不是因為血脈沒有覺醒,所以才顯得庸庸碌碌?」藺婕暗暗道。

在眾人驚異時,秦烈的眼中,突現一縷縷幽藍異光。

那些藍汪汪的光芒,充斥著一種空間秘力,令他身旁的空間變得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