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十四章表明身份

第一千四十四章表明身份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23 01:33  字數:2984

泊羅界,幽月族的族地。

「師姐,上面真的和太陽宮聯手,要將泊羅界清理乾淨?就連幽月族也不放過。」

月光下,藺婕精緻柔美的俏臉上,滿是哀愁無奈。

她身旁的幽千蘭,更是憂心忡忡,說道:「太陰殿怎麼能這樣?不管怎麼說,我們也是太陰殿的血親,有血脈的淵源,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

「太陰殿看重的只是你們的血脈,在他們心中,其實沒有將你們真正放在眼裡。」庄靜冷漠地道出真相,「不單單是你們,所有泊羅界的異族,都被沒有被中央世界的人族認同。此次太陰殿和太陽宮在泊羅界失利,損失慘重,兩扇秘境之門都被摧毀,將他們給真正激怒了。他們本來還想慢慢蠶食泊羅界,經過這件事以後,他們絕對採取極端的手段——清理掉泊羅界各方異族,包括你們幽月族!」

「你們人族真是一群魔鬼!」幽千蘭臉色蒼白。

藺婕心亂如麻,說道:「我們……又該何去何從?」

幽月族族地,還生活了一群太陰殿武者,那些人身懷幽月族血脈。

「太陰殿已得到幽月族的血脈,新一代都能以血脈之力增強吸收月能的速度,在上面來看……幽月族其實已沒有太多價值。」庄靜殘忍地說道。

聽聞此話,幽千蘭通體冰冷,臉上的最後一絲血色都沒了。

「師姐,你……怎麼過來的?」藺婕精神微振,心懷希望地說道:「我們能否同你一起離開此地?」

庄靜搖了搖頭,道:「恐怕不能。」

「為何?」藺婕不解。

庄靜黯然一嘆,「我,我沒有那個能力,我所作所為已身不由己……」

這邊三女講話時,不遠處的月池旁邊,幽月族的族老幽甫臉色深沉無比。

他通過秘術,將庄靜三女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

在他身旁,幾名幽月族的族老,同樣神情灰暗,眉頭愁雲密布。

黑獄族的族人,近期不斷給與他們壓力,逼迫的他們步步後退。

泰勒通過秦烈從炎日島換取眾多緊缺靈材以後,黑獄族的實力突飛猛進,本就不是黑獄族對手的他們,近期應對的越來越吃力。

他們未必就能支撐十年。

十年以後,待到太陰殿和太陽宮在泊羅界建立了秘境之門,來自於靈域中央世界的人族強者,將會勢如破竹掃蕩泊羅界。

他們……竟然也是人族的掃蕩目標。

未來大勢已定下,他們就算是在黑獄族的入侵下抵抗十年,又能怎樣?

眾多幽月族的族老都已心生絕望。

未來,對這個二流種族而言,根本就是一片黑暗。

沒有一絲希望之光能期盼。

「若族長還存活於世,若我們能逃離泊羅界,或許還能苟延殘喘。」幽甫沉吟許久,深吸一口氣,道:「我要和古獸族談一談,我希望能藉助於秘境之門,將所有族人遷移出去,不論付出多麼大的代價!」

幾名幽月族族老也都連連點頭。

就在此時,一股股龐大的血肉氣息,從遠處浩浩蕩蕩而來。

所有幽月族的族人都恐懼起來。

那幾股強大至極的血肉波動,分明乃泊羅界最為恐怖的存在,其中黑獄族泰勒的氣息極為明顯。

他們都認為黑獄族已等候不及,要對他們進行最後衝擊,要徹底滅掉他們。

「真要是黑獄族全軍出動,一會兒知會族人,能逃多少算多少吧。」如此局勢下,幽甫為了種族延續,被迫下達這個屈辱的命令。

他身旁一眾幽月族的族老,都是眼瞳通紅,卻只能咬著牙輕輕點頭。

他們很清楚,近期越來越強大的黑獄族,絕非他們可以抗衡的。

為了能存活下去,能維持血脈的延續,一味的死撐乃最愚蠢的決定。

「果然是泰勒!」

「還有巨人族的班德拉斯!」

「老天!滕遠和尼維特也一同到來!他們真是要滅絕我們全族啊!」

一個個山谷中,眾多幽月族的族人,望著在遠方天空浮現的身影,皆是面無血色。

他們突然意識到,這次,他們連逃生都幾無可能。

「幽月族在泊羅界的分支,今夜,可能就會被抹除。」幽千蘭覺得力量正一點點從身上流失。

她看到族老幽甫,渾身都在輕顫,灰暗的眼中也布滿絕望。

這些年來,幽月族藉助於太陰殿的力量,始終都在入侵黑獄族的地界。

不少黑獄族族人都被幽月族和太陰殿武者擊殺。

他們一直都知道黑獄族對他們恨之入骨。

泰勒不止一次對外發誓,一定會竭盡全力除掉幽月族,屠盡所有幽月族族人。

因此,一見泰勒現身,他們心中已不報任何希望。

「咦,幽月族族人怎麼回事?怎麼一個個臉色差的像死了全家一樣?」

秦烈站在尼維特身旁,從天上俯瞰底下山谷的眾多幽月族族人,心中覺得奇怪。

上一次,他和尼維特一同過來的時候,幽月族的族人雖然惶恐不安,但也不至於如這樣滿臉絕望。

「可能是泰勒跟我們一起來的。」尼維特笑聲尖利刺耳,「泰勒對很多人說過,黑獄族就算傾盡全族的力量,也要將幽月族全部殺光。最近一段時間,黑獄族的確毫不留情,殺了不少幽月族的族人,今天一看泰勒親臨,還有我們和班德拉斯同來,幽甫那老傢伙一定是認為,泰勒要兌現誓言,要屠盡他們幽月族全族了。」

「哼,要不是給秦烈面子,我還真會將幽月族趕盡殺絕!」泰勒冷著臉說道。

「多謝。」秦烈拱拱手,說道:「你給我面子,也是給泊羅界各族一個希望,以古獸族、黑獄族、巨人族的力量,本就不足以抗衡太陰殿和太陽宮。要是你們三方繼續對泊羅界各族大開殺戒,等太陽宮和太陰殿到來,只需要處理你們即可,這還幫他們省事了。」

泰勒點了點頭,沒有辯解什麼。

「那不是……姚天嗎?」

山谷內,藺婕仰著頭,看著秦烈和泰勒、尼維特低聲密語,眼中溢滿異色。

「姚天,這肯定不是真名……」庄靜臉色複雜道。

「師姐,你認識他?」藺婕驚奇起來。

幽千蘭也神情古怪,「你難道就是通過他來到泊羅界?」

就在藺婕和幽千蘭的驚詫目光之下,庄靜的身影,在月色下緩緩浮上半空。

很多幽月族的族人也都疑惑地看向她。

「奴婢拜見主人。」

明熠的月光下,庄靜懸浮半空,朝著秦烈鞠身行禮,恭敬地輕呼。

眾多幽月族族人臉色猛地一變。

秦烈神情淡然,輕輕點了點頭,說道:「我一直沒有向你說明我的真實身份,但到了今天,我覺得我不需要蓄意隱瞞了。我叫秦烈,中央世界秦家的那個秦烈……」

此言一出,他立即看到庄靜和藺婕,還有幾個太陰殿年輕的武者都是駭然失色。

顯然,這些來自於中央世界的年輕人,都知道他的身份。

「你們想的沒有錯,就是三百年前,死去的那個秦烈。」他補充道。

庄靜和藺婕,明眸滿是驚異之色,她們禁不住捂嘴輕呼。

滕遠,尼維特,班德拉斯還有泰勒,忽視一眼,都是神情淡然。

他們已通過巴雷特和卡爾弗特知曉秦烈的真實身份。

也是因為如此,秦烈一出現在泊羅界,班德拉斯和泰勒便急匆匆趕來。

他們自然知道以炎日島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有實力幫助泊羅界將太陰殿、太陽宮逼退,他們所看重的……也恰恰是秦烈背後秦家的力量。

……

ps:慢慢補欠~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