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十四章逆天禁咒

第一千三十四章逆天禁咒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15 18:40  字數:3155

青魘島上,無形的束縛力量,震懾著所有生靈。

在那股力量之下,不僅僅是人族,就連眾多異族也都驚懼異常。

顯然,破壞天地規則的神奇密咒,對所有生靈都有效。

事實上,多年來,就連生活在暴亂之地的異族,也的確極少極少能在相當於不滅後期的實力層次更進一步。

三鬼族的布托、伊斯坦、費因斯,因為以前就是虛空境,所以不受此限制。

除此之外,墟地的龍人族,蜥蜴族,羽人族,灰翼族,等等諸多小族的族人,也都不能打破桎梏,衝擊到虛空境的力量層次。

「虛空境級別的生靈,可能會影響鎮壓深淵通道的大陣,會令五座大陸內部的封禁結界破裂。」

「因此,咒之始祖以詭秘的咒術,詛咒了暴亂之地。」

「所有生靈都會在快要破境時,遭遇到密咒,因規則的改變前功盡棄。」

「一定是這樣!」

秦烈暗暗道。

「我絕不會認輸!我必能衝破桎梏!」

青魘島的島底,塞納的尖嘯聲,充滿了一往無前的銳氣,他似在逆天而行,要在密咒的威懾下強行破階。

「逆改天地規則的,不是老天,而是咒之始祖。」秦烈深吸一口氣,死死瞪著咒之始祖的遺骸,心中一個個念頭電閃而過。

奇詭的密咒,由怨魂的魂絲凝鍊而成,只有他和拉普能看到。

其餘人,就算是釋放出靈魂意識感知。也不能窺探到事情真相。

此時。隨著塞納的尖嘯。縈繞青魘島的濃郁暗青色霧障,突然變得稀薄起來。

一條條溝壑內,陡然綻放出幽藍光芒,那些光芒瞬間將青魘島映照的瑰麗多姿。

幽藍光芒內,一道道頎長消瘦的魂影,做出種種撕扯的動作。

濃濃霧障,隨著光芒內魂影的撕扯,變得四分五裂。

然而。只是一霎後,籠罩青魘島的神奇束縛能量,又變得更加澎湃強大。

彷彿有一隻看不見的神手,重重地按在青魘島上。

「轟!」

青魘島巨震,潛隱在島底的塞納,似如遭重擊。

「不!我絕不甘心!賊老天!除非你殺了我,否則我會第三次衝擊虛空境!」塞納厲嘯。

青魘島周邊,眾多邪魔和異族看不見內部場景,卻能聽到塞納的不甘尖嘯。

這些人眼神都變得無比凝重。

「有不知名的力量逆轉天地規則,竟然令塞納無法自然破境。究竟是來源於何處的力量?」

一個個邪魔和異族,打量著周邊。看著臨近的傢伙,臉色都陰沉起來。

「剛剛有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在青魘島!」有人提醒。

此言一出,眾多邪魔異族如突然反應過來,都連連點頭肯定。

「你收回咒之始祖遺骸的時候,一定要萬萬小心,要是讓塞納誤以為你在阻擾他破階,恐怕他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拉普趕緊小心提醒。

秦烈也臉色微變。

這時候,他注意到咒之始祖的遺骸,恰恰就在那濃霧密咒中央。

無數詭秘的咒文,凝成類似於「縛境」的奇異陣形,將咒之始祖團團圍聚著。

「喀嚓!」

一個極為響亮的破碎聲,從青魘島內部傳來,塞納的凄厲慘叫,也隨之響起。

突然間,眾多幽藍光暈內的頎長魂影,全部消失了。

塞納強大的氣勢迅速變得衰竭。

所有人都知道,塞納衝擊虛空境的行動,至此徹底失敗。

那脆響,就是他辛辛苦苦築造的第四層魂壇,土崩瓦解的聲音……

「失敗了,他肯定失敗了。」

「第四層魂壇碎裂了。」

「這好像是他第二次失敗。」

「……」

眾人議論紛紛。

秦烈注意到,那些團團聚集在咒之始祖旁邊的咒文,在此刻突然隱沒向咒之始祖的軀體。

縈繞在青魘島的濃濃暗青色霧障,也以驚人速度消散。

同時,一直存在的無形震懾力量,也一下子無影無蹤。

短短十來秒時間,不知從何而來的眾多咒文,盡數被咒之始祖軀骸吸收。

所有咒文消失以後,咒之始祖的軀體,從青魘島漂浮出來,直朝著秦烈眉心而來。

「別!」拉普失聲尖叫。

秦烈也急忙以心魂阻止。

可惜,咒之始祖的軀體壓根不受他心神掌控,離他還有百米的時候,突然化為一串如河流般的咒文,飛湧向他眉心。

濃濃霧障消散,眾人視線恢復,一束束目光,一道道眼神,都下意識匯聚到秦烈身上。

這一刻秦烈被動成為眾人焦點。

「他是……炎日島的島主!」

「秦烈!」

「原來是他!」

眾多邪魔和異族,很快認出秦烈的身份,眼中都充斥著異色。

「誤會,這其中有誤會,各位別胡思亂想。」拉普趕緊解釋。

他看到眾多邪魔和異族的神情極其不友善。

「竟然是他兩次阻擾塞納的破境!」一名灰翼族的老頭陰惻惻喝道。

「看樣子,炎日島不僅想要稱霸別的陸地,就連墟地也是不願放過了。」魚人族的戰士附和道。

「炎日島恐怕是想要將暴亂之地每一寸土地都要統治住!」

「應該是害怕塞納達到虛空境,會影響炎日島的大計,所以才三番五次破壞!」

那些人眾說紛紛。

突然間,秦烈成為眾矢之的,被墟地的邪魔和異族當成了幕後黑手。

「真是誤會……」拉普無奈道。

「咳咳,咳咳咳……」

此時,從青魘島那些溝壑深處,突然傳來塞納猛烈的咳嗽聲。

拉普和暝風老祖臉色微變。

咳嗽聲中,一個身材頎長的乾瘦老者,慢悠悠從一個幽幽洞口懸浮出來。

老者一頭白髮極為顯眼,他胸襟上滿是血跡,凶厲如鬼的眼瞳深處,有兩團藍色火焰燃燒。

他眼睛直勾勾看向秦烈,一臉的瘋狂嗜殺,道:「可是你?」

「塞納,這件事有誤會!」拉普急道。

「你閉嘴!」白髮老者厲喝時,一口鮮血禁不住噴出,他用力咳嗽著,一點點平復心境,然後才陰沉沉說道:「幾年前我在衝擊虛空境時,我知道你恰恰也在墟地,只不過當時的炎日島名不經傳,你也沒有今天的聲勢和地位,所以你只敢暗中搗鬼,不敢光明正大過來,對吧?今時今日,你是覺得炎日島已稱雄暴亂之地,身邊已聚集了眾多強者,終於敢從暗處現身出來了?」

他已認定秦烈就是始作俑者。

漫天咒文,融入咒之始祖遺骸的異象,別的邪魔異族無法知曉,可他卻看得清清楚楚。

最後,咒之始祖的遺體,化為了一串長河般的咒文,就在秦烈眉心隱沒。

要說此事和秦烈無關誰會相信?

「怎麼回事?」

就在此時,秦烈身旁的虛無內,竟傳來段千劫的聲音。

旋即,一雙手從虛無中閃現出來,一點點將空間撕裂出狹長口子。

段千劫漠然走出。

炎魔唐北斗也嘿嘿笑著冒頭,吆喝道:「我們的人剛剛傳訊,說島主在青魘島遇到了麻煩,嘿,我們就要趕到東夷人老巢了,還要回來一趟,可真是麻煩。」

不少邪嬰島的武者,也在附近活動,看到這邊的異常後,急忙傳訊宋婷玉。

宋婷玉立即將情況告知段千劫和唐北斗。

精通空間之力的段千劫,能強行以空間力量貫穿臨時通道,他於是直接從浩瀚東方海域降臨墟地。

一見段千劫和唐北斗過來,周邊眾多邪魔和異族,忽然沉默起來。

拉普和暝風老祖則是暗鬆一口氣。

七大隱世強者,塞納為首,緊隨其後的就是唐北斗和段千劫,唐北斗和段千劫一同到來,令局勢忽地變得微妙起來。

「原來站在他身後是你們兩個,難怪他有恃無恐,敢阻擾我衝擊虛空境!」塞納咬牙道。

他認定段千劫和唐北斗也是參與者。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