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二十章持續三百年的爭鬥!

第一千二十章持續三百年的爭鬥!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08 20:39  字數:2935

數日後,炎日島。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一股股澎湃的生命磁場,從空間傳送陣方向傳來,分散在落日群島各方的強者,感知到恐怖的生命氣息,也都被暗暗驚動。

「龍族氣息!」魯茲喝道。

談話中的秦烈,還有李牧等人,一同走了出去。

他們在露台上,居高臨下,看向空間傳送陣的方向。

只見一個個高大魁梧的男子,接連從空間傳送陣走出,為首一人,赫然就是九階邪龍卡爾弗特。

在他身後,乃是吉爾伯特為首的邪龍族族人。

除此之外,一個臃腫無比的黑臉大漢,也從空間傳送陣冒頭。

暗影族的艾迪,神情恭敬,陪著他一起出現。

魯茲遠遠看了一眼,詫異道:「竟然是巴雷特!」

「他怎會過來?」秦烈也驚訝起來。

巴雷特為泊羅界魔龍族首領,血脈也是九階,實力比魯茲毫不遜色。

這趟,他竟然和卡爾弗特這些邪龍一道兒,一同降臨暴亂之地,讓秦烈暗暗費解。

他和巴雷特之間,並沒有深厚的交情,而且這段時間泊羅界並不太平,身為魔龍族的首領,巴雷特前來此地,顯得有些不合常理。

就在他沉思時,卡爾弗特和巴雷特這兩頭老龍,在艾迪的帶領下,已呼嘯而來。

兩人並沒有將他們恐怖的血脈之力展現,然而,他們撲面而來的氣息,依然令秦烈、唐北斗眾人感到不安。

談話中的眾人都下意識站了起來。

一霎後,巴雷特和卡爾弗特就在秦烈眼前現身。

「魯茲,你這傢伙重返靈域之後。似乎過的很滋潤嘛。」巴雷特落定以後,毫不客氣,一屁股就在魯茲身旁的石椅中坐下。

很大的石椅,在他坐下之後。從他屁股底下消失不見。

巴雷特瞥了秦烈一眼。懶洋洋道:「你很驚訝?」

「沒料到你會過來。」秦烈沒有否認,微微一笑。說道:「巴雷特大人親臨,不知有何指教?」

「自然是談正事。」巴雷特哼道。

「巴雷特父親被困陰影暗界,可他對陰影暗界一無所知,也不知道陰影生命的情況。最近一直和我商量如何前往陰影暗界。」邪龍卡爾弗特龍目閃爍著流光,解釋道:「他希望通過你了解一些陰影暗界的事情,希望……能得到一些幫助。」

「只要你答應,我就願意出手,和卡爾弗特一起幫你除掉鬼族。」巴雷特表態。

「我們邪龍族欠你很大的人情,不管你和巴雷特能否達成默契,我都會幫你對付鬼族。」卡爾弗特誠懇道。

「我所知的事情。之前就全部告訴你了,在陰影暗界一事上……恐怕幫不了吧?」秦烈沖巴雷特說道。

「你當然幫不了我太多。」巴雷特停頓了一下,看向周邊眾人,突然以靈魂傳訊。「這段時間我了解過,知道你父親秦浩……曾深陷陰影暗界,卻成功掙脫出來。而且我聽說,你們秦家是整個靈域中央世界內,對陰影暗界了解最深的人族勢力,只有你們知道如何前往陰影暗界。」

自從巴雷特得知他父親——魔龍族族長阿布利特,多年來一直受困陰影暗界,他就在了解陰影暗界的事情。

越是深入調查,他越是不安,越是驚懼。

他發現各個太古強族,對陰影暗界都一無所知,極少數關於陰影暗界的消息,也往往伴隨著死亡。

通過血親袁家的族人,他得知去過陰影暗界的人,除了秦家的秦浩,幾乎沒有活著歸來的例子。

他於是想要從秦浩身上獲知關於陰影暗界的確切消息。

「各位,我們要談論一些私事。」魯茲突然說道。

他看得出來,巴雷特和秦家所談之事,可能關乎秦烈的真實身份,所以有此一說。

唐北斗和李牧等人忽視一眼,點了點頭,相繼離開。

於是,此地很快只剩秦烈和魯茲,還有兩頭老龍。

三個異族對秦烈的身份已心知肚明。

「天地間,對陰影暗界了解的人都很少,能進入且活著出來的,聽說只有你父親一人。」巴雷特目顯一絲敬意,說道:「所以我們想要助我父親從陰影暗界出來,最好的辦法,就是能從你父親那兒知道陰影暗界的真實狀況。」

「我不確定我父親還活著……」秦烈臉色一黯。

「他肯定活著。袁文治說了,你們秦家在三百年前那一戰中,並沒有傷到根本,你們還保留著實力,只是將人員分散在各大域界,退出了靈域而已。」巴雷特說道:「袁文治的消息,來自於補天宮,他不會弄錯的。」

秦烈眼睛一亮。

種種跡象表明,秦家雖然傷筋動骨,卻的確還留有實力,似在暗中籌劃,準備來日重新入駐中央世界。

他爺爺幫幽冥界四處張羅,應該是就是將幽冥界當成一枚暗器,除此之外,在靈域別的天地,在別的域界,秦家必然還有其它布置。

以前,他只是猜測,猜測秦家從明處轉到了暗處,卻不敢肯定。

巴雷特的這番話,讓他知道他的猜測沒錯——秦家一直沒有認輸,三百年的那一戰,並沒有真的結束!

秦家和那些勢力的爭鬥,始終在進行著,還一直在找尋反擊的突破口!

「我只有見到他,才能給你肯定答覆,現在我沒辦法做出保證。」深吸一口氣,他心神暗暗振奮,沉靜地說道。

「我只需要你父親,將他從陰影暗界脫困的方法告知,僅此而已。」巴雷特想了一下,說道:「而且,我這趟來,也只是向你們秦家示好。日後,我會和我的兩個哥哥,找你父親,或者你爺爺,更具體地談論此事。」

頓了一下,巴雷特又道:「秦家如果能夠在此事上幫到我們,未來,我們整個魔龍族會是秦家的最堅實朋友!我的兩個哥哥,比我還要強大,他們在另外兩個域界形成的魔龍族力量,也比我厲害很多!」

「魔龍族,比起幽冥界的三大種族,只強不弱。」魯茲輕聲道。

秦烈眼中異光閃爍,沉吟了一下,突然喚出器靈幽夜,說道:「在陰影暗界方面,除了我父親之外,他也有發言權。」

幽夜一出,魯茲和兩頭老龍的目光,齊齊匯聚到他身上,驚呼道:「器魂?」

「他以前是幽月族族長。」秦烈解釋一番。

幽夜看向魯茲和兩頭老龍,並沒有流露出一絲懼意,在沒有成為器靈之前,他實力絕不會弱於魯茲他們,所以他沒有將三個異族當一回事。

「幽月族的域界,名叫暗月界,這個域界和眾多幽月族的族人,就是在陰影生命入侵之後淪陷。不久之後,幽月族殘存者,被迫遷離暗月界。而暗月界,也被陰影暗界同化,似逐漸變成陰影暗界的一部分。」秦烈說道。

巴雷特眼睛突然炙烈,「你可知一頭魔龍被困陰影暗界的事情?」

「不知。」幽夜冷漠的說道:「我們之所以能逃離出來,是因為暗月界還沒有被徹底同化,而且我們也沒有遇到陰影生命最強大的傢伙。否則,我們整個幽月族,如今都會從星空中消失。」

他冷冷看向巴雷特,說道:「以前的我,並不弱於你,而我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陰影生命入侵暗月界。最終,我還只能帶著殘存者亡命而逃,連留下來殊死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在你血脈沒有突破到十階之前,我勸你打消念頭,不要想著從陰影暗界將你父親救出來。」

「因為這幾乎不可能。」

巴雷特哼了一聲,正要反駁,突然停了下來,遙遙看向東方。

「秦烈,你的那些敵人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