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十八章成長

第一千一十八章成長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07 20:33  字數:3123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炎日島議事大殿。◎WWw.◎

宋婷玉、李牧眾人,陪同著天器宗和萬獸山的來客,等候著秦烈的到來。

祁陽和馮毅兩人,以前乃暴亂之地舉足輕重的人物,一直都是別人等候他們,從沒有和今天一般共同等候一人。

就連他們以前面對寂滅老祖時,也都平起平坐,沒有低人一等的感覺。

然而,這次在炎日島,秦烈卻撇下他們,先和修羅族族人交談,讓他們等候。

他們也確實在殿內默默等候。

在他們的身後,天器宗和萬獸山的強者,神情黯然,忽然意識到在不知不覺間,炎日島已成為暴亂之地的最令人忌憚的勢力。

他們的宗主,等候秦烈的時候,坦然自若,並沒有流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由此可見,馮毅和祁陽在內心深處,已認可炎日島的霸主地位。

這讓他們心中都暗暗酸澀。

羅可馨,也和羅翰一同前來,在等候秦烈的時候,她眼神複雜,更是感慨萬千。

幾年前,炎日島還沒有被各方勢力放在眼裡,只是覺得灰島是個威脅,需要想辦法除去。

那時,在她的眼中,秦烈只是一個有潛力的小人物。

一眨眼功夫,炎日島已蛻變成暴亂之地最為可怕的勢力,秦烈也搖身一變,地位高到連馮毅和祁陽都需要耐心等候的程度。

她禁不住深深看向宋婷玉。

大殿中,宋婷玉一襲藏青色長裙,雍容坐在那兒。渾身充滿了自信。

「她也僅僅只是如意境而已。我的境界。美貌,家世都不遜色她,可現在她卻坐在炎日島女主人的寶座上,和各方巔峰強者誇誇而談。而我,只能站在宗主身後,連個座位都沒有……」

羅可馨這般想著,忽然有些黯然神傷,心中湧現強烈的悔恨之意。

「哎。當年……還是看走眼了。」她暗暗嘆息,「現在就算是主動投懷,恐怕都嫌遲了。」

初識秦烈的時候,她已看出秦烈的潛力,知道秦烈的將來不可度量。

可惜她並沒有好好把握,沒有能在秦烈尚未一飛衝天的時候,悄然叩開他的心靈防線,未能入駐進去。

她還做出一連串錯誤決定,試圖以天器宗的背景,來逼秦烈就範。

最終。天器宗並沒有撈到便宜,秦烈在消失幾年之後。攜帶異族強者重返暴亂,並一舉將三大鬼族威脅破除。

炎日島也就此奠定在暴亂之地的強權地位。

如今,秦烈一傳話,馮毅和祁陽都親自前來,足以證明炎日島有多麼的令人忌憚。

「抱歉,讓諸位久等了。」

就在她患得患失時,秦烈燦然一笑,從外面飛身而來。

一時間,馮毅,祁陽,還有萬獸山和天器宗眾多強者目光,齊齊匯聚在秦烈身上。

羅可馨自己,美眸一閃,視線也自然而然地凝聚到秦烈身上。

這一刻,在她的眼中,秦烈是如此耀眼,如此的神采不凡。

「沒多久,我們反正也閑來無事,等一下沒什麼。」萬獸山的祁陽,哈哈一笑,道:「收到你的口訊以後,我們稍稍商量了一下,就趕緊過來了。」

「你沒有回來之前,我們天器宗和萬獸山內部,意見……有些不太統一,你也知道我們需要兼顧大家的心聲。」馮毅接過話,乾笑了一聲,道:「所以我們沒有能第一時間過來。不過……你回來的消息一傳出,我和祁兄立即就達成共識和炎日島共進共退!」

萬獸山和天器宗的其餘武者,也是訕訕笑著,紛紛表示歉意。

宋婷玉不覺莞爾,她似笑非笑地看向眾人,調侃道:「也難怪,我畢竟是一介女流,又不是炎日島的真正主人。我的面子你們不給,也可以理解,這沒什麼的。」

「主要還是因為我們需要調整。」祁陽尷尬道。

秦烈擺擺手,道:「之前的事情不提。」

此言一出,眾人都不再辯解,皆是認真看向他。

「天鬼族和地鬼族、青鬼族,在暴亂之地殺戮了那麼久,令我們各方損失慘重。我們早已達成共識,要聯合起來滅殺整個鬼族,可是如此?」他看向眾人。

在他的目光下,眾人接連點頭,都表態三大鬼族為暴亂之地必須除去的死敵。

「如今東夷人和三大鬼族勾結,已侵入天戮大陸,不日後,就會攻向我炎日島,大家如何看待此事?」他再次問道。

「勢必要滅掉他們!」

「連東夷人都要付出代價!」

「我們過來,就是以行動表態,全力支持炎日島滅殺邪族!」

「我們和炎日島共進共退!」

「……」

大殿內,分屬天劍山,血煞宗,寂滅宗,萬獸山和天器宗的各方強者,接連表明態度。

「可有異議者?」秦烈再問。

眾人紛紛搖頭。

「如此甚好。」秦烈輕輕點頭,眼睛一眯,說道:「此事我絕不會善罷甘休,不但三大鬼族要亡,就連東夷人也將為此付出代價!」頓了一下,他眼顯血光,又道:「任何和三鬼族有勾結聯繫者,我都必將追究到底!」

這一刻,大殿內的所有人,都神情一震。

他們都從秦烈的身上看到了一種凌然霸氣!

從虛空亂流活著回來的秦烈,和以前相比,眼神凌厲彪悍,多了一種捨我其誰的雄闊氣魄。

他們並不知道在秦烈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只有秦烈自己知道,在虛空亂流內因暗魂獸的詭異靈魂波動,撕碎了封禁記憶的壁障以後,他已清晰認識到在他的身上曾發生過什麼。

他因此知道世道的殘酷,勢力之間鬥爭的血腥,不同種族間的冰冷隔閡。

他也清楚的意識到,另外一個「他」,曾承擔著整個秦家親人的期望,卻讓眾多親人一直失望,最終還成為各方覆滅秦家的突破口。

他還知道,另外一個「他」,以自己的魂滅,成全了他的蘇醒。

他知道他身上背負著多麼沉重的期望。

「不久後的那一戰,我們若獲勝,東夷人必將淪陷。今日的參與者,事後,有資格分食東夷人的地界。」看向眾人,他冷哼一聲,又道:「若是黑巫教參與其中,那麼黑巫教就從暴亂之地除名,黑巫教的地界也由各方瓜分!」

此言一出,祁陽和馮毅皆是驚喜交加,既驚懼秦烈的狠厲,又為能分食黑巫教和東夷人地界而興奮狂喜。

兩人忽視一眼,都覺得這趟炎日島之行,恐怕真是來對了。

「地鬼族的伊斯坦,為虛空境強者,黑巫教的第一巫蟲,據說也有虛空境的實力。」看著突然激動起來的眾人,秦烈眉頭一皺,說道:「炎日島目前能抗衡伊斯坦的,只有暗影族的魯茲。」

「確定黑巫教也會參與其中?」祁陽沉聲道。

「有八成可能。」秦烈道。

「那還真是有點麻煩。」祁陽臉色深沉,想了一下,說道:「這樣吧,如果黑巫教的第一巫蟲前來,由我們萬獸山想辦法對付它。」

秦烈目顯異色,「你們能對付第一巫蟲?」

「第一巫蟲,畢竟也是巫蟲,屬於蟲類異獸。」祁陽微微一笑,說道:「我們萬獸山在對待異獸方面,有一些獨特的手段,沒意外的話,我們應該可以制住第一巫蟲,至少也讓它無法作惡。」

「以前也沒有聽你說過。」天器宗的馮毅輕呼道。

祁陽莫測高深地笑了笑,說道:「萬獸山和黑巫教離的遠,我們和黑巫教之間,一直沒有爆發激烈衝突,所以你們不知道我們萬獸山在對付黑巫教方面,會有一些奇特的手段。」

「很好!」秦烈沉喝。

他突然意識到,他可能還是小瞧暴亂之地這些白銀級勢力了,萬獸山和天器宗身為老牌白銀級勢力,必然隱藏著一些非凡手段。

或許,就連三大鬼族,也沒有將萬獸山和天器宗最可怕的手段給逼出來。

……

ps:補欠~!--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