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十九章鬼族底蘊

第一千一十九章鬼族底蘊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08 20:39  字數:2376

落日群島和天戮大陸之間,還隔著一片遼闊海域,海域中坐落著諸多大大小小的島嶼。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十年前,那些海島上還都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然而,隨著三大鬼族的入侵,幻魔宗的淪陷,那些海島早已變得荒無人煙。

其中很多武者,都已變成炎日島的人,另外一部分武者,則是遠離此地,去寂滅宗、天劍山所在的區域重新尋覓修鍊之地。

東夷人將幻魔宗攻下以後,聯合三大鬼族族人,和炎日島、血煞宗、寂滅宗、天劍山,還有角魔族、暗影族強者,來來回回爭鬥了幾次。

雙方的戰場,就在那些已人跡罕見的海島。

今天,一座鯉魚形狀的海島上,接連有東夷人從天戮大陸匯聚而來,不少三大鬼族族人,也在那海島附近現身。

東夷人之中,時不時地,還能看到一身黑袍,衣衫上有著巫蟲標誌的黑巫教教徒。

「秦烈為什麼還活著?」黑夷部落的柯禺大長老,站在海島一角,臉色陰沉。

在他身旁,眾多白夷部落和赤夷部落的魂壇強者,也是神情沉重。

「區區一個破碎境修為的小子,就算是活著,又能怎樣?」地鬼族的巴勒姆,咧開嘴,不屑道:「他活著難道還能左右局勢不成?」

不少天鬼族和青鬼族的族人,也在此處聚集,也都滿不在乎。

黑巫教的教主將岸,皺著眉頭,道:「秦烈境界的確不高,不過……他活著對局勢還真的有些影響。天劍山、血煞宗還有寂滅宗,之所以願意向炎日島伸出援手,必然是因為他。另外。他還能調動暗影族和角魔族。」

「你們鬼族曾答應我們,一定會在虛空亂流之中,將秦烈斬殺!」柯禺喝道。

地鬼族的伊斯坦,並沒有到來。在安德魯和哈克慘死之後。地鬼族對外的主事者就是巴勒姆。

他想了一下,說道:「伊斯坦大人和布托溝通過。按照布托的說法,他派遣馬修帶著兩名天鬼族的強者,在虛空亂流去追殺秦烈了。以那三人的實力,還有天鬼族在虛空亂流內的天賦。理當輕易滅殺秦烈。」

「那他為什麼還活著?」柯禺哼道。

巴勒姆也是大為不解,搖了搖頭,說道:「具體情況我也不甚清楚。」

「你們東夷人為何如此仇恨秦烈?」將岸眼中幽光一閃,似看出了什麼玄妙,「據我所知,秦烈從未去過東夷部落,以前也應該沒有和你們有過深仇大恨。我很好奇。為什麼你們比我們還要很秦烈,還急著想要殺他?」

「此事你不需要知道。」柯禺冷硬道。

將岸扯了扯嘴角,怪笑了兩聲,說道:「可是……別的人想要他死?」

柯禺眼中異芒一閃而逝。

將岸點了點頭。似已心中有數,道:「看來他果非暴亂之地的人。」

這般說著,他看向東夷人的一艘巨大的飛行靈器,那飛行靈器如巨鯨,靜靜懸浮在雲端。

將岸注意到,有不少面生的魂壇武者,就在那巨鯨靈器上。

黑巫教和東夷人時常交鋒,他和柯禺以前也是老對頭,所以對東夷人的強者了解頗深。

所有東夷人能叫得上名號的強者,將岸都幾乎見過,那些面生魂壇強者有十來個,以前從未見過,這讓將岸明白此次東夷人的舉動,必然非同尋常。

他也大致猜測出東夷人傾囊而出,就是為了滅掉炎日島,就是為斬殺秦烈而來。

他由此推斷出秦烈身份不同尋常。

對他來說,臨近的炎日島逐漸的強大,也威脅到了黑巫教。

因血煞宗的關係,黑巫教和炎日島早就是仇敵,後來因為三大家族、聞濱眾人,他和秦烈間的矛盾更深。

他也希望秦烈死,希望炎日島滅掉,這樣黑巫教才有更廣闊的天地。

否則,任由炎日島這麼發展下去,黑巫教遲早都會被除掉。

「大長老,剛剛得到消息,天器宗的馮毅,還有萬獸山的祁陽,受秦烈的邀請,已齊齊在炎日島現身。」就在此時,黑夷族的森野匆匆而來,臉色凝重道:「而且馮毅和祁陽都帶上了門內強者!」

「天器宗和萬獸山真是無恥,兩人屹立暴亂之地多年,為一方梟雄霸主,如今竟降尊紆貴諂媚秦烈,簡直不要臉!」柯禺臉色一變,旋即破口大罵起來。

將岸眉頭也是一緊。

「有伊斯坦大人在,加上巫祖,我們可以橫掃暴亂之地!」巴勒姆氣焰囂張,「天器宗和萬獸山不足為懼!布託大人率領的天鬼族,就曾經讓他們只敢縮在護宗大陣不出,伊斯坦大人蘇醒之後,已恢復了全部實力,比布託大人還要強大一籌!」

頓了一下,巴勒姆眼睛凶光一閃,又道:「此時,伊斯坦大人,應該正在幫青鬼族的費因斯大人蘇醒!費因斯大人,乃盧卡斯的哥哥,他當年也是在重創後,無奈之下選擇沉睡來保持狀態。他也有五層魂壇,一旦醒來,區區暴亂之地根本無人可以抗衡我們鬼族!」

這般說著,巴勒姆桀桀怪嘯,如預見暴亂之地生靈塗炭,血流成河。

就連柯禺和將岸,聽聞這個消息之後,也是暗暗變色。

三大鬼族,在三萬年前畢竟曾有過一段輝煌,若非神族認為他們不夠資格存活於世,對他們展開滅族行動,今日的鬼族,或許也是十五大太古強族之一。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如今重臨靈域之後,他們依然有可怕的底蘊可用。

一個個虛空境的強者,接連從沉思中蘇醒,就是他們曾強大過的證明。

「那個費因斯何時能蘇醒?」柯禺振奮道。

「最多五天時間。」巴勒姆自信滿滿。

柯禺點了點頭,也暗暗高興,說道:「很好,那麼我們就多等五天,等伊斯坦和費因斯過來,我們就向炎日島發動血腥攻擊。炎日島的所有人,尤其是那些煉器師,必須要全部斬殺乾淨。」

頓了一下,柯禺眼顯陰森光芒,冷聲道:「此次再有閃失,就算你們有六層魂壇強者,也必將被徹底清理!」

巴勒姆一臉凶戾之色,他狠狠瞪了柯禺兩人,哼了一聲,罵道:「狗仗人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