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二十三章切碎箭神

第一千二十三章切碎箭神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10 16:24  字數:3597

?半空中,將岸眼中精光,一點點消失。

他身旁黑巫教的魂壇強者,皆是發出痛苦慘叫,胸口筋脈迸裂,巫蟲撕咬著他們的血肉,對他們進行懲治。

將岸臉色猙獰,兇狠看向遠方,看向伊斯坦、費因斯所化的惡鬼沖向落日群島。

此時,他心中升起強烈的渴望——渴望炎日島能重創伊斯坦、費因斯,渴望炎日島再次展現令人目眩的神奇。

「希望炎日島能幫我們解脫……」將岸暗暗道。

「嗷!」

突地,龍族的咆哮聲,從落日群島方向震天而出。

將岸神情稍稍振奮起來。

「快看!」公冶濯興奮叫道。

被巫蟲折磨的黑巫教眾人,不顧胸口的劇痛,死死看向落日群島。

一頭黑龍,一頭邪龍,突地在伊斯坦、費因斯所在天空怒嘯而出,兩頭巨龍身長千米,如橫亘在雲端的山脈。

咆哮聲中,黑龍和邪龍分別沖向伊斯坦和費因斯,無數令人炫目的神光,從兩頭長龍眼瞳內暴射而出。

相隔數千米,將岸都分明看到伊斯坦和費因斯的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不愧是炎日島!」將岸深吸一口氣,眼中滿是喜色,突然重新振作起來。

……

「黑龍和邪龍!都是九階的龍族!」

「天哪!這兩頭龍比兩個老鬼明顯厲害啊!」

「炎日島竟然能邀來九階龍族參戰!」

巴雷特和卡爾弗特激發血脈之力,以龍軀衝天而起之後,立即令各方勢力武者都驚叫起來。

一時間。那些心生退意的萬獸山、天器宗武者。都滿面紅光。重新燃起戰意。

「從今以後,暴亂之地炎日島必將一家獨大,再也沒有任何勢力,能遮掩炎日島的光芒!」

祁陽抬頭看天,臉色一變,輕聲說道。

馮毅回頭,看向羅翰眾人,說道:「現在可還有人質疑我來炎日島的決定?」

眾多心懷異心者。皆是面色訕訕,連忙搖頭。

這一刻,他們都認同了馮毅的決定,覺得羅翰等人畢竟只是煉器師,在事關宗門未來的大局上,根本無法給出正確的建議。

「可還有異議?」馮毅冷哼一聲。

「沒!宗主英明!」有人喝道。

「殺上去!將東夷人和天鬼族擊殺乾淨!」馮毅下令。

這次,天器宗的武者,再也沒有人反駁,都齊齊釋放出靈器,擊碎東夷人射來的五彩箭雨。

「嗚嗷!」

巴雷特咆哮著。龐大龍身蜿蜒扭動,周邊閃電密集。流光如織。

一道烏黑腥臭的流光,從巴雷特口中噴湧出來,那流光猶如瀑布,內部混雜著酸液火焰,劈頭蓋臉澆灌向伊斯坦魂壇凝成的巨鬼戰士。

黑糊糊的流光,一落到伊斯坦巨鞏體上,那巨鬼身上便燃燒起黑色火焰。

伊斯坦慘叫著,看著魂壇凝成的巨鞏身,皮肉內的血肉精氣,被酸毒火焰洶湧燃燒消耗。

「九階的黑龍!」伊斯坦大呼小叫。

另一邊,邪龍卡爾弗特一頭撲向費因斯,龍爪如尖刀,瘋狂撕咬費因斯的巨鞏身。

費因斯的巨鞏身,劈開肉裂,坐在上面的費因斯臉色鐵青,握著一根肉筋纏繞的骨杖,在瘋狂咒罵著什麼。

「卡爾弗特還沒有恢復過來,他和費因斯之戰,恐怕只是勢均力敵。」炎日島上,魯茲看著上方,評價道:「巴雷特正值壯年,九階血脈強悍無比,那地鬼族的伊斯坦,絕非他的對手!」

此時,東夷人射出的五彩箭雨,被各大勢力擊碎。

以姜鑄哲為首的嗜血者,從箭雨中飛上雲端,率先往東夷人而去。

在他之後,天劍山、萬獸山等暴亂之地的白銀級勢力,也都呼嘯而出,令落日群島上空浮現無數光幕,一道道飛逝的身影,如彩色流星,瑰麗無比。

秦烈正要招喚八具神屍,也衝殺東夷人,突然看到宋婷玉一臉怪異地匆匆而來。

「怎麼回事?」他訝然道。

「就在剛剛,黑巫教那邊傳來將岸的口訊,說……如果我們能殺死第一巫蟲,此戰過後黑巫教將會向整個暴亂之地公開宣告,黑巫教將從此依附炎日島!」宋婷玉也是臉色古怪。

「沒搞錯吧?」秦烈驚詫至極。

一直以來,黑巫教都是暴亂之地最強勢力之一,他們也是唯一敢挑釁寂滅宗,和寂滅宗開戰的白銀級勢力。

黑巫教可不是幻魔宗,教主將岸擁有三層魂壇,公冶兄弟也有二層魂壇,他們還有幾位魂壇強者。

這一股力量令各方都覺得頭疼。

就連上次魯茲在的時候,姜鑄哲和血厲聯手,也沒有能將黑巫教如何,這充分說明黑巫教極為可怕。

捫心自問,秦烈覺得如果不藉助異族的力量,今日的炎日島,和黑巫教開戰也未必就能獲勝。

從很多方面來看,黑巫教的力量,還要超出炎日島一籌!

在戰鬥時,將岸突然莫名其妙送來如此口訊,顯得太過於詭異,讓他根本不敢相信。

「消息不會有錯,肯定是黑巫教那邊傳來,只是不知道會不是對方詭計。」宋婷玉也覺得匪夷所思,「根據他們的說法,第一巫蟲回歸之後,似乎以巫蟲為主,讓巫蟲來掌控他們。」

「將岸還說,最近這些年,黑巫教沒有參與三棱大陸對鬼族之戰,在幻魔宗下手,和鬼族東夷人聯手種種決定,都是第一巫蟲下達的。而他,只是被迫執行,在這些事情上,他已經完全沒有話語權。」

「他希望我們滅掉第一巫蟲?」秦烈摸著下巴,「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