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二十五章敵友不分

第一千二十五章敵友不分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12 06:34  字數:3072

巫祖周邊萬米範圍內,無數巫蟲尖嘯著,如黑色沙塵風暴。

眾多人族武者,被一隻只巫蟲啃食血肉,被巫蟲鑽入體內,立即身中可怕巫毒。

每一個身中巫毒者,皆是臉色青黑,眼瞳深處隱隱可見蟾蜍的魂影。

生命精氣,魂力,在巫毒的影響下,從他們體內迅速流失。

反觀被第一巫蟲奪舍的巫祖,則是神采飛揚,渾身黑色毒霧越來越濃郁。

萬獸山的祁陽,已竭盡全力將獸牌內的神異之力催發,並且集中向巫祖一人。

然而,實力暴漲的巫蟲,依然張牙舞爪,大呼小叫。

數不盡的巫蟲,漆黑雨滴一般,從他身上抖落出來。

那些巫蟲,半空中集結,將暗影族的魯茲都給淹沒。

魯茲的五層魂壇,也被一隻只瘋狂的巫蟲,拚命的滲透噬咬。

一層層幽暗森冷光波,從魯茲五層魂壇之內,不斷蕩漾出來。

每一圈光波滌盪開來,就有大片大片的巫蟲炸碎死亡,微小的魂魄湮滅。

但每次之後,又有更多巫蟲鋪天蓋地而來,會再一次將魯茲連人帶魂壇一併淹沒。

第一巫蟲,似乎隨著力量的強大,隨著生命精氣的汲取,能在短時間衍生孕育出新的巫蟲。

他就是要利用那些新生巫蟲,去撕咬魯茲的魂壇,消耗魯茲的力量。

與此同時,還有更多二代巫蟲,幽冷的蟲眼閃爍著智慧光芒。從他體內飛出去以後。又向更多人族族人撲殺。

那些巫蟲帶著蒙蒙黑色巫毒煙霧。

交戰中的炎日島和東夷人。都是巫蟲的獵物,都會被巫毒蔓延。

一旦巫毒滲透血肉魂魄,那些人族的武者,就會變成任由第一巫蟲攫取的血肉能量。

一個個人族武者,短短時間內,變得乾癟如古屍,靈魂枯竭。

不久後,大量的屍身。從天空墜落下來。

巫蟲從乾屍體內飛出,都是烏黑髮亮,靈魂氣息更加的分明。

小小的巫蟲,依仗著對血肉之力的吸食,都在迅速蛻變,迅速強大。

秦烈暗暗觀察了一下,眼神愈發凝重,突然喝道:「祁陽!馮毅宗主!暫時不要和東夷人纏鬥,將所有門人撤離巫蟲的活動區域!」

「全部離開巫蟲覆蓋區!」同一時間,東夷人的長老。也是厲聲怒喝。

幾名赤夷族的強者,兇狠的目光。突地落到第一巫蟲身上。

他們也意識到奪舍巫祖的第一巫蟲,行事風格太過於兇殘極端,壓根沒有將人族生命當作一回事。

就連身為盟友的他們,也被巫蟲大量侵蝕,變成一具具乾癟癟的屍身。

「巫祖!你搞什麼鬼?」柯禺罵道。

「讓你們的人離我遠一些!我的那些孩子們,將所有非同類的生命視為敵人,它們的智慧成長暫時不夠高,還學不會和我一樣分辨敵友。」第一巫蟲沒有一點歉意,眼瞳中閃爍著非人的陰冷光芒,「只要離我萬米,巫蟲就不會攻擊他們,你們自己掌握好這個度!」

「你去衝殺血煞宗的嗜血者啊!」柯禺急道。

「我這裡還有個麻煩的對手要處理。」第一巫蟲不耐道。

他所說的麻煩對手,就是暗影族的魯茲,魯茲畢竟為五層魂壇強者,每一次冥魔氣鼓盪著形成光波,都會造成眾多巫蟲的死亡。

不斷強大的他,要想解決魯茲,也絕非易事。

「秦烈!召喚苗風天前來!」就在此時,魯茲再次提醒,「苗風天和那些屍妖,絕不會懼怕巫蟲!也只有他能處理這些巫蟲!」

秦烈猛地反應過來。

苗風天淬鍊的屍妖,體內流淌著濃郁屍氣,身上帶著屍毒。

屍妖並非血肉生命,沒有靈魂,以屍力為能量的屍妖,豈會懼怕巫毒?

這般一想,他立即以靈魂向苗風天下達命令,呼喚苗風天過來。

另一邊,與姜鑄哲嗜血者一道兒,對黑夷族族人衝擊的苗風天,眼中無數交織的靈線陡然浮現。

一個靈魂念頭直達他魂海。

苗風天身影一震,立即棄下眼前對手,長聲尖嘯。

嘯聲中,眾多屍氣繚繞的屍妖,端坐在一口口棺材上,浩浩蕩蕩飛向秦烈所在之地。

一道蒼白屍芒閃過,苗風天奪舍的屍之始祖,突然就在魯茲旁邊出現。

「屍祖!」第一巫蟲發出尖嘯。

苗風天咧開嘴,渾身白森森屍毛抖動著,濃郁的屍氣瘋狂向四周擴散。

屍氣之中,還有許多磷火屍毒,如風中沙粒四處飛盪。

一口口棺材上的屍妖,隨後尖嘯而來,沖入巫蟲瀰漫的天空。

屍妖一來,就張口吞咽,將一隻只巫蟲直接吸入腹部。

那些巫蟲,進入屍妖口中以後,屍妖大口咀嚼,將巫蟲咬成粉碎。

更多的巫蟲,進入他們腸胃之中,會發現裡面皆是白蒙蒙的氣團,不但沒有一絲可以吸收的血肉精氣,還充斥著死寂、冰冷、亡靈才有的怨念氣息。

巫蟲啃噬屍妖的血肉,屍妖完全沒有疼痛反應,對巫毒也完全免疫。

相反,啃噬屍妖血肉的巫蟲,反而生命氣息迅速枯竭。

沒多久,吞屍妖血肉入腹的巫蟲,竟逐漸死亡。

巫蟲,對已經死去的屍妖,顯然沒有一點辦法。

當眾多屍妖,被苗風天帶著衝殺而來,充斥在巫蟲覆蓋的天空之後,巫蟲開始大面積死亡。

攪的各方死傷慘重的巫蟲,依然盤旋飛舞在巫祖身旁,卻似乎再也無法為第一巫蟲繳獲更多的血肉和魂力。

「殺了他們!給我殺了他們!不然我要你們立即死去!」第一巫蟲厲嘯。

厲嘯聲中,將岸等黑巫教教徒的胸口,一隻只張牙舞爪的巫蟲,齊齊扭動起來。

將岸眾人,在第一巫蟲的命令之下,根本沒有反抗餘地,只能硬著頭皮去衝殺屍妖。

將岸本人,則是在第一巫蟲的吩咐中,去追殺苗風天。

他在和苗風天就要對上之時,遠遠看了秦烈一眼,眼中流露出許多訊息。

秦烈眯著眼,略一沉吟,突然以靈魂向苗風天傳達一個命令。

就要和將岸對上的苗風天,猛地一震,回頭詫異地看向他。

在苗風天驚異的目光下,秦烈點了點頭,於是苗風天眼中驚異之色更濃。

「什麼時候秦烈和將岸竟然走到一塊兒了?」

苗風天雖滿腹疑惑,但也只能按照秦烈的命令,在和將岸交手時很是謹慎小心。

本來的苗風天,絕非將岸敵手,不過在靈魂融合屍祖之身後,苗風天以屍族力量和將岸交戰,就不會顯得太過於吃虧。

除此之外,苗風天還帶著蒲澤和白骨魔君兩個強大屍妖,加眾多次一級的屍妖。

要是沒秦烈的命令,苗風天炮火全開,還真有和將岸兩敗俱傷的能力。

「唔……」

將岸和苗風天交手的那一霎,也是目顯異色。

他並不知道奪舍屍祖的苗風天,已經變成秦烈忠實奴僕,也不知道秦烈已下達命令。

他只知道,他的對手明顯未盡全力……

將岸略一琢磨,就意會過來,下意識看向秦烈。

秦烈輕輕點頭。

將岸的眼中,陡然間異彩如織,一下子就明白過來。

隨後,他和苗風天之戰,就變成了友誼賽,看起來各種靈訣秘術聲勢浩蕩,卻始終維持在勢均力敵,誰也無法傷到誰的狀態。

秦烈懸浮虛空,遠遠看著第一巫蟲,眉頭深鎖。

在他來看,局勢很明顯,只要能斬殺第一巫蟲,此戰就能獲勝。

第一巫蟲一死,魯茲能解脫出來,以將岸為首的黑巫教教徒,也會由敵化友。

這對東夷人和鬼族會造成致命打擊!

「該如何擊殺第一巫蟲?」他皺眉深思。

……

ps:呃,昨天喝多了,醒來就下午了,今天欠一章,抱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