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十七章妥協

第一千一十七章妥協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07 20:33  字數:2988

「這麼說,魂之始祖和暗魂獸之所以能相互融合,是因為兩者都是魂族族人?」秦烈思索著,向幽夜求證:「魂族的族人,靈魂能互相融合,相互吞食嗎?」

「我對魂族的了解也不多,我並不確定這一點,我只知道……魂族族人的分魂能互相融合。8shuw.COM熱門扒書網追書必備、.、」幽夜道。

「分魂互相融合?」秦烈愕然。

「有沒有這種可能,人族的魂之始祖,噬魂獸,暗魂獸還有血魂獸,根本就是同一個魂族族人?」幽夜推測道:「這四者同時出現,他們會不是其中一個為主魂,另外三個都是分魂?」

「你是說……入侵過來的僅僅只是一個魂族族人?」黑斯特駭然失色。

秦烈也臉色微變。

如果僅僅只是一個魂族族人,就將修羅界、幽冥界、古獸界攪的天翻地覆,那魂族也未免太可怕了。

然而,按照幽夜的說法,魂族族人分魂之間,有著主動融合之力,那還真有這個可能。

「秦烈!如果他們都為魂族,靈魂間就算都能相互融合,那……將他們融合之後的靈魂吸收之物,又是什麼東西?」黑斯特突然盯著秦烈眉心。

魂族若如此可怕,將兩者融合之魂給吞沒的鎮魂珠,豈非更為恐怖?

下意識地摸了摸眉心,釋放出靈魂意識,他試著沖入鎮魂珠內部,想其中究竟有著什麼。

可惜,他凝鍊的靈魂意識,依然無法進入鎮魂珠第四層空間。

鎮魂珠也沒有給他任何回應。

內部正蛻變的六大虛渾之靈。咒之始祖遺骸。魂祖和暗魂獸殘魂融合的魂團。他也無法感知。

從他有記憶起,鎮魂珠就在眉心之中,彷彿為他身體的一部分。

他爺爺還在時,就反覆叮囑他,鎮魂珠為他的一切,盡量不要向外人顯露。

連他爺爺都對鎮魂珠如此重視,他自然知道眉心的這一枚珠子,必然乃天地之間。極為罕見的一件奇物。

或許那珠子便是秦家最為珍貴的至寶!

能鎮壓一切邪靈幽魂,內部有著層疊空間,藏著古陣圖,能孕育虛渾之靈,且可以將「月淚」進階,給血之始祖、屍之始祖形成種種禁制的鎮魂珠,蘊藏著太多太多的秘密,如無所不能。

此物,神妙之力,遠超他的想像!

「暗魂獸的頭顱已炸碎。所有殘魂被魂祖吞沒,又被你……給收取。」納吉瞪著他。臉色陰沉,「你是否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

「暗魂獸在你手中,它飛離出來的時候,你為什麼沒有控制?」秦烈皺眉。

「若能控制,我會眼睜睜看著它飛走?看著它飛向魂祖幽魂處?」納吉喝道。

「就是說,暗魂獸的頭顱主動飛離出來,想要將魂祖殘魂融合了?」秦烈咧開嘴,嘿嘿一笑,「只是它似乎不夠強,所以反被魂祖的殘魂,給融合掉?可是如此?」

納吉硬著頭皮點頭,道:「是這樣,不過……」

「是這樣就好。」秦烈截斷他的話,淡淡地說道:「它自己要吞沒魂祖殘魂,結果實力不濟,反被魂祖殘魂同化,又不是我指使魂祖殘魂去對付它,所以與我有什麼關係?再說了,剛剛魂祖殘魂作亂,我們所有人的真魂都差點被他抽離出來,暗魂獸的眾多分魂看準時機過來,擺明了是趁火打劫,結果失敗了,反而壯大了魂祖殘魂,差點讓我們都收不了場……」

話鋒一轉,秦烈冷聲道:「你為暗魂獸的掌控者,你沒有看好它,幾乎害的我們全部魂滅,我沒有責怪你已經算客氣了,你憑什麼讓我給你交代?」

「我,我……」納吉啞口無言。

黑斯特也怔住了。

他們都沒有預料到秦烈言辭如此犀利,更加沒有料到秦烈在套出暗魂獸、噬魂獸和血魂獸,還有魂之始祖的秘辛之後,立即翻臉無情,完全撇開和暗魂獸爆滅一事的干係。

「暗魂獸頭骨,是我振興素洛界的根本,我為了盜取暗魂獸頭骨,已成為整個修羅族的叛逆!而暗魂獸的頭骨,卻在這炎日島,在你這兒爆碎,你必須承擔責任!」納吉神情猙獰起來。

黑斯特深深皺眉。

秦烈看向兩人,臉色冷淡,道:「我賠不了你們另外一個暗魂獸的頭顱。」

「那你就將暗魂獸的眾多分魂分離出來交還給我們!」納吉喝道。

「也做不到。」秦烈搖頭。

「那團幽魂明明被你吸收進眉心!」納吉越來越暴躁。

「我拿不出來。」秦烈也心生不耐,說道:「總之,我沒辦法還給你們另外一個暗魂獸的頭顱,也無法分出暗魂獸的殘魂給你們。」

納吉胸口,黑色的妖異甲胄,表層繁複的神秘花紋,如悄然蠕動。

他眼中陡然浮現漆黑火焰。

「這裡是暴亂之地的炎日島。」秦烈很鎮定,深深看向黑斯特,說道:「素洛界曾經和暴亂之地有過一段維持很長時間的戰鬥,我們知道素洛界修羅族的實力,黑斯特大人,你應該也知道今時今日我炎日島的力量。」

黑斯特臉色一變,他突然伸手,死死按在納吉的肩膀上,讓納吉不要輕舉妄動。

他和寂滅宗聯繫緊密,自然知道如今的炎日島足以稱雄暴亂之地,還知道秦烈能動用的力量包括幽冥界的三大強族,而且他先前過來的時候,也看到魯茲有著五層魂壇,看到段千劫、李牧、唐北斗等人。

琢磨了一下,他就知道他和納吉兩人,在炎日島若要動武,必然死路一條。

就算是返回素洛界,調集素洛界的修羅族強者,真要和炎日島進行一番血戰,也未必就能獲勝。

就是說……他和納吉根本拿秦烈沒辦法。

他畢竟不是納吉,關鍵時期拎得清輕重,所以他先按住納吉,沉吟了一下,然後說道:「以素洛界的修羅族之力,或許無法對炎日島如何,但如果是整個修羅族呢?」

「整個修羅界的貴族,都在找尋暗魂獸的頭骨,你說如果他們知道暗魂獸的頭骨被炸碎,眾多暗魂獸的分魂被你奪取,他們會否調集修羅族的各方力量,直接殺入暴亂之地,殺入炎日島?」

黑斯特看向天戮大陸的方向,臉色深沉,道:「修羅族乃十五大太古強族之一,整個修羅族的力量和靈域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相比,也毫不遜色!東夷人和三大鬼族,就算是加上黑巫教,似乎也遠遠不及整個修羅族強大吧?」

秦烈眼瞳浮現一抹血腥色。

「我和納吉要是在炎日島出事,納吉的父親為了報復你們,一定不會介意將我們過來的消息告知修羅界的那些貴族。」黑斯特淡然道。

此話一出,納吉也反應過來,眼中嗜殺之色漸漸消褪,他迅速恢復冷靜。

從黑斯特這番話,他就猜測出,秦烈已動了殺心。

黑斯特則是提醒秦烈想想一連串的後果。

「實話實話,我的確沒辦法還給你們另外一個暗魂獸頭顱,也沒辦法將其分魂剝離出來。」秦烈眼中厲色,也慢慢消失,他苦澀一笑,無奈道:「你們另外提條件吧。」

「事關重大,我需要和納吉的父親溝通。」黑斯特也暗鬆一口氣。

「也好。」秦烈點頭。

黑斯特不再多言,硬拖著秦烈,急匆匆由炎日島離開。

他甚至沒有招呼雷閻一聲,似乎生怕秦烈突然反悔,會調集炎日島的強者,將他和納吉給格殺當場。

兩人匆匆離開後,秦烈就在神屍肩上,又向幽夜了解了一番魂族的事情。

隨後,他通過封魔碑,以靈魂意識感知神屍的狀態,很快就確定這八具神屍經過吸收魂祖遺骸內的力量,實力已達到三層魂壇的高度。

八具神屍,戰鬥力,堪比八個不滅境強者。

……未完待續。。