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十二章海底的深淵通道

第一千三十二章海底的深淵通道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14 19:08  字數:2993

「怎麼可能?魂之始祖不是魂族族人嗎?他怎會幫助人族?」秦烈一臉的匪夷所思。

沈魁搖了搖頭,同樣很費解,說道:「他的確是魂族族人,然而也不知出於原因,他降臨靈域以後,其實一直都在極力阻止更多魂族族人的到來。」

「暴*之地海底的深淵通道,是他告知另外四大始祖的,暗魂獸、血魂獸和噬魂獸的來歷,也是他說明的。」

「就連凝聚五個大陸,鎮壓深淵通道一事,也是在他的促使下完成。」

「人族至今依然視他為魂之始祖,就是因為他為人族的安定崛起,曾做出傑出貢獻。」

「不然,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首腦,明明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為何還視他為五大始祖之一?」

秦烈沉默。

半響後,他再次問道:「你是說……暴*之地五個大陸,由五大始祖聚集島嶼填海而成?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鎮壓海底深淵通道?」

「聽說如此。」沈魁點了點頭,說道:「當年五大始祖,似乎曾要求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的主事者,讓他們立下誓言,發誓永不會染指暴*之地,不允許破壞五個大陸。」

「黃金級勢力,虛空境、域始境的強者,若是在暴*之地活動,血戰,有可能將五塊大陸內部的古陣封禁震碎,從而令鎮壓海底深淵通道的奇陣失效,導致深淵通道重新暢通。」

「那樣就可能引起魂族注意,使得他們安排更多的族人過來,從而禍害靈域。」

沈魁臉色凝重至極,說道:「根據魂之始祖的說法,魂族……在浩瀚星空中的威名,可以和神族並駕齊驅。一旦更多的魂族族人,經由深淵通道而來,靈域必然生靈塗炭,無數種族生命化為魂族的血肉傀儡,變成他們的一具具分身。」

「魂族真要到來,整個靈域都可能淪陷,比起他們來,三大鬼族算什麼東西?」

話到這兒,沈魁嘆息一聲,又說道:「可惜,五祖將海底的深淵通道鎮壓不久,神族就從域外星空到來。魂之始祖和三大奇獸一樣,也被神族認出了真實身份,最終,他和三大奇獸一樣,也被神族追殺致死。」

「之後的一萬年,神族稱霸了靈域,主宰了這片天地。」

「靈域……依然淪陷了。」

沈魁垂著頭,唏噓感慨,一臉的無可奈何。

「這消息來源於誰?」秦烈好奇道。

沈魁抬頭,看著他,眼睛閃爍了一下,突然道:「來源於中央世界秦家的老家主。」

秦烈身形微震。

「秦家的老家主,曾前來暴*之地,將此事告知各大勢力以前的掌舵者。」沈魁淡然一笑,說道:「那一年,他過來將此時告知寂滅宗上一任宗主的時候,恰恰看到南正天忘我修鍊。當時,南正天在寂滅宗新一代弟子中,天賦最為普通,比起驚才絕艷的許然來,南正天就像是螢火蟲和皓月相比,沒有人會相信有朝一日他能成為寂滅宗的宗主。」

頓了一下,沈魁也說道:「當時我也從未多看過南正天一眼。」

「秦家的老家主,當年過來後,找寂滅宗上一任宗主談完此事,臨走之前偶然看到南正天修鍊,於是……他多停留了一些日子。」

「不久後,南正天逐漸冒頭,以驚人的修鍊速度超越了一個個原被看好的天才。」

「最終,南正天取代了許然,成為寂滅宗的現任宗主。」

秦烈訝然。

看得出來,沈魁對他的身份已經心知肚明,他於是不再遮遮掩掩,而是大方承認:「秦山是我爺爺。」

沈魁笑著點頭,「我早猜到了。許然和童真真能知道你的身份,也是通過我。」

「中央世界那些黃金級勢力,立誓不染指暴*之地,就是擔心五塊大陸內部鎮壓海底深淵通道的奇陣出問題,從而導致魂族族人再次過來?」秦烈喃喃自語。

「我知道的原因就是這樣,具體還有沒有別的隱情……那就要問你爺爺了。」沈魁苦笑。

「多謝沈老賜教。」秦烈躬身行禮。

沈魁擺擺手,說道:「我以為你清楚明白此事,沒料到身為秦家人的你,竟然也對此不明,還真是奇怪。」

關於自己三百年曾「死」過一次的事,他不願多言,在寂滅宗又和沈魁聊了一會兒,他便告辭而去。

踏入寂滅宗空間傳送陣時,他注意到送他過來的沈月,眼中有著一絲哀怨。

他只能佯裝沒有看到。

「爺爺,你和他談了些什麼?」將秦烈送走後,沈月回來,瞪了沈魁一眼,說道:「什麼事情那麼神秘?連我都要瞞著?」

「沒辦法,若非當年前任宗主,沒辦法確定南正天和許然誰會是未來的宗主,就連我……其實都不應該知道那事。」沈魁無奈道。

秦山當年到來,找各大白銀級勢力的掌舵者告知此事,就是警告他們不論如何血戰,都不允許破壞五塊大陸內部結構。

否則秦家必將嚴懲不聽勸告者。

同樣的,秦山也告知他們,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絕不會幹涉他們,不會染指暴*之地。

一直以來,九大白銀級勢力的首腦,也都嚴厲約束門人,將雙方的一次次血戰交鋒,盡量安排在天空和深海。

當年,各大勢力滅掉血煞宗時,也不敢大肆破壞血雲山脈。

各大首腦其實都在嚴格遵守著無形的規則——不破壞五塊大陸。

「丫頭,你沒有和秦烈有什麼聯繫,也未嘗不是好事。」沈魁輕嘆一聲,說道:「他註定只是暴*之地的過客,他的未來充滿了太多的變數,你真要和他走到一起,未必就幸福。」

「我,我才沒有想和他一起。」沈月低聲道。

沈魁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

滿腹心事的秦烈,離開寂滅宗以後,沒有去炎日島,而是徑直去了招魂島。

「五大始祖,各自填海聚集島嶼,形成五塊大陸,組成神秘奇陣鎮壓深淵通道,用來防止魂族的到來。魂族,竟然是浩瀚星空中,實力能和神族分庭抗禦的強大種族。」

「神族蠢蠢欲動,似要重返靈域,魂族似也在覬覦著靈域的肥沃土地,伺機前來,除此之外,還有陰影生命緩緩而來。」

「未來,靈域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又該何去何從?」

招魂島上,秦烈有些迷茫,覺得未來詭譎難測,有著太多太多的未知兇險。

「轟隆隆!」

突地,從墟地深處,傳來驚天動地的爆鳴。

秦烈下意識抬頭看向遠處。

「咻!」

一道灰光閃過,只見咒之始祖的遺骸,從他眉心飛離出來,朝著爆鳴之地飛馳而去。

秦烈一臉錯愕。

「是塞納修鍊的海島發生爆鳴!」拉普倏地冒出來,說道:「他應該在築造第四層魂壇了!去問鼎虛空境!」

「塞納?」愣了一下,秦烈才反應過來,驚道:「七大隱世強者之首的塞納?」

「除了他還有誰?」拉普沉聲道。

「那咒之始祖的遺骸為何會飛出來?」秦烈疑惑道。

「什麼?」拉普不明所以。

「我從虛空亂流弄出來的咒之始祖,主動飛了出來,往塞納修鍊的海島去了。」秦烈解釋。

「啊!怎會這樣?」拉普也驚叫起來。

秦烈一皺眉,說道:「不管如何,先過去看看情況再說。」

「也對!」拉普點頭。

旋即,兩人一同從招魂島飛出,和臨近的暝風老祖一道兒,往塞納修鍊的海島而去。

途中,墟地各方邪魔異族,也都被驚動,皆是大呼小叫著彙集向塞納修鍊之地。

……

ps:補欠~RS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