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二十八章將岸的臣服

第一千二十八章將岸的臣服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13 18:07  字數:2528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第一巫蟲本體靈魂,化為綠色光河,完完全全融入木雕。『小說族Xiaoshuozu』

霎那間,從各方匯聚而來的一隻只巫蟲,陡然凄厲尖嘯。

嘯聲中,這些巫蟲紛紛暴體而亡,一縷縷暗綠色魂絲,也盡數隱沒秦烈手中木雕。

眾多黑巫教教徒,灰暗的眼睛,倏地變得明亮有神。

一隻只盤踞在他們胸口的巫蟲,在碧血玉蟾被「封靈」封禁向木雕以後,突然變得老實下來。

它們被第一巫蟲蠱惑的近乎瘋狂的靈魂,也逐漸安靜,宿主的血肉和魂力,開始在它們體內發揮作用。

身為黑巫教的教主,將岸第一時間察覺到,他以前和巫蟲心神互通的感覺又回來了。

以他們血肉精氣為食,以他們魂力為養分的巫蟲,早已被他們視作生命中的一部分。

一直以來,他們都把體內的巫蟲,當成第二生命看待。

那些巫蟲也全然聽命於他們。

待到第一巫蟲由神葬場返回,融入巫祖之身,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第一巫蟲,以巫祖之身,以詭異秘術,將他們體內的巫蟲都給制住。

這導致的結果,便是以他們血肉魂力飼養的巫蟲,再也不受他們控制。

巫蟲控人……這是他們萬萬不能接受的。

此刻,隨著第一巫蟲脫離巫之始祖軀骸,被封禁起來,所有不正常的錯亂關係,頃刻間恢復正常。

將岸眾人突然有種再世為人的慶幸感覺。

本來已心急如焚,恨不得撕碎魯茲、苗風天的防禦壁障。衝到秦烈身旁斬殺第一巫蟲的他們。也都安靜下來。

魯茲盯著他們。待到看到他們如放下心中重擔,突獲解脫的表情,魯茲也不再那麼小心翼翼。

「秦烈,第一巫蟲……被你封印進木雕了?」他揚聲詢問。

將岸和苗風天等人也自然而然往來。

他們注意到秦烈身旁,密集如海的巫蟲,紛紛爆碎,化為暗綠色魂煙融入木雕。

木雕被一圈圈綠瑩瑩光暈裹住,蕩漾出神異的漣漪。輕而易舉將眾多綠色魂煙吸收。

短短時間內,那木雕竟變得綠意盎然,如枯木逢春,就要開枝散葉一般。

一股濃郁的生機,也從木雕內釋放出來,充滿了生命氣息。

秦烈也是一臉訝然。

握著木雕,他試著以靈魂意識感知,發現烙印在木雕內的複合古陣圖中,碧血玉蟾被密集血線捆縛著,還在瘋狂掙扎。

木雕上。諸多奇妙的天然木紋,也似在慢慢活動。

許許多多巫蟲爆滅之後。所形成的魂絲,一落入木雕,就被木雕吸收,化為濃郁的生命氣息。

那根木雕,彷彿乾涸多年的河,突然被注入水流,一下子變得鮮活起來。

隨著木雕內生命氣息的濃郁,木雕內的複合靈陣圖,逐漸展現奇異。

第一巫蟲,在木雕內的掙扎,越來越弱。

這時候,秦烈也將一縷靈魂意識收回,重新將精力放在外界。

他這才沖魯茲說道:「第一巫蟲的確被封禁起來了。」

此言一出,將岸和黑巫教的教徒,眼中光芒驀地亮了起來。

「秦島主,他真的不會再出來作祟了?」將岸再次確認。

「暫時不會。」秦烈模稜兩可道。

「只是暫時?」將岸臉色微變,「你就不能將他徹底煉死?」

一眾黑巫教武者,又緊張起來,神色重新凝重。

「他以後或許還會出來,不過……我想那時候他應該會完全聽命於我。」秦烈咧嘴一笑。

「聽命於你……」將岸眼中驚色一閃而逝,沉吟了一下,他一臉苦澀,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停頓了一下,他突然深吸一口氣,略顯彆扭地朝著秦烈鞠身一禮,垂頭道:「不知我現在能為秦島主做些什麼?」

因第一巫蟲被封印,萬獸山和天器宗等白銀級勢力武者,又朝著此處聚集。

祁陽,馮毅,羅翰眾人也都悄悄留意著這一塊。

此刻,將岸垂頭,躬身,朝著秦烈行禮的動作,把眾多注意此處的武者驚的眼睛都要掉下來。

黑巫教的教主竟向秦烈躬身行禮!

而且那禮儀,分明就是下位者,向上位者表示臣服!

「按照之前約定,你們黑巫教也給我追殺鬼族和東夷人。」秦烈淡然說道。

將岸恭敬點頭,向麾下吩咐道:「可都聽到秦島主的吩咐?」

公冶兄弟,還有數名黑巫教的魂壇強者,皆是大聲應諾。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祁陽和馮毅面面相覷,突然懵了,生出不真實的感覺。

連姜鑄哲,沫靈夜,還有雨凌薇等人都是滿臉愕然。

「從今以後,黑巫教會依附於炎日島,正式以附庸身份效忠秦島主!」一道道驚異不明的目光下,將岸懸浮高空,擲地有聲道。

旋即,他帶著公冶兄弟等黑巫教魂壇強者,開始以行動表明心跡立即四處追殺東夷人的族人。

「不用管我了,盡量將鬼族的族人斬殺乾淨,鬼族族人只要還活著,我們就不得安寧。」秦烈沖魯茲淡然一笑。

「好!」

魯茲和苗風天,還有眾多屍妖,也隨後撲向鬼族族人。

「各位宗主,不用管黑巫教和巫蟲了,放開手去殺東夷人即可。」

秦烈又看向祁陽、馮毅諸人。

那些人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懷中種種疑惑,也都對東夷人大開殺戒。

本來不明朗的局勢,因第一巫蟲被封禁,因黑巫教的突然反戈,一下子變得明朗起來。

秦烈先將木雕收起,隨後深深看向巫之始祖遺骸,沉吟了一會兒後,他伸手點向眉心。

鎮魂珠眉心浮現,一片光幕罩住巫之始祖遺骸,將其拽入珠子。

「等淬鍊一番,可以將巫之始祖的遺骸,重新交給將岸,到時……將岸也就只能和炎日島拴在一起了。」秦烈暗暗道。

通過血之始祖,屍之始祖,他可以肯定鎮魂珠能淬鍊五祖遺骸,將五祖軀體煉成類似於屍奴一般的傀儡。

經過鎮魂珠淬鍊的五祖之身,還是能夠被同屬性的靈魂融合,只不過融合者將會從此受他掌控罷了。

第一巫蟲飛離以後,巫祖遺骸又空置出來,七層魂壇的誘惑,他不信將岸就能禁得住。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