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十七章聖魔靈胎

第一千三十七章聖魔靈胎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17 18:54  字數:3288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慘叫聲率先從天器宗、萬獸山活動的區域傳來,不久後,天劍山和寂滅宗所在的位置,也開始有慘叫聲響起。

那些慘叫的武者,上一刻還在談笑風生,突然就七孔流血,抱著頭厲叫。

濃郁的霧障在海面上緩緩漂浮遊盪,漸漸地,眾多懸浮靈器和船艦都被霧障淹沒。

濃霧中,慘叫聲不絕於耳,各大白銀級勢力的武者,很快魂散神消。

「濃霧中有東西!」

「他們被噬魂而亡!」

「有詭異靈魂波盪蔓延而來。」

一時間,從那些慘叫武者中,爆發出一聲聲怒喝。

「以魂力凝鍊靈魂結界,都護住真魂識海!」祁陽驚叫。

「小心異物入魂!」馮毅也提醒門人。

所有深入濃霧的武者,聽到祁陽、馮毅的大喝,紛紛反應過來。

那些人急忙盤坐下來,屏息凝神,以魂力凝成結界,將真魂給死死護住。

「嗤嗤!嗤嗤嗤!」

他們的眼瞳中,不時有黑色火光濺射出來,似有未知的魂力硬闖他們的靈魂。

「真的有東西在穿透靈魂壁障!」

各大白銀級勢力武者,反應過來,都趕緊聚集魂力庇護靈魂。

隨後,凄厲的慘叫聲,不再頻繁嘶喊。

猝不及防之下,各方武者也死了一些,那些死者真魂消泯,一點生命跡象都沒有。

「東夷人生活之地,果然有詭異之處!」宋婷玉凝重道。

「趕緊問問秦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李牧催促。

「好!」

……

青魘島。

秦烈臉色深沉,盯著塞納說道:「東夷人禁地深處到底有什麼?」

「秦小子將暴亂之地深淵通道。還有禁咒秘密。都如實告訴你。你又有什麼不能說的?」唐北斗瞪眼。

段千劫也是神色不善。

「你打開一條通道,我陪你們前往東夷人族部。」塞納突然道。

唐北鬥眼睛一亮。

「也好。」段千劫點了點頭,旋即聚集空間之力,就在青魘島上強行撕裂空間壁障。

一條流光閃爍的臨時通道漸漸成形。

「走!他維持一條空間通道很耗費力量,別耽誤時間!」唐北斗一馬當先,在那空間通道形成的那一霎,就閃電般穿了過去。

秦烈和塞納緊隨其後,也是在空間通道內一閃而逝。

三人消失以後。段千劫才和那空間通道一同消失。

一霎後,秦烈就在濃濃霧障內現身,他以心神略一感知,就覺察到了前方許許多多的生命氣息。

「就在前面!」唐北斗在前方引路。

數十秒後,在唐北斗的帶領下,秦烈等人來到炎日島武者聚集之地。

「塞納!」李牧驚呼道。

澹邈,盧毅,雨凌薇等人,一看塞納到來,都是微微變色。

這些人眼中分明有著一絲忌憚。

「秦烈。此處濃霧內似有異物,先前很多人靈魂消散。」宋婷玉忙道。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李牧問道。

「塞納特意過來幫我們解惑。」唐北斗道。

此言一出。眾人目光自然而然落到塞納身上,等待他道明原由。

然而,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塞納並沒有立即解釋。

他取出一個霧蒙蒙的光球,光球和幻魔珠有些相似,內部光影迷幻,看不清真切。

「呼!」

光球在他的拋動下,漂浮到眾人頭頂,初始顯出很不起眼。

「咳咳!」

塞納咳嗽了幾聲,身上驟然釋放出濃濃迷霧,以他為中心,形成一股吸力。

在吸力的作用下,周邊繚繞的霧障,紛紛被吸入他體內。

同時,漂浮在眾人頭頂的光球,更是以驚人的速度吸收附近濃霧。

將眾人淹沒的濃濃霧障,隨著塞納和光球的吸收,很快變得淡薄起來。

海面上,一座座隱藏在濃霧內的島嶼,漸漸變得清楚。

在很多海島上,隨著霧氣的消散,開始有東夷人慢慢露頭。

那些東夷人,目顯驚懼之色,四處找尋地方躲避。

「不滅境武者,可以跟我來。」塞納眼中閃爍著異光,頭頂著光球,往深處海島行去。

「秦島主,怎麼回事?」祁陽揚聲高喝。

「擁有魂壇的武者,都跟著塞納!」秦烈回應。

「塞納?第一邪魔塞納?他怎會過來?」羅翰臉色一變。

「宗主?」一名煉器宗師看向馮毅。

「聽秦烈的!」馮毅下令。

旋即,天器宗、萬獸山,天劍山和寂滅宗的魂壇武者,都疑惑重重地跟隨在塞納身後。

沿途,許多海島上,分明有著生命跡象存在。

那意味著不少東夷人潛藏在島上某些隱秘之處。

然而,塞納看也沒看那些海島,徑直往霧障最為濃郁之地而去。

許許多多的霧障,隨著他和光球的吸收,都在迅速消散。

塞納的氣色,在吸收眾多霧障之後,竟然在一點點的變好。

覆蓋東夷人的霧障,對暴亂之地武者而言,乃要命之物。

但對塞納來說,彷彿是大補之物,讓他從破階的失利中迅速恢復過來。

「奇怪……」唐北斗暗暗搖頭。

此地的霧障明顯有益於塞納的修鍊,能幫助他更快恢復,可他剛剛卻拒絕前來。

如今也不知出於何種原因,他又同意到來,還領著眾人往禁地深處前行。

這讓唐北斗很是費解。

「記著!不要釋放魂壇出來!還有,現在就護著真魂!」塞納突地沉喝道。

在他身後的眾人,臉色一變,都下意識以魂力凝鍊結界,將識海真魂守護著。

「秦小子,你怎麼跟來了?」唐北斗詫異道。

「東夷人禁地深處,顯然有針對靈魂的邪物,不過……我恰恰不懼這類的邪魂幽鬼。」秦烈咧嘴一笑。

笑聲中,一條條熾烈閃電凝鍊出來,如閃電神衣披在肩上。

「也對。」唐北斗笑著點頭。

修鍊天雷殛的秦烈,的確對絕大數邪魂惡鬼免疫,他也覺得此地的邪物應該也對秦烈沒有太大的作用。

「呼呼呼!」

塞納一路深入,他和那光球始終在吸收著濃濃霧障,也漸漸逼近東夷人的禁地深處。

「塞納!你竟然還敢回來!」

「你這卑鄙小人,你竊取了聖珠,竟還敢過來!」

「無恥小人!」

濃霧深處,有著一座和青魘島極為相似的海島,在那海島上,有許多東夷老人已經大聲叫罵起來。

塞納撇了撇嘴,嘀咕道:「邪物就邪物,也就你們稱為聖珠,看來東夷人已全被洗腦了。」

「好澎湃的血肉氣息!」

「比九階邪龍的血肉還要強大!」

「什麼東西在裡面?」

魂壇強者,臨近那海島的時候,都感知到驚人的血肉波動。

秦烈也是暗暗心驚。

一股極為磅礴的血肉氣息,從那海島內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來,驚的眾人下意識停了下來。

他們都不敢繼續接近了。

比九階邪龍還要強大的血肉波動,意味著內部的生靈,至少是虛空境的級別。

在魯茲,還有兩頭老龍離開以後,這種層次的存在,他們根本無力抗衡。

很多人於是心生退意。

「塞納,裡面那東西到底是什麼?」馮毅喝道。

他一抬手,天器宗的魂壇強者,全部都停了下來。

沒有弄清楚情況之下,他不想貿然深入,以免天器宗強者盡數葬身於此。

同樣的,祁陽還有雷閻,也急忙下令。

突然所有魂壇強者都不敢輕舉妄動了。

「一座血肉祭壇,由眾多生靈血肉之軀凝鍊的祭壇,那海島整個都是由血肉堆積而成。」塞納臉色陰沉,說道:「這座血肉祭壇,具有生命意識,我至今也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但我卻知道,東夷人中的那些老傢伙,將這座血肉祭壇內的一個東西稱為『聖魔靈胎』,他們多年來一直在收集強大血肉軀體,用來餵食這『聖魔靈胎』。」

塞納看向眾人,說道:「我所修鍊的邪術就是來源於這座血肉祭壇。」

……

ps:明天補欠~!--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